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何处繁华锦歌落

南君墨篇 此情应是长相守(11)

何处繁华锦歌落 北念星空 1230 2019-02-11 16:42:41

  千山暮雪,阴晴圆缺,飞过白昼和黑夜,雨疏风斜,随花摇曳,独自哽咽。————————————题记

  当太阳渐渐爬上了天空的高处,那种蓝色,不再那样的深,慢慢变淡了。不知不觉,云彩和微风追逐打闹着出现在了天空中。那明媚的阳光,给天空上了一层柔美的暖色,很安逸、很闲适。

  顾锦歌揉揉朦胧的睡眼,感受到额头上温热的呼吸,抬起头,只见男子妖艳的面容上带着柔情,应和着阳光,却是极美的,看到顾锦歌醒来,收敛了这种柔情,语气甚是随意:“醒了?”

  顾锦歌呼吸一滞,他还是不愿说出口,就默默地守护着她,无怨,亦无悔。

  鼻子一酸,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下,玄夙心中一紧,用手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柔声道:“怎的哭了?”

  顾锦歌将头靠在他的胸膛,双手环住他的腰,玄夙不由得一愣,“为什么……不告诉我。”沙哑的嗓音问道。玄夙忍住喷涌而出的感情,声音颤抖:“告诉你什么?”

  顾锦歌猛地抬起头,愤怒且愧疚:“阿墨……你还是不愿告诉我……”随后环住他的脖颈,轻轻覆上了自己还有些干涩的唇,深情地吻着他。

  玄夙哪里还能忍住自己的思念与爱意,将她揽入怀中,将被动化为主动,步步加深这个姗姗来迟的吻。

  “阿墨……”

  “唤我阿夙……”他霸道地说。

  “阿夙……”

  历经两世的南君墨,多了一份妖魅,少了一份清澈,但不变的,是他爱她,无关天地,无关风月,无关他人。

  一吻完毕,顾锦歌恋恋不舍地靠在玄夙的胸膛,她已经思念他太久了。

  把玩着玄夙的发丝,有些撒娇的意味。

  “阿夙,要不是我发现,你是不是就一直打算瞒着我了。”

  玄夙邪魅的面容满是柔情,轻轻一笑,似乎带着一丝凄凉和犹豫,揽住顾锦歌。

  “小歌儿,南君墨比我清澈,经历了这么多,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所以,等我们拿到解药,我就会离开……”

  话音未落,顾锦歌揽住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带着哭腔。

  “我不同意!”

  “小歌儿……”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欠了你那么多,我很想你,我们还没有把前世的时光找回来,我不许你离开我!”

  玄夙皱了皱眉,眼底的犹豫更盛,轻叹一声。

  “小歌儿,能见到你,我很开心,知道你爱我,我也很开心,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不属于这个世界,如果我留下来了,今生的南君墨怎么办?我们都有和你一起的记忆,你该怎么办,所以小歌儿,我注定会离开。”

  顾锦歌有些急切:“可是我也不属于这个世界……”

  玄夙轻轻抚摸她的发丝,轻声道:“真的是这样吗,小歌儿,你好好想想,这个世界出现过另一个你吗?”

  顾锦歌瞪大了双眸:“可是我……”覆住她的唇“小歌儿,我终归是要离开的……”

  顾锦歌内心十分难受,试问,谁希望自己爱的人离开呢?

  “你会和他幸福的,相信我。”轻轻吻了她光滑的额头,顾锦歌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被玄夙打断。

  “现在当务之急,是给他找解药,不是吗?”

  “没错,那些人一定会再来的,我们得快一些离开这里。”

  他牵起她的手,邪魅一笑,顾锦歌不由得看呆了。

  做了个决定:如果你真的会离开的话,那么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将前世的时光,都还给你。

  君莫笑

  君墨笑

  今生放手任她傲

  最是情深处

  今歌伤

  锦歌伤

  一朝梦醒相思量

  不愿断此情

  轮月

  难逃一缺

  情

  难逃一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