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第九章 一醉方休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1337 2018-04-11 19:26:49

  在一个深冬的晚上,白玉传一个人行走在陌生的异乡县城的小道上,望着那轮高悬夜空的弯月,一点点的趋于满月,心里不由得惆怅不已,好多时间,女友都没给他写信了,他也不知道女友现在过的好不好,想不想他。

  想到这,他心里一阵酸痛,思念女友的心情更加的沉重,一连几天愁眉不展。

  徐阿祥大哥见他不高兴的摸样,就对他说道:“大传,有啥心事,今晚咱哥俩一起出去坐坐,喝点酒,解解闷,可好!”

  白玉传抬头一看,原来是外号叫“飘飘”的徐阿祥大哥。

  “俺不会喝酒,俺不去!”白玉传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小子,敢不去,下次再碰到施工难题,甭找我了!”飘飘大哥一脸诡笑。

  就这样,白玉传无奈地和飘飘大哥一起出去找了个小饭馆,买了瓶酒,点了几个小菜,在饭桌上,白玉传对飘飘大哥说:

  “天天猫在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穿的脏兮兮的,每天早出晚归,中午又回不来,饥一顿饱一顿的,干着体力活,啥时候才是个头呢?”

  说到这,不会喝酒的白玉传,端起杯子,一口喝了,一股热浪直冲脑门,瞬间辣的他满眼泪花。

  “你慢点喝,吃口菜压压!”飘飘喝了口酒,善意提醒道。

  白玉传此时很听话,大口吃了几样菜后,心里好受些,他又满脸怨气的哀叹道:

  “你知道吗,更可气的是在一次现场干活时,一位当地大妈看到我们一个个穿个破大衣,脸上、手上都是灰,就好奇的问咱同事“盼盼”:

  “孩子呀,干啥坏事了,被判了几年了,天天看着你们这样干,大妈也心疼呢,哎,好好改造,出去了要好好做人呢”。

  当时盼盼听了,很生气,没好话的对大妈说道:

  “判了无期了,一辈子都交给电气化了。”

  就这样,现在咱们这儿都成一个顺口溜了:

  “远看是逃犯,近看是要饭,仔细一看是干电气化的。”

  说到这,白玉传几杯酒下肚,几乎要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良久才抬起头来哽咽的对飘飘大哥说道:

  “你说俺当初,成绩在县里也是拔尖的,上了这四年中专,谁不给咱叫好?这毕业了,你看看咱们干的是啥活呢,再说大妈当时说的那些话,还有当地老百姓给咱编的顺口溜……说句实话太伤自尊了!咱们这儿,工期紧,队上不让回家探亲,说实话,好想我的女友,好想我家!活着有啥意思呢,我真的不想活了,我想自杀呢!”

  “飘飘”大哥眯着眼打量了下这位“酒后吐真言”的小兄弟,干电气化,可不就是又苦又累?

  撂下筷子在盘子上敲了一下,端起杯子点他白玉传:“瞧你!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四方,这些事在人的一生中算个啥?以后要走的路长着呢!来,大传,端起杯子,咱哥俩干了这一杯,啥也别说了,都在这酒了,这酒是好东西,喝吧,喝了就啥也不知道了!”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当晚哥俩个喝的那个叫爽。

  等得到快离开的时候,“飘飘”大哥对着他的耳朵说了一句悄悄话:

  “根据心理学,自己说要自杀的,都是很惜命的!你小子吓唬谁呢?平时你自己不小心流点小血啥的,你都吓的不行,你说你自杀,鬼才信呢!”

  经过此次与“飘飘”大哥的一醉方休,他们的关系老铁了。

  成铁哥们了,飘飘大哥也是他生活中的“开心果”,他知识渊博,好似啥都懂,为人乐观向上,性格开朗。和他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笑不完的事,啥烦心事只要和他交流呀,顿时烟消云散,一切变得都美好幸福了。

  有时候,他真不知道,飘飘大哥整日看起来,啥烦心事都没有,哪能就整日都乐呵呵的呢?

  看飘飘大哥那日子过得叫潇洒,真是“飘飘”大哥,“飘飘”人生呢。

恒传录

“金盆洗手”的典故相比大家都知道,那是指:“武林中人退隐时举行的一种仪式。洗手人双手插入盛满清水的金盆,宣誓从今以后再也不出拳动剑,决不过问武林中的是非恩怨。仪式常邀武林同道观摩作证。洗手人有的晚年放下屠刀,忏悔罪愆;有的是看破武林中的种种纷争丑恶,矢志退出漩涡,洁身自好,以求全躯。”可到了“飘飘”大哥这,就全变了,他喜欢工作之余打打麻将娱乐一下,可是他有个规律,每隔几天,就看见他,在他金色塑料盆里盛满净水,一个人闭上双眼,双手合十,嘴里喃喃而语,不知说些啥,好久,他才睁开双眼,伸出双手,在盛满净水的盆里洗了又洗,更奇怪的是每次洗完,水还不及时倒掉,然后就笑眯眯的又去打麻将了。你可别不信,第二天一大早,再见他时,别的不说,你看看他那张充满笑容的脸就知道答案了,昨晚打麻将他准是赢了。白玉传是百思不得其解,这里面有啥道道呢,问了他许多次,每次他都说:“去、去、去,小屁娃知道啥?”因此直到现在,白玉传也没弄懂这里面的奥秘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