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偈语不被祝福的婚姻

偈语不被祝福的婚姻【39】

偈语不被祝福的婚姻 飞舞的冬之魂 1684 2018-04-16 23:53:34

  珏的弟弟抽空回来看看姑父,晚上回到姐姐家。看样子也是受了气。

  弟弟说:我姑总是盘问我去哪了,看我出去办事拿回来的名片、彩页、车票······你说她想干什么呀?

  珏:别理她,我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

  第二天姑父要走了,下午,珏和弟弟来到楼上等姑父。好半天不见姑父上来,弟弟下去看看,结果左等右等也不见人影,珏只好下去楼下向居委会的人打听,人家说看见姑父自己走了。

  正说着珏的电话响了:小倩,我是姑父,我已经到西客站了。

  珏:您怎么走了?我和小弟还要送您呢!

  姑父的声音有些激动:不用了,姑父自己打车走的,你姑姑简直不可理喻,非要我给写证明,说不写不能走,我说她‘你太过分了’给你奶奶磕了个头就走了,老人家追到门口,我又在胡同里给老人磕个头。姑父也这么大年纪了,以后不来了······

  珏听出姑父哭了。

  珏上楼让爷爷叫弟弟出来一下,弟弟出来了说:大姐你先回去吧,我姑也出去了,我和我奶多呆一会儿。

  珏把手机给了弟弟就去接可心了。

  弟弟网吧的电脑买好了,顺便给珏也组装了个电脑,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弟弟准备回沈阳去看爸爸妈妈。

  晚上珏给铁柱打电话,请他送弟弟去北京站。

  铁柱:我车今天限号,晚点走来得及吗?

  珏:来不及,没关系,我再想办法。

  铁柱:你别着急,等下我给你回话。

  过了会儿铁柱来电话,跟老板借了车。

  弟弟回沈阳了,这天珏来看奶奶。

  在水果摊边奶奶告诉珏:我说你姑父了······

  珏:奶,我姑和她女儿一样了,您怎么也糊涂了?姑父在官场那么多年,说话做事向来识大体、知进退,很有分寸的,孝敬老人,山西姑病了9年,我姑父尽心尽力,你们一直都夸他的,怎么一下子就不好了呢?

  奶奶:他问我和你爷工资了,你小弟也问这边占地有信儿了没有。你姑很不高兴······

  珏:奶——您别说了,我姑让她女儿给挑唆的草木皆兵,姑父和我小弟不过是随便问问,能有什么预谋啊?我小弟还问过我家什么时候占地呢。我在姑父家赶上过节日,送礼的人络绎不绝,我姑整天都在忙着回礼,姑父几乎不让来的人空手走,有的条件不好的,回的礼比他送的还好,至于他的司机,他不但告诉人家不要送,还让我姑备好东西叫司机带回家孝敬父母。我姑父开玩笑说这是‘杀富济贫’。他怎么会惦记你们的退休金呢?况且人家是离休,离休金绝不会少的。人家也70来岁的人了,大老远一片好心来看你们,你们却让人家哭着走,姑父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车上、到朋友家给我打电话还伤心呢。奶,我姑做的不对,让姑父证明什么?我把户口都调走了,这里就剩下她和她女儿了,还怕谁来争什么?!我们各家都有房,谁又能和她来争?!

  ······珏说了那么多,奶奶也没再说什么了。

  天渐渐冷了,珏去家属院儿几次也没见到奶奶,爷爷说奶奶感冒了。珏不放心买了些奶奶爱吃的,让可心去看看。

  不一会儿可心哭着上楼来:我敲了半天门,没人理我。

  珏无奈的带着可心来到居委会问问情况,看是不是姑姑他们出去了,家里没人。

  居委会的人说:你奶奶是有阵子没见出来了,她家有人的。

  珏让可心再去试试,仍没开门。珏刚要跟可心走,正好遇见姑姑从外面回来。

  珏:姑,我奶怎么样了?

  姑姑阴着脸:挺好的。

  珏:我让可心去看看我奶,婷婷就是不开门。

  姑姑咆哮了:开什么开?你奶奶的病就是你们给气出来的······

  可心同学的爸爸出来对珏:别吵了,快带孩子回家吧!

  珏想不到姑姑怎么也变得如此,简直不可理喻,带着可心赌气离开了。

  珏的弟弟准备回南非了,因为生意上的事情行程提前了,走得很匆忙,从沈阳回来在珏家呆了一天,晚上英杰和珏送他去机场。

  第二天珏去爷爷那里和他说了一下,免得老人惦念。

  珏问了奶奶的情况,爷爷说他前两天下去拿饭,奶奶还躺着呢,姑姑说没事儿。珏心里有丝隐忧,爷爷看出来,告诉她没事儿,等天暖和了奶奶能出去了就可以看着了······

  小舅给可心一个红外线手电,可心可有得玩了。

   10月下旬,将近5点天色就暗下来了。

  院里的房客老陈,每天是中午甚至下午才起床,吃了饭,就上网处理他的工作,常常忙到深夜甚至凌晨。

  英杰吃过晚饭过去找老陈聊会儿,珏也跟了去。

  一进门老陈就笑着诉苦:老王,你那女儿可真够淘气的,下午没事我睡了一会儿,4点多醒了,没有开灯准备做饭了。刚起来,就见墙上有红点在动,我奇怪啊,人家都是眼冒金星,我怎么冒红光呢?难道是我饿的出现了幻觉?······

  珏笑着回房问可心,可心说:我躲在门帘后晃叔叔的墙,叔叔还用力揉了揉眼睛呢!

  说起这个老陈,湖北孝感人,专修法律专业,为人谦和有礼。珏和英杰都很欣赏他,相处的也很融洽。

  周末了,可心跑出去和小伙伴在大门外玩儿去了,8点多钟才意犹未尽的回来。

  一进门就兴冲冲的告诉珏:妈妈,我们在门外过道两边的柱子上缠了透明胶带,躲起来看能截住谁。一个走路的男的过来了,被挡了一下,他也没看还走,又没过去,后来给冲断了还在嚷:谁家的孩子这么讨厌呐!今天缠得有点高。明天缠低一点儿——珏打断她的话:你敢?摔到了人怎么办?明天看你再出去讨厌!可心悻悻地溜回房间了。

  可心出去了,珏忍不住笑了。这何尝不是自己童年的影子啊,不过女儿是有过之无不及。

  转眼就是年底了,珏的爸爸不想来北京过年了,珏提前去看了爷爷,问了奶奶的情况,爷爷说没事。

  珏告诉爷爷爸爸今年不来了,爷爷说:吵吵闹闹的,来也过不好,还是在沈阳过更踏实。

  珏:我们决定回沈阳过年,英杰上班提前回来,我等可心开学再回来。等我们回来,我再带可心过来。

  爷爷笑了:行,回去过年好······

  英杰向单位请了假,一切准备就绪,明天就可以去沈阳了。早上还没起床,珏就接到爸爸的电话,说奶奶病重,他和妈妈晚上就到。珏问清楚哪家医院,带好洗漱用具,和女儿一起赶去了。

  珏是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奶奶将走完她的人生之路了,她的心好痛,泪水不由自主的模糊着视线。

  新年并没带来什么新的东西,却要带走珏最亲最爱的人!奶奶将无法感受生命的季节了。凛冽的风,淡淡的天,节日淡了,一切淡了。

  珏带了洗漱用具,买了些水果,领着可心去医院。一进病房,奶奶躺在病床上,几个月不见瘦得都脱相了,珏赶到床前拉住奶奶的手。

  见到珏和可心,奶奶迟疑、空洞的目光有了神采竟然笑着:你们来啦?

  珏忍住泪强装笑颜用力点点头:嗯!

  可心和太太说着话。姑姑不高兴:你怎么来了?

  珏:我爸早上打电话来着,这会儿应该在路上,晚上就到。

  姑姑:你奶奶都糊涂了,晚上一直说梦话来着······

  珏没有理会,至少奶奶认得她们,珏拿出水果,想给奶奶剥桔子。

  姑姑说:你奶奶什么也不吃。

  奶奶也说:我吃不下,输着液呢。

  珏拉着奶奶:奶,您没事儿的,我爸和我妈今晚就到。

  奶奶那直直的目光似乎要把珏看进眼里,珏好心痛,眼泪不争气地肆意着。

  奶奶笑着,气息微弱地说:哭什么,我没事儿。

  珏用力的点头,却止不住眼泪。珏明白,奶奶的病治不好了。人生漫漫,需要意志、毅力、勇气和坚强,更需要一种变苦为乐化繁为简的智慧,可此时的珏什么也没有,她无能为力,这将是她永远的酸楚,永远的惆怅······

  此时,姑姑的同事,也住在家属院的郑叔叔来了。

  郑叔会中医,给奶奶看了看轻声告诉姑姑­:该通知谁就通知谁吧。

  姑姑说:主治医生都没说什么······

  郑叔笑了笑也不辩解,问珏:通知你爸爸了吗?

  珏点点头:在路上了。快中午了,我陪您出去吃点饭吧?

  姑姑说:不用。

  说着和郑叔走出了病房。

  珏蹲在奶奶身边,流着泪:奶,等你好了跟我走吧?

  奶奶笑着:别哭,看见你我就踏实了······

  姑姑进来了,珏:那你们去,我来陪我奶。

  姑姑:你们走吧,你奶奶昨晚就没睡好,你们在这耽误她休息。

  珏说:我今晚不走了,让我陪陪我奶吧?

  姑姑说:不用,你奶奶要不是你们气她也不能这样!妈你让她们走吧。

  奶奶:走吧,你姑在这就行了,我也这样了什么也管不了了。

  珏还想坚持,郑叔叔:你们回去吧!珏无奈的拉着可心往外走。

  姑姑:把这些水果拿走,你奶奶吃不了。

  珏:留着你吃吧。

  姑姑:我不吃,拿走吧······

  病房门口,珏满眼泪水依依不舍的又看了看病床上的奶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