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第二十二章 母亲住院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1848 2018-05-23 20:54:57

  大姐白玉霞的一封加急电报,穿越千山万里,无线电波无情的将母亲病重住院的消息,带给了白玉传。

  白玉传一接到电报,心里就有种不祥的感觉,那个年代,没有电话了,更没有手机,网络了,因此,信息的传播还停留在书信飞鸽传书和电报的传统方式,谁要是收到老家来的电报,那对电化工程人来说肯定是家里出大事了。

  白玉传一想到自己母亲在医院里,心都碎了,立刻去找对上领导请假,李书记听闻此事,二话没说,就批了假条,还特意安排车辆把白玉传送到火车站。

  白玉传经过一天两夜的长途跋涉,终于平安回到老家,他顾不上回家,就直接奔往医院,已进住院部病房,看到母亲杨桂花,躺在病床上,正在打点滴,望着母亲因病魔折磨的那张憔悴不堪的脸,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对着大姐白玉霞就吼道:

  “娘是咋了,平常你们是咋照顾娘的。平时娘都按时吃药了吗?俺走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娘这高血压得病,得按时吃药。”

  大姐白玉霞一脸委屈,站在那里,听完白玉传这一通埋怨,刚想答话解释。

  父亲白文宣听到此话,忙说话:

  “这不怨你姐,这次你娘犯病,都是她自找的,你平时给她买的药,她都偷偷的扔了,还骗别人说她吃了。”

  白玉传听了,气的哭笑不得,刚好此时,娘醒了,他忙上前,来着娘的手,问道:

  “娘,你现在感觉咋样,好点了吗?”

  娘睁开眼睛,疼爱地望着她小三子,嘴里嘟嘟囔囔道:

  “传,传娃,你,你咋回来了,娘,娘没事!”

  直到这时,白玉传才发现,娘此时的嘴歪着的,一说话,就流口水,并且话也说不清楚了。他心里一阵心酸,热泪夺眶而出,他把父亲白文宣拉到门外问道:

  “爹,娘这病能治好吗?会不会留下啥后遗症呀!”

  父亲白文宣看了白玉传着急的样子,说道:

  “你娘刚住院,大夫说这次是初次犯病,应该能治好的,可若下次再犯,就难说了。”

  白玉传听了,对父亲白文宣吼道:

  “爹,你说你都多大年纪,还要出去打工挣钱,你养的儿女都长大了,你就不能呆在家里,陪陪娘,平时监督监督她按时吃药。”

  父亲白文宣听了,无奈的说道:

  “哎,你大哥、二哥、二嫂都下岗了,这一大家子总不能全靠你大嫂和你上班挣钱养活吧,再说,你还没结婚呢,你看看咱家现在住的房子,因为多年未翻修,一下雨呀,那是外面大下,里面小下,你说说你,眼看都20好几了,谁家姑娘愿意嫁给你,住着破房子呀,俺就想着乘俺还能干的动,出去打个工,挣点钱,给你盖个新房子,娶个老婆,我也算是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了。”

  听到这,白玉传望着父亲那双满是老膙子和血泡的手,无声的哭泣起来。

  父亲白文宣拍拍他的肩膀,劝道:

  “男子汉,大丈夫,哭个啥,你一个人在单位,一定要好好干活,别给爹娘丢脸。”

  娘杨桂花住了半个月的院,托老天爷的福,恢复的还不错,除了嘴稍微有点歪斜,身体其他没啥大碍。白玉传走之前,把身上的钱,除了给娘买些平时吃的药,全部都留给了爹,他身上只拿了50元钱,准备即可归队上班。因为那是铁路电气化工程人还有坐火车车免票的待遇,因此,50元就够白玉传在火车上的一路吃喝了。

  此次回家期间,白玉传一心牵挂病中的老娘,他也无心去看看他的女友李娜,也不凑巧,他女友听说这期间去外地进行教学交流培训学习了,得一个月才能回来。

  一想到他女友李娜,白玉传心里就感到暖洋洋的,她爱学习,爱笑的摸样就浮现眼前,可只从他给她写了一封英语信后,好久都不见回信了,也不知道人家心里是咋想的,白玉传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女孩子的心,真是猜不透呀,再想想自己家里的现状,爹都快六十的人了,还自己一人在老家打零工挣钱贴补家用,自己年纪轻轻的,又有啥理由不好好工作,好好挣钱糊口呢。

  走之前,大姐白玉霞给他烙了许多他爱吃的白面饼子,还特意给他灌了一瓶野蜂蜜,让他平时冲水喝。大姐白玉霞望着他从小疼爱的小弟,这么小,就要一个人在几千里之外的野外工地上工作挣钱,她也不清楚白玉传从事的到底是啥行业,只知道是修铁路的,她心里一想到这,就留下心酸的眼泪,白玉传看到大姐哭了,他连忙笑着说:

  “姐,好好的,哭啥呢,俺一个人在外挺好的,工班上的兄弟都对俺挺照顾的,你放心吧,在家好好照看娘,尤其是看着娘平时按时吃药,可不敢再让娘犯病了。”

  大姐白玉霞听了,答道:

  “你一个人在外,干啥都小心点,家里事,你甭操心了,有俺和爹呢。”

  白玉传和大姐聊完了家常话,就背起行囊,准备去汽车站坐车去,大姐白玉霞一起陪着他来到车站,在汽车即将离开车站时,只见大姐又上了车上,她又给白玉传买了些鸡蛋和喝的东西,并且递给白玉传一个纸条,对他说道:

  “这是大姐俺家的电话,0379-8216578,有啥事情,记着给姐打电话。你放心去吧,家里娘平常俺会经常回家照看的,保证每天盯着娘按时吃药,其实爹出去打短工,俺也不放心,毕竟爹年龄大了,俺让你姐夫平时多跑几趟车,多挣些钱补贴下家用就是了。”说到这里,大姐又看了一眼白玉传,那孤零零的样子,一直到现在还没成家,一年到头在外四处乱跑,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白玉传不忍再看到大姐再次流泪的样子,他挥了挥手,大声对姐说道:

  “姐,你回家吧,待会,车就开了,家里还有好多事呢?”

  姐听到此话,没说话,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走下车去,她站在车下窗户前,久久不愿离去……

  白玉传强忍着眼眶内的泪水,埋下头去,不忍再看一眼大姐。

  就这样,白玉传带着对家乡的不舍和对亲人的牵挂,无奈再次踏上南下深圳的火车……

恒传录

难以割舍的亲情,时刻煎熬着工程人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