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第二十七章 都是英语惹的祸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3035 2018-07-15 11:03:46

  在一次白玉传给他大姐白玉霞打电话时,大姐吞吞吐吐的对他说道:

  “传(chuan)娃,俺,俺,俺想告诉你一件事……”

  说到这,白玉霞忽然又停顿不言语,电话里传来一阵阵大姐急促的喘气声。

  白玉传心急如焚,不知道家里又出啥事了,他迫不及待的大声吼道:

  “姐,你到底想说啥呢,快点说吧,长途电话很贵的,你在那边不说话,急死人了。”

  俺说了,你可千万别着急上火呀!“大姐在电话那头慢吞吞的说道。

  一听此话,白玉传顿时整个人都懵了,大脑一片空白,首先映入的字眼就是老娘是不是又犯病了?心里一想自己不是才刚刚离开家里两三个月吗,不会这么快吧。一想到年迈的老爹为了这个家,还到处出门在外打零工,挣点微薄的血汗钱,填补这一大家子的日常开销,白玉传自己心里就不由的一阵心酸,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电话那头又传来了大姐的声音:

  “是你对象李娜,人家托你二嫂传话了,说你大半年都不回家,也不经常和人家联系,偶尔联系还用英语写信,欺负人家不懂英语吗,人家说要和你分手,不处对象了。”

  白玉传听了大姐一席话,没说话,静心想想自己家庭里所处的现状,本来自己就觉配不上人家,再加上自己是干工程的,不能经常回家,当时又没有手机、网络、QQ、微信啥的。俩人间的联络可不就只有靠书信飞鸽传情了。也怪自己当时酒醉一时糊涂,写了那封倒霉的英语书信。

  正在白玉传胡思乱想时,大姐又埋怨道:

  “哎,你这个笨娃,真是没谈过恋爱呢,你说你一个中国人,写的哪门子英语信呢,人家也是有文化的,你在人家面前臭显摆啥呢,人家回话了,说你长期不回家,又不能见面,唯一写个信啥的,你还用英语写,人家看不懂呢,这不就不和你谈恋爱了!”

  白玉传听罢大姐的话,他淡淡的对大姐说:

  “不谈最好,省得耽误人家姑娘大好年华。”

  大姐听了白玉传异常冷静的话语,不由的担心起来,她叮嘱道:

  “传(chuan)娃,你可千万想开些,这世上好姑娘多着呢,等你过年回家探亲,大姐我再给你找个好的,你一个人在外工作,可千万别为此事分心呀,本来这件事,咱爹就不让我和你说,怕你一个人在外胡思乱想。”

  “知道了,大姐,告诉咱爹,你们不用担心俺,俺不是一个人在外,俺在这里,有许多电气化的兄弟姐妹,他们对俺都挺好的,放心吧,记着,天天看着娘,让她按时吃药,钱不够了,就对俺说,俺给娘买药。”白玉传对着电话那头的大姐不放心的叮嘱道。

  此次打电话,白玉传一口气打了30多分钟,太专心了,不经意间回头一看,电话亭旁边站了五六个人,在那排队等着打电话呢。白玉传看了不好意思地向大家笑了笑,对着大姐白玉霞说道:

  “姐,不和你说了,这里好多人在排队等着打电话呢,我先挂了。”

  说完,白玉传从磁卡电话里拔出电话卡,抬头看了看电话显示屏上的卡里余额,只有0.25元了,心里不由得一阵心疼,这刚买的50元电话卡,就和大姐聊了半个多钟头,钱就没了。

  不过回头一想,这钱花的值呀,能半个月给家里打个电话,及时了解家里情况,这份亲情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想到这,白玉传的心里好受了些。

  此时他才回过神来,细心品味大姐给他传递女友李娜与他绝交的不好消息。说实话,这次谈的女友,刚开始的印象,白玉传也不太满意,可李娜毕竟是个有知识、有理想、爱学习的好姑娘,她朴素、善良的性格和敬业爱岗、积极向上的工作态度,都让他越来越喜欢她。李娜就像是一壶陈酿已久的老酒,外表看着不起眼,可闻久了,偶尔喝上一口,这心都醉了,这股情深深的埋在心里,久久挥之不去。

  白玉传一想到自己把人家姑娘家家的比做一壶老酒,这样也是醉了。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确实是心乱如麻,胡思乱想了,可“酒”这个字眼,却调皮的不停地提醒着白玉传:“何不一醉方休呢。”

  于是乎,白玉传叫来了他的贴心哥们“飘飘”。两人找了一小饭店,这家饭店店面也不大,店内就摆了四五张桌子,可却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重庆饭庄”,好气派。

  点了两个凉菜,两个热菜,一个汤,白玉传还特意买了一瓶二锅头白酒,“飘飘”很惊诧,忍不住问道:

  “大传,今日有啥喜事,搞着一桌,给老哥说道说道,让老哥也沾沾喜气,乐呵乐呵。”

  白玉传听了,苦笑一声,叹道:

  “你说,俺这命咋这么苦呀,这次谈的女友又跑了,不和俺处对象了,平常看大嫂对你那么好,我心里真的好羡慕你呀!”

  说到这,白玉传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股辛辣的酒香直冲脑门,他不由得抱起了头,流下了眼泪。

  “飘飘”听了白玉传的话,心里也不好受,回想起他们在一起也有四五个年头了,确实白玉传这几年过得也不太容易。想到这,“飘飘”大哥又给白玉传倒满了酒,端起酒杯,啥也没说,就是一口干了。

  这顿饭吃的,别具一格呀,他哥俩谁也不说话,就是一个字“喝”。

  一瓶酒不一会儿就见了瓶底,白玉传又要来了四瓶啤酒,他哥俩再次端起大杯,畅饮不止。

  无声无息的时间,悄悄流逝,转眼间已是深夜10点了,“飘飘”搀扶着东倒西歪的白玉传,一路踉跄着走向队部……

  “飘飘”把白玉传安全送到他的宿舍里,这才放心离去,临走前,他还特意对“猴子“说道:

  “这小子今天不高兴呢,喝了不少酒,夜里勤照顾着。”

  “猴子”听了,把也是半醉的“飘飘”送了出去,说道:

  “放心吧,我知道了!”

  深夜两三点,一股刺鼻的烧纸味道,把“猴子”从梦里呛醒了,他睁开眼睛一看,可把他吓坏了,只见白玉传蹲在地上,围绕着他周围的全是平时他喜欢买的英语报纸和英语书籍,他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拿着个打火机,在一张张的撕着,烧着……

  屋内由于天凉,窗户没开,因此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点火烧纸,这空气里不仅到处弥漫着一股焦糊味,而且四周飘舞星点的纸灰也在不甘心似得继续燃烧着……

  猴子只听到白玉传嘴里嘟嘟囔囔,不停重复着一句话:

  “英语,该死的英语,都怪你,断送了我的二次情缘。”

  猴子吓坏了,他再也睡不着觉了,他起床后,简单穿了些衣服,站起来,走到白玉传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问道:

  “大传,咋回事,大半夜的,你不睡觉,瞎搞个啥?”

  白玉传不说话,回头只是诡异一笑。“猴子”看到半脸黑半脸白的白玉传在微弱亮光里怪摸怪样,这心里着实吓了一跳,心想这白玉传难不成真疯了吗,想到此,“猴子”一个箭步,夺门而出,跑来去找“飘飘”和李书记,李书记听了“漂漂”的一番描述,大概了解些情况,他回头对“猴子”说道:

  “看你那怂样,都是一个室内的同事,有啥大不了的,看把你吓得,我不管,今晚白玉传就交给你了,回去,睡觉去。”

  “猴子“听了书记一席话,吐了吐舌头,无奈再次进入“虎穴”。

  白玉传经过这一番折腾,也着实累了,浑身没力了,到头就睡了。

  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白玉传醒来后,听了“猴子”和“飘飘”对他酒醉后的种种怪异的行为,他也感到很愧疚。

  那段时间里白玉传精神恍惚,经常在心里默默念叨:

  别了,李娜!别了,难舍的情感纠纷!

  后来,孟主管听说此事后,专门找来白玉传,费口婆心的劝道:

  “大传,你看,经过你前期和人家法国专家鲍里斯先生的技术对接,你应该知道学好英语才是电气化新人的前途和方向,看来我们这群老一辈电化人,都要退出新时代了,新时代需要的是你们这些懂英语,会专业的年轻人呀,学习英语本身并没有错啊,可不能因为个人感情原因,就一时冲动废弃了学英语的兴趣和爱好呀。”

  听了孟主管的劝导后,白玉传顿时心里豁然开朗,心请也好了许多,他对孟主管表达了自己继续学习专业英语的决心:

  “谢谢师傅,俺知道把专业英语学好了,就是俺自己的本事了,放心吧,我会继续努力工作,学习好专业英语知识的。”

  正是由于孟主管对白玉传的特殊关心和劝导,从而激发了他继续学习英语的兴趣和勇气,这也为后面他作为英语专业人才,被调入香港罗湖桥项目打下基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