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唯美幻想 迷妹粉丝:拐个河神当老公
展开

迷妹粉丝:拐个河神当老公 lavender雅 著

连载中 签约 N次元唯美幻想

14.79万字

河神新官上任前夕将象征着龙王身份的神令弄丢了,导致回不了河宫,只好在人间寻找契约者,谁知契约人是个爱钱的主,一心只想着将美男培养成爱豆,才发生了后续一系列爆笑无厘头的爱情故事。
【简介无能,请看正文】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lavender雅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38.81万

  • 创作天数

    283

其他作品

  • 腹黑总裁的契约恋人

    一夜缠绵,枕边人早已离开,原以为不过是春梦一场,摊开床单,一抹鲜艳的红色时刻提醒着他。三年前,她因为逃婚来到他的身边,成了他的契约恋人,七个月之后,她得知他的未婚妻竟然是她最好的朋友而黯然离开,三年过后,两人再次相遇,一场追爱游戏,几个人的爱情故事。

    加入书架
  • 军官饶命:盲妻不受宠

    推荐新文《迷妹粉丝:拐个河神做老公》 他和她从小在一起长大,她注定是他的妻,可是她却在掳获了他的心之后逃走了,他怒,他发誓天涯海角也要将她找到。 “尹若兮,你还敢跑?” 他找了她两年,在她刚到机场的那一刻,就将她抓住。 她不敢看他愤怒的眼睛,“哥,我们是亲兄妹。” 一句话,将他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从此她成了他的禁脔,不让她见任何人,甚至不许她看别人。

    加入书架
  • 誓不成仙:师傅,后悔无妻

    她是穿越而来的凡人,却一心只想成仙,追求仙道永恒。他是天界上仙,她的师傅,却一心阻止她修行。 “若怜,修仙有什么好?除了长生不老以外,基本都没有任何感情,还不如凡人,七情六欲,活的自在。” 终于她在他一次次的劝说下,她放弃了仙道,重回人间,成了赫赫有名的猎妖师。再次相遇,身份互换,若怜一副不耐烦的看着跟在她后面的师傅,“你别在劝我了,我是不会修仙的。” “猎妖容易,成仙不易,且修且珍惜啊。”子兮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看着她的爱徒。 若怜冷哼,“当年我还是凡人时,一心想要修仙,却被你百般阻挠,现在我已经是半人半妖半仙的怪物了,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在诛仙台上发过誓,誓不成仙,今日再见,后悔无期。”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综漫之为你执着

    樰漪兮

    她是妖猎世家唯一继承人,担任着灭妖者的责任,一场以黑主学园为起点的旅程,却让她和本该敌对的黑暗生物纠缠不清。“你这么做是会没吸血鬼朋友的!”夜间部的吸血鬼愤然。“你,我放不下”那个清冷月华,高贵寡淡的犬妖跨越了时空,如是说道。“女人和酒,那种东西根本无法满足我的饥渴”那个笑如春樱般灿烂的人,嗜血如野兽,却又为何在心头点上了朱砂痣?一场猎人与猎物的角逐,谁输谁赢,定论或许早已注定……

  • 网王之中国魂

    月光芷

    作者新文连载:《狗带吧,穿越女!》有这样一个女孩,她张扬却不肆意;她洒脱但不轻浮;她冷漠更重情意;她似梅有傲骨,却毫不沾染风尘;她如竹坚忍不屈,却从不任人欺压;她若兰悠然清远,却从不置身事外;她像菊冷霜孤傲,却从不拒人于千里之外。她,就是慕容紫云!一个女孩穿越到了网球王子的世界里,开始了自己的旅程!

  • 综漫之女王的珍藏馆

    优琪拉

    【完结】当她抛弃所有的信仰走出地狱之火的时候,那个魅如黑夜的男子对她说,她走过了世间最可怕的炼狱,从今以后,她将会拥有她想要的一切。她虚伪,她妖娆,她美丽,而这一切,不过是掩盖她冷情的假面。她的一颦一笑可以温柔到让人沉溺,也可以冰冷到彻骨,可以极尽柔情,也可以在转瞬间将人推入地狱。然而当命运的轮盘重新回转——妖孽执事说要成为她的剑,傲娇狐狸说爱她胜过一切,高傲的猫少年自信的要将她攻陷,如同帝王拥有

  • EXO就是喜欢你

    宫晓乐

    5万块买了一个工作牌,畅通无阻地进去了演唱会后台;住进同一所酒店,懵里懵懂的跟世勋睡在了同一张床上;飞往韩国的机票被钟仁撕毁;误打误撞地进入了s·m的设计部……命运的齿轮才刚开始转动,一切,都只是开始!

  • 网王同人之飘雪羽夏

    艾晓蕾

    “啊~啊...!”女孩的眼眶红了,随后的是一场痛哭的眼泪,她想哭出声,但是回应自己的只是变成哑巴的事实,女孩都知道,她都知道,自己的声音不会再有了,还有自己的父母,那一天的生日,她得到的礼物不仅是失去自己的声音,还有就是再也看不到疼爱自己的父母。女孩紧紧抓着盖在身上那床已经被眼泪浸湿的白色被单,低头悲痛的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