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第四章 大传(zhuan)来了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1148 2018-04-10 17:35:16

  到磁县原县委大院的第一天,白玉传和他的三个同学一起,经过5个多小时的绿皮车颠簸,大家都像打了霜的茄子一般没了精神。

  四个半大的小伙子,提着行李,人生地不熟的,手都不知道搁哪是好。

  这会儿正是晌午,大院里人来人往,有人拎着暖瓶打水,有人拎着饭盆准备打饭,更是让这四个新人不知所措。

  白玉传正准备鼓起勇气找个面善的人问一嗓子,就看见边上在排队进食堂的妇女看着他们笑红了脸。

  白玉传有点恼,“大姐你笑啥?”

  “你们看看,看看这样的文弱书生,如何干工程,恐怕连一块坠陀都搬不动呢?”大姐见他出声,更是笑开了嗓门。

  白玉传他们四个相互望了一下,果然么,个个都是白面书生的模样,跟排队的大姐们比,都嫌太嫩了点。

  白玉传羞红了脸,梗着脖子问:“俺们是新来的工人,请问李书记办公室怎么去?”

  大家伙看着他那害羞的样子,本来排列整齐的打饭队伍,顿时笑得东倒西歪了。

  正尴尬着,忽然白玉传耳边传来了一声乡音:“你们这几个娃是今年分来的新人?”

  白玉传想不到,在此还能碰到老乡呢,抬起头看了看,只见那人三十多岁,一米八几的身高,黝黑的脸上露出丝丝笑意。瞬间,心里泛起阵阵亲热感。

  “俺们都是从花城铁路机械学校毕业的中专生,请问谁是李书记?”白玉传问道。

  “俺就是李书记,代表三队欢迎你们的加入!”说完,他就热情得招呼其他人帮他们拿行李,找住处,不一会,李书记就忙的头冒热汗。

  个人住宿安顿下来后,由于第二天早上7:00,要参加队部早点名。白玉传坐了一天的火车,也累了,因此吃了晚饭后,就早早上床休息了。

  早上七点,白玉传准时来到楼下大院内,参加早点名。只见一百多位职工排着整齐的队伍,分成五排,清一色的青壮小伙,年龄大概在20-30岁之间,望着这整齐、充满朝气的队伍,昨日那位大姐的话语,在他的耳旁久久不愿离去,疑问重生,觉得在这个充满青春、朝阳的工程队伍里,自己是否真的如昨天大姐所说,啥也干不了呢?正当他内心忐忑不安时,队部正式早点名开始了。

  魏队拿着队部花名册,每喊到一位同事的名字,那位同事就响亮的回答:“到”。

  低头深思的他,耳旁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声音传来:“白玉传(zhuan)!”他没应答。

  “白玉传(zhuan)!”随后魏队又喊道:他还是没应答。

  魏队心里急了,再次提高声音喊道:“白玉传(zhuan),来了吗?”。这次他听到了,声如蝇声答道:“俺不叫白玉传(zhuan),俺叫白玉传(chuan)。”

  魏队看了又看他,大声问道:“大声点,你叫啥?”。

  他壮了壮胆,大声回道:“俺不叫白玉传(zhuan),俺叫白玉传(chuan)呢。”

  这下,整齐排列的队伍顿时就像炸了锅,大家纷纷望着他。他呀,再次羞得红了脸,大家伙看着他那害羞的样子,笑得更欢了,大家伙七嘴八舌到:“以后你就叫“大传(zhuan)吧!你看,这名字多响亮呀”。

  这时,李书记站了出来,对着大家伙说道:“你们这帮小子,就喜欢给人起外号,别笑了,赶快出工干活吧!”

恒传录

从此,“大传(zhuan)”这个名字就伴随着白玉传,走过电气化岁月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他的同事们把他原来姓名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就连他在和他们电话联系时呀,也不由的说道:我是“大传(zhuan)”呀!更为可怕的是,就连他老婆也在家里喊“大传(zhuan)”呢。有时候,回到老家,亲朋好友喊他:“玉传(chuan),他还不习惯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