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十一章 泪洒平湖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2116 2018-05-12 07:19:23

  白玉传从部队医院回到队部后,工长付哥见了他说道:

  “这些日子,你陪着胡队,也累了,今天不用上班了,歇歇,出去逛逛吧!”

  白玉传也感觉到这段时间都在医院里度过了,想想也是枯燥得很,心想只从那封英语信寄出后,好长时间女友也没来信,他也没给女友写信了。他打算上街去,转转,看有啥买的,给女友买个礼物寄回去也好。

  他先到商场里逛了逛,发现一个随身听收录音机,东芝牌的,还是日本进口的呢,这个小玩意,在当时内地还很少见呢。他知道女友今年下半年要进行普通话考试,因此,他决定就买这了,还得买些普通话培训课件方面的教材。

  于是,白玉传又来到新华书店,去买些磁带,一并寄回去。

  买完这些,白玉传脑海里浮现出他女朋友那一笑起来,脸上就会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心里顿时幸福得很,走在异乡的马路上,他突然感觉不是那么固孤独了,因为他心里有爱。

  就在白玉传一脸幸福走在马路上时,远远看到一处盖商品房的工地旁,坐着一大群人,在哪里大声哭号呢。他忙上前,仔细一看,全是穿的少数民族的服装,大概有十几个人,围在一起,中间是个50多岁的老者,蹲在地上,捂着脑壳不说话。

  “咋了,你们咋回事!”白玉传好奇的问道。

  那位老者看了看白玉传,操着不太流利的汉语断断续续地说道。。。。。

  好长时间,白玉传才弄明白是咋回事。

  原来这是一群彝族人,都是一个村里,他们是年初第一次出门来到深圳打工,在这家商品房的工地上跟着一位胡南老板干些零碎小工,由于初来咋到,又不太懂汉语,不咋会写汉语,里面也只有那位老者略懂些汉语而已。

  那位老者,名叫海来木呷,是他们这群打工者的小头头。

  他继续说道:

  “由于不太会写汉字,因此我给每个人的记工分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在本子上每个人的名字后面划“正”,干一天就画“一”、干两天就添一笔画,干完五天就会成个“正”字。

  白玉传听了,答道:

  “这个办法虽然笨些,但也简单实用。”

  “您说的没错呀,可是现在本子找不到了,不知道每个人到底几个工,老板娘不给钱呀。”

  “本子咋会丢,她为啥不给钱,你们给她干活了呀。”白玉传同情的问道。

  老者听了,又是一声哀叹,蹲在地上,捂着脑壳,哀嚎许久,方才说道:

  “怨我,怨我呀,都怨我贪杯呀!”老者此时捶胸顿足,泪流满面。

  白玉传听到此时,反而更加迷茫了。他接着问道:

  “您别慌,能不能详细说说,说不定,俺还能帮上忙,帮你把工钱要回来呢。”

  老者听了此话,感激的说道:

  “谢谢,谢谢,我给您说:

  “就在前不久端午节的那个晚上,老板娘找到我,说过节了,我们活干的不错,她买了好多菜和酒,非让我们吃菜喝酒,我知道自己有贪杯的坏毛病,不敢应酬。

  可她能说会道,不知道咋回事,我就答应,刚开始,还头脑清晰,不敢贪杯,可架不住老板娘不停的劝酒,对了,告诉你,老板娘她不喝酒,她喝的是茶水呀,就这样,喝了一杯又一杯,那个夜晚,就这样,喝多了,醉的一塌糊涂。

  第二天,老板娘就来找我,说工地上的小活也干完了,留我们在工地上也没啥事,要给我们结账。

  我听了,好高兴,因为我们跟着她干了几个月,工钱还没结呢,心想这下,可好了,结了钱,赶快给家里寄回去,出来的每个人家里都需要钱呀。

  于是乎,老板娘对我说道:

  “海来木呷,你把记工本拿来,咱俩核对下你们每个人几个工,我好给你们结账发钱。

  说到这,只见海来木呷再次落泪,哽咽着说道:

  “当时,我就去床上枕头下找记工本,可任凭我把床都掀翻了,也找不到那个记工本呀。”

  老板娘见了,就说道:

  “那咋办,你把记工本弄丢了,可咋给你们结账呀,说实话,这个工地我也是赔了,现在算算花在你们身上的钱吧。”

  老板娘拿出个记账本,一笔一笔给我算了起来,她说道:

  “你看,海来木呷,你们啥也不会,就会出憨力,当时一天我说的是每天给你们20元,可你们的每日的伙食每日就得吃掉10元,还有住宿费、水电费啥的又得十几元,这粗略算一下,你们每日的工钱还不够你们日常我花在你们身上的花销呢,这还不算,要给你们每个人办理暂住证,这又要花一笔钱。”

  听到这,我反驳道:

  “老板娘,当时你不是这样说的呀,你说管吃管住呀,您看看,我们跟着你干了这么久,咋经你一算,我们的血汗钱都没了。”

  老板娘听了,突然站了起来,气狠狠的说道:

  “海来木呷,你回头想想,你们这群人每日都能吃呀,米饭都是一顿最少吃两碗,每顿饭那次菜不是两三个,并且顿顿有肉呀,想想,在你们老家能吃上这么好的饭吗。”

  最后,老板娘走之前,对我说道:

  “我也是看你们可怜,多花在你们身上的钱我也不要了,每人再给你们200元,买张火车票回家吧。”

  海来木呷一口气说完事件的来龙去脉,拿出200元钱,对白玉传说道:

  “我们辛辛苦苦干了几个月,就给我们每个人200元,老板娘还说可怜我们,施舍给的,这啥世道呀!”

  白玉传听了,也很生气,他此时恨死了那个奸诈无耻的老板娘了。

  海来木呷又说道:

  “后来,我们一起的有个人,说她看到当晚老板娘从我枕头下面把记工本偷跑了,拿到外面一把火烧了。因为平时老板娘对他很凶,他一直也不敢对我说。”

  白玉传听到后,对老板娘的恨又增添几分,他突然想到李书记和镇上的书记很熟,他想回去把这件事和书记说说,看能不能帮帮这群可怜的彝族人,于是他对海来木呷说道:“你先别慌,俺回俺们单位,找找书记,看能不能帮你们要回你们的血汗钱。”

  海来木呷听了,再次表示感谢。

恒传录

可怜的打工者,可恶的老板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