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第十四章一丝不苟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3051 2018-05-15 14:24:29

  这群彝族弟兄们,经过几天的安全培训后,队上还特意给他们进行了体检身体,还给他们发了工作装呢。海叔深刻感受到电气化家园对他们浓浓的关心,他一连跑了几趟,找李书记,说他们想到工地干活去,老这样,干吃饭,不干活,他们都不好意思了。李书记听了,对他说道:

  “老海,放心吧,活有的是,就怕你干不完呢。”

  海来木呷听了,不负气的问道:

  “您看不起我,是不是嫌我老了,没力气了,告诉你吧,我现在扛个百儿八十斤的,还能扛得起。”

  李书记听了,对他解释道:

  “老海呀,哪有瞧不起你呀,知道你们能干,肯吃苦,可你们即将从事的工作环境,可不比以前你们干的活,它是在跑火车的铁道边进行作业,个人安全工作显得尤其重要,本来,到我们这,都是要经过安全考试通过后,才能上岗作业的,可你们对汉字不太熟悉。”

  “那咋办,总不能天天光吃饭,不干活吧。”海来木呷匆匆问道。

  “放心吧,老海,我这几天正在联系指挥部安质部,特意把你们的情况,专门向领导作了汇报,张指挥长听说此事,很重视,也对你们以前的遭遇,表示同情,特意嘱咐安质部特事特办,对你们采取现场口答考试的方式,只要你们把到现场关于施工安全的几条注意事项答对就行了。”

  “那还要等多久呀,我的弟兄们歇的整个人都懒散了。”海来木呷担心的问道。

  “放心,这也是为你们个人安全着想,就这一两天吧,指挥部安质部就会派人来。”李书记说道。

  就这样,海叔他们顺利通过了安全考试,安质部给他们发了正式的上岗证,队部领导研究决定第二天开始让他们正式上班。

  在考虑带班人员时,队部领导们也是煞费心血,想来思去,决定给他们这个班组,派去一老一少带工的,老的不用说,队部领导早有人选了,那就是李大虎,外号“虎子“,干了20多年接触网了,是位经验丰富的老同志了,谈起派个年轻的谁去呢,正在队部领导斟酌人选时候,白玉传走了进来,他毛遂自荐道:

  “俺去,能行不。”

  “你小子去不行,没有带工管理经验。”胡队看了白玉传一眼,说道。

  “我看行,本来这群彝族弟兄,就和大传熟悉,尤其是他们带头的,老海,一直到现在,还对大传心存谢意,他去,可以一方面辅助“虎子”干好工作,一边还能和彝族弟兄们搞好关系。”经过李书记的分析,队部领导研究讨论,决定委派“虎子”和大传两人去带这个班组。

  第二天,白玉传早早起了床,匆匆吃了早饭,就跑到李大虎的宿舍找他商谈今天的工作,白玉传一见李大虎,就问道:

  “李师傅,你看咱今天都带些啥工具,具体干啥活,我好带着海叔去提前准备。”

  李大虎白了白玉传一眼,说道:

  “俺都那么老,师傅师傅的喊着,不老也叫你喊老了。以后,记着叫俺“虎子大哥”就行了。”

  同宿舍白玉传的同学“皮皮”,笑着说道:

  “看看,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吧,以后学着点。”

  白玉传看了“皮皮”一眼,埋怨道:

  “都是老同学了,你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诚心看俺笑话不成。”

  虎子大哥听了,大手一挥,说道:

  “好了,好了,今天是他们第一次上工地,活不能安排的太满了,并且施工区段不宜太分散,这样吧,把他们五个人编排成一个小组,每个小组选一个组长,老海任他们工长,全面监督质量和负责现场安全。今天,就先挖沟吧,你带着他们先把洋镐、铁锨领了,记着进入现场,一定记着戴安全帽,穿防护服,还有别忘了佩戴上岗证。”

  白玉传听了,不由得对虎子大哥的工作安排佩服很。他对虎子大哥说道:

  “放心吧,都交给我吧!”

  早上八点左右,他们这个工班准时出发,经过半个小时的行程,来到了施工现场塘头厦车站,虎子大哥找到了需要打接地极的支柱后,向海来木呷说道:

  ”老海,你今天就和大传一起负责现场安全和质量把控,急着沟深80厘米,现场注意瞭望行车。”说完,虎子大哥就拿着图纸和本子去前方调查下,计划安排第二天的工作了。

  这帮彝族兄弟,那干起活来,没有一个偷懒的,个个争着干,抢着干。

  转眼间就到了中午了,虎子大哥对白玉传说道:

  “你现场盯着,尤其注意安全,别让他们乱跑,小心来车,我到站外等着送饭车去给咱拿饭去。”

  虎子大哥走后,只见海叔一路跑来说道:

  “你快去看看,好像沟里挖到电缆了。”

  白玉传听到此事,二话没说,赶快和海叔一起来到那处接地极沟去看看。

  在沟内距地面60厘米深处,有一下段黑色的东西,白玉传跳进沟内,用手小心的拂去表面的覆土,真的是电缆呀,他赶紧让人用塑料布进行缠绕保护。

  正在白玉传忙的手忙脚乱时,另外一组小组长从远处跑来,他一见海叔,不说话,先哭了起来,气的海叔大声嚷道:

  “哭啥呢,快说咋回事!

  “他们,他们被警察逮住了,不让他们走呢。”

  白玉传听了,头都大了,他想不通,咋挖个沟,还被警察逮住了,咋回事呀。

  又是一路小跑,当白玉传赶到那处接地极沟时,一看到现场,就感到又气又笑。

  只见笔直的接地线沟一路沿着道床,走向了铁路派出所的后院,然后还破了人家的墙,一直冲向草坪,并且沟深都一致,白玉传拿尺子量了量,误差竟然不超过2厘米,即使在过墙时,沟深误差竟然误差在1厘米内,更可气的时,他们还把人家草坪上的草连根拔起,四散在旁边,这接地线沟挖的好霸气,好精准,一路指向派出所。

  在看看那几个人,浑身土,站在旁边,一动也不敢动,两个警察在旁边看守着。一位警察见到白玉传,就厉声问道:

  “你们那家施工单位的,好大胆子,派出所的墙也敢破,破了,还继续挖,把我们的草坪也破坏了,我们所长很生气。”

  白玉传听了,连忙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说道:

  “俺们是干电气化的,是我们的不对,所有破坏的设施,我们尽快给您恢复,求您帮俺给所长求求情,可好!”

  “那不行,让你们领导来,当面向我们所长解释清楚。”那位警察没好气的说道。

  正在白玉传束手无策,抓耳挠腮,愁的没法子的时候,虎子大哥拎着饭来了,他一道看了看现场,转身向那位警察递了根烟,笑着说道:

  “张警官,不好意思,俺就离开一会,没想到我手下小弟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都怪俺平时管教不严,您看能不能给说说,您放心,俺们今天下午就给您恢复,行不行。”

  “是你呀,虎子,我们以为是谁呀,这么无法无天,派出所的东西也敢随意破坏。都是老朋友了,走、走、走,你去和我们所长解释下,写个事情经过,就行了。”

  不一会儿,虎子大哥就回来,别说,虎子大哥还是挺有能耐的,他来深圳时间早,和派出所早有工作交往,人家不但不追究我们责任,而且还免费提供修复的材料呢。虎子大哥没有说大家,只是挥下手,说道

  “先吃饱饭,下午先把现场挖的接地沟防护好后,再集中兵力,把人家派出所破坏的设施恢复下,就好了。”

  下午的工作,全部按照虎子大哥的安排进行,五点左右全部都干完了,在回去的路上,虎子大哥半开玩笑半严肃地对那个小组长说道:“你们干活,咋这么实诚呀,又不是造原子弹,偏一点,或者路径拐一下弯,不就不用破墙而入了吗?”

  那个小组长委屈地说道:

  “海叔说了,沟要挖的笔直笔直的,沟深挖的一样深,这样干,才能对得起电气化对我们的恩情呢。”

  小组长看了一眼海叔的脸,小声嘟囔道:

  “海叔交待的事,我们哪敢马虎呀,当时就记得海叔的话了,干到那地方,也没想那么多,就砸了墙,一直向前挖,还破坏了草坪。”

  海叔听到这,怪不好意思的对虎子大哥说道:

  “对不起,都怨我了,我只想着好好表现了,没想到,给您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虎子大哥听了,也是苦笑不得,只好挥挥手,说了声:

  “算了,今天大家也都很辛苦了,此次事件就到此为之吧,以后谁也别提了。”

  白玉传望着这群可爱的彝族好兄弟,对他们是又爱又恨。他们干起活来不惜力,一根筋的干活方式,也让人头疼得很,幸好今天有虎子大哥在场坐阵,若是不在,他白玉传,一个人面对今天这个大篓子,可咋办,恐怕是现场一发不可收,乱成一锅粥了。

恒传录

可笑又可爱,可爱又可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