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第七章 生死一线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1269 2018-04-11 19:18:26

  京广线是我国铁路网中最繁忙的一段,列车密度高峰期间每五分钟就有一趟列车飞速通过。

  而在这样繁忙的铁路段上施工,就必须掐分掐秒的卡住施工时间,以减短铁路封闭施工带来的运能损失。

  这一天,正是在繁忙的主干线京广线上进行“接触网承力索”架设施工。

  这道工序需要封锁时间最少需要一个小时,而铁路局调度所给批复的封闭时间,只有45分钟。队上调度贾调,为此次架线封锁点,不知道跑了多少趟铁路调度所,人家才帮忙在繁琐的客货运车次,合理调整下,才批复了这个架线封锁点,全队上下人员都清楚此次封锁点的来之不易。

  而此次架线任务就有白玉传所属的三班完成了。

  白玉传是第一次参与此项在接触网施工中最为关键的一道工序。出工前点名时,付工长对全班人员的班前讲话:

  “今天我班任务主要是在“承力索”起锚后,配合作业车完成1750米长的架线任务,在架线后,由于封锁时间短,作业车需及时返回前方停靠车站了,然后该封锁区段就开放运行了,我们班组利用行车间隙人工进行承力索下锚的施工任务。”

  由于今天有新工参加此项施工任务,队部技术孟主管,还专门到三班进行技术交底,他补充说道:

  “人工下锚作业主要是把作业车放出散落在铁路上方临时固定的“承力索”(就是一种铜绞线),在线路封锁点结束前,先用人力先通过滑轮组将线拉起到一定高度,再通过手动葫芦,进行线索与下锚装置的一种精准对接,并通过零部件连接牢固的一项施工任务,该项施工任务在铁路运营线上是施工是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对个人体力也消耗极大,并且安全隐患极大,希望全体参建人员精神高度集中,认真对待,确保施工安全。”

  随后是付工长班组分工,白玉传被分到和徐阿祥大哥一组,负责“承力索“下锚紧线的施工任务。

  就在他和徐永祥大哥,一起撅着屁股,一边利用报话机,与起锚负责人取得联系,一边两人低下头,通力合作,通过加长的葫芦把,卖力的摇起葫芦的时候:

  一列货车,正呼啸而来。

  当时他俩一心都在摇葫芦了。浑然不知,死神恶魔,正悄悄的步步向他们逼近。

  付哥看到后,在距他们50米处的下锚支柱,大声向他们呼喊。

  可空旷的铁路线上,夹杂着各种高分贝噪音,在操作装置中的两人,又如何听得见付哥的声音?

  付哥当时就抓起铁路边的石头向他们砸去,然而石头却又偏离了方向。

  只见当时付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而来。

  先是一脚把他踢飞,随即一拳把徐阿祥大哥打翻在地,然后自己匍匐在地,把葫芦摇把平放在道砟上,自己紧紧手握葫芦摇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当他把这一系列动作做完,那列“死神”货车的机头,离他们三人仅仅5米之遥了。

  火车机头在三人面前,露着它狰狞的面孔,呼啸而过。

  机头飞速通过带起的风,吹的三人脸上飞沙走石。三人却不觉得痛,白玉传和徐阿祥大哥早已吓得腿都哆嗦了,一脸煞白,傻站在那,一动不动。

  付哥见他俩那个怂样,气的大吼道:

  “不要命了,平时说的话,都忘了吗,今晚回去,你俩明天不用上班了,好好给我反省下,写份深刻检查交给我。”

  随后,又疼爱的拍拍他和“徐阿祥大哥,关心的问道:“打疼你们了吧,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今晚我请客,给你们压压惊,咱哥仨一醉方休。”

  “不疼,不疼,谢谢付哥!”他俩连声答道。

恒传录

在上世纪90年代,凡是在既有线电气化铁路改造工程施工过的电气化人,大家伙心里都知道,那个年代的施工环境是多么的恶劣?施工条件又是如何的复杂多变?那个年代呀,没有客运专线,更没有高铁“复兴号”,在铁路线上行驶的不仅有不同等级的客车,还有大量飞逝的货车。而当时铁道部各家铁路局批复给施工单位的,每次封锁点的施工时间和施工作业频次就可想而知了,再说,当时也没有那么多的机械化设备—接触网作业车给施工单位用呢。接触网作业车和轨道车只有在接触网支柱组立及架线时,才会派上用场,其他关键工序,均需大量人力去独立完成,并且全部是利用行车间隙完成的,就凭这一点,就可知道当时管理施工安全的领导和一线施工人员的施工安全压力有多大。   这件事,一直伴随着白玉传,行走电化铁路工程建设江湖数十载,时刻不敢忘,也不敢忘!时刻铭记当时的施工安全至理名言:“安在心中,利于行,死神赛跑,必得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