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第十章 一场虚惊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1196 2018-04-11 19:32:37

  随着年关将近,劳作一年的铁路人都张罗着给家人买些过年礼物,白玉传也想随波逐流,给父母和女友买些东西,捎回去,可围着这小县城转了几圈,实在买不到心仪的礼物。

  这也是,毕竟在大都市——花城学习生活了四年了。让他在这内地偏僻的小县城里买点啥,也确实为难他了。

  就这样,白玉传,啥也没买,两手空空的,准备坐上回家的列车。

  此次回家,白玉传就带了个小旅行包,里面几件换洗的衣服,他的心里一点幸福,期盼的念想都没有,他实在想不到这半年多来,有啥能让他高兴的事。

  女友白文婵也几个月都没给他写一封书信了,他写给她的信,全都是有去无回,石沉大海了。

  想到这,更加让他忧伤起来。

  无意间摸到口袋里那厚厚一叠钱,有二千多块呢,这是他半年辛劳换来的血汗钱,他一分也舍不得花呢,他想回家交给他娘杨桂花。

  记得每次在上中专期间,寒暑假回家时,娘都让他给抓抓头,老说头疼。以前年少不懂事,现在大了,也了解了一些医学常识,他想着,用这钱把娘接到洛城,找家大医院,好好给娘看看。

  想起他娘,他鼻子一酸,留下了眼泪。

  娘这一辈子也不容易。家里地少,人多,上有爷爷奶奶,下有他们四个姊妹,他记得小时候,娘每顿饭,总是把最好吃留给爷爷奶奶和父亲,还有她的四个儿女,自己却随便凑合着吃吃就行了。现在大姐、大哥、二哥都工作结婚了,就连他娘心目中最疼爱的小三子也长大成人了,参加工作,能挣钱了。也到了让娘享清福的时候了。

  每次回家看到娘那双由于长期劳作变形的双手和满头白发,他都会在背后默默的抹眼睛。

  他坐在飞逝的列车上,只恨火车跑得太慢,他想尽快见到娘,尽快带着娘去洛城,找个好大夫,好好给娘看看娘是咋回事,头为啥总是疼呢?

  下了火车,白玉传又坐上从洛城开往老家县城的长途汽车,由于过年了,回家的人特多,他坐在位子上,由于长途跋涉,困得很,不由自主的就睡了起来,正当他迷迷糊糊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耳旁传来一句低声的问候:

  “小伙子,醒醒,醒醒,看丢啥东西没有?”

  他脑海里一个激灵,睁开眼睛,看到是一位中年妇女,穿着朴素,一脸关切的摸样看着他。

  他忙站起身来,把自己带的那个小旅行包拿下来,一看,包的拉链是开着的,幸好里面装的也没啥值钱的,就是些衣服和几本书。

  “没丢啥东西,谢谢,大嫂!”白玉传感激的说道。

  可是那位中年妇女又说道:“再好好看看,到底丢没有丢东西呢?刚才,我上车后,一直看到几个人在你旁边呢,好像在寻找啥东西呢,由于人多,我也不敢乱说呢!”

  说到这,那位大嫂突然一脸惊讶的问道:“你看,你看,你上衣都被划破了!”

  听到这话,可把白玉传吓坏了,他辛苦半年多来的血汗钱,可都装在上衣口袋里呢,他闭上眼睛,伸出哆哆嗦嗦的手,伸进了口袋里摸了摸,仿佛手碰到了一打厚厚的东西,他不放心似得掏出一张一看,是钱,没错,这下,心里方才安稳了许多。

  可恨的是小偷,把自己新买的衣服化破了,可喜的是钱没被小偷偷去。

  就这样,白玉传再也不敢睡了,随着颠簸的长途客车,一路向着家乡奔去。

恒传录

那个年代,出个门打个工,挣个钱,不容易,也不象现在这么方便,又是啥银行卡、微信、支付宝啥的,只有自己把钱带在身上,加上过年回乡的人多,车上拥堵的厉害,相信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为如何把钱安全带回家而费尽心思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