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第八章 雪上加霜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1119 2018-04-11 19:23:41

  经过了那场生离死别的现场惊魂大片,白玉传好长时间都处于极端后怕中,他一段时间都不说话,下了班后一个人抱着那本《平凡的世界》,看了又看,整日惶惶恐不知终日了。

  就在他吓破了胆,魂飞魄散的时候,1994年初冬的第一场雪还是不请自到了,并且一下起来就没停,漫天飞舞了,西北风无情的肆意吹打着干枯的树干,整个世界一片苍白。

  队上后勤,早早的买好了煤,给每个宿舍都添置了火炉子,说实话,若是天天猫在屋里,这个冬天,过的也算惬意。

  可惜是工程单位,他的工厂就是野外工地,他的产品就是安装设备呢,如果冬天里不上班,没了施工进度,哪来的收入呢?

  没法子,一大早白玉传头上戴着大头皮帽子,身上穿着军用绿大衣,脚蹬皮毛靴子,全副武装,跟着他的工班,一起坐上那辆老爷车“解放牌”大卡车。

  天上飘着雪花,天寒地冻,奇冷无比,虽然汽车上也做了御寒措施——“加装了帆布挡风棚”,可是汽车一也是发动开起来时,刀割似的寒风还是从缝隙里,阵阵刮来,工班几十个弟兄们,你贴着我,我贴着你,低着头,闭着眼睛,谁也不说话,一路无语。

  等到了施工现场下车时,大家伙鱼贯而下,到了白玉传这,却下不去了。

  刚坐车上不动没感觉,这刚要下车,一低头,他的军大衣被人用铁线牢牢的捆绑在汽车四周边框上了。更可气的是他的工具钳子、扳手也不见了。

  显然,他被人恶作剧了。

  “人下完了吗,我要返回队部了!”司机师傅在驾驶室里大声喊道。

  这下,他更急了!

  “师傅,等下,我还没下去呢。”

  白玉传一边手忙脚乱的在解铁线,一边大声说道。

  付哥见了,二话没说,一个箭步跃上汽车,拿把手钳,不管三七二十一,咔咔几下,就把铁线剪断了,随后拉着他一起跳下了汽车。

  付哥看着他那欲哭无泪又手足无措的新人摸样,心下也是生气的很,马上现场组织全班人员开会,严厉的道:

  “我说了多少次了,人到了咱三班,就是咱三班的人。只要谁欺负大传(zhuan),就是欺负咱们整个三班的兄弟,就是和我叫板、挑战呢。今天的事谁干的,自己站出来,向大传(zhuan)认个错,否则让我查出来,绝绕不轻饶他。”

  全班人员在工长的威慑下,一阵躁动后,只看到“小锤子”低着头站了出来,他憋得通红的脸,结结巴巴的对他说道:

  “对,对,对不起了!是、是、是我给你开个玩笑呢!”

  工长付哥见此情景,哭笑不得,原来“小锤子”也是个老实人,性格温和,付哥调侃道:

  “小锤子”长本事了,学会欺负人了,你咋不找个高手练练呀!”工班全体人员听了,哄堂大笑,一哄而散了。

  事后,白玉传心里很不是滋味,虽说电气化这个大家庭是挺温暖的,周围的同事们也很好,大家对他虽然还有些少许陌生,有时候也调侃作弄他一下,可造成自己手足无措的,最重要的问题——还是那次施工现场他亲身经历的生死事件。

  遇到棘手困境时的那种害怕,已在他脆弱的心里中下了深深的阴影。

恒传录

此事,白玉传是终身难忘,多次在梦里重现,也多次在梦里笑醒了。后来由于工程施工原因,他们作业队一分二半,他就与付哥就分开了,大概过去了三年左右,又在另外一样条线上偶遇付哥,付哥远远看见他,就大声地呼喊:“大传(zhuan)、大传(zhuan)!”白玉传望着付大哥那亲切的身影,也激动地迎上去了,喊道:“付师父好!”随后一句熟悉的话:“大传(zhuan),现在有谁欺负你了,给哥说,哥帮你!”瞬间让他泪奔。他望着已是人父,日益凸显苍老的付大哥,哽咽道:“谢谢付哥,没有人欺负我!”   岁月如梭,转眼间,现如今他和付哥已是十几年不见面了,但是与工长大哥间真挚的兄弟情谊,时刻难忘,也不敢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