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将军家的小娇娘
展开

将军家的小娇娘 拔刀一笑 著

已完结 公众 VIP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177.94万字

前世李玉娇没脑子又瞎了眼,放着家里的男人不要,被个油嘴滑舌的货郎骗着私奔。后来男人成了战功赫赫的大将军,她却毁容沦为青.楼倒夜香的老妈子,死在仇人脚下。重活一世,李玉娇再也不要猪油蒙心,坏她姻缘的的婊堂妹、夺她田产的恶继婶、还有毁她清白的渣东西,这些她一个都不会放过!最重要的还是那个男人,必须要抓住他的身和心。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拔刀一笑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304.42万

  • 创作天数

    783

其他作品

  • 穿成将军的私奔前妻

    景喜因为骂了作者而穿成那本天雷滚滚古言小说里配角的前妻。 书中那后来名震天下、威风凛凛的天下兵马大将军是她丈夫。 富甲天下的是她大儿子,高居首辅的是他二儿子,母仪天下的是她小女儿。 而她自己……抛夫弃子、私奔被甩之后又倒贴原书男主、坑害女主,最后全身长疮溃烂而死。 这,都是她在文中的设定。 穿书后,她决定洗白,全身心由内而外的洗白白。 洗着洗着孩他爹进来了:“阿喜,你还没洗好吗?长夜漫漫,为夫等你好久了。”

    加入书架
  • 农女又又又在追汉子

    新文已发《穿成将军的私奔前妻》“哥哥,哥哥,那个丑丫头又来偷看你了。”真不要脸!   “路过吧。”   “哥哥,哥哥,那个丑丫头居然把你的画贴在床头!”真不要皮!   “嗯,画的不错。”   “哥哥,哥哥,我真是受不了,她居然背地里叫你相公,她怎么可以这样?”恶心死了!   某女:作为老婆粉,私底下叫爱豆老公有什么不对的吗?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童扬的公举心

    7,824 迷妹值

  • 2

    傲雪寒梅V

    7,585 迷妹值

  • 3

    书友008680

    7,495 迷妹值

  • 4

    小阅书友801015109420

    7,395
  • 5

    书友000763

    7,321
  • 6

    趴累了

    7,225
  • 7

    小阅书友15319669805460166

    7,220
  • 8

    小阅书友14898481120200669

    7,000
  • 9

    gulancao1

    6,900
  • 10

    小阅书友15046994674542166

    6,880

同类推荐

  • 腹黑嫡女

    皇邪儿

    前世,她是侯府嫡女,却被夫君与庶妹所害。她死前立下血誓:若转世投胎,定要咄咄逼人,步步为营!天随人愿,她重回14岁,她也是被逼无奈,才会将狠辣的庶妹先毁容再活埋,才会将恶毒的姨娘扒光了浸猪笼!不过,她只是为了自保,怎么就惹上了全天下最风华绝代的某位爷呢!

  •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依蝶飘

    新文《穿越之娇宠王妃令》已发,欢迎围观哦!夏浅珺身为侯府嫡女,却被捧杀认贼为亲,一朝被害,葬身火海,同为姐妹,相煎何太急。再世为人,欠她的一一讨回,治恶毒姨娘、踢渣男、嫁良人。良人家后宅不平静,却挡不住世子爷夫君太宠妻,夏浅珺活的不要不要太甜蜜哦~~~~

  • 逆天妖妃撩君心

    小海浪

    “好难受,我好像中暑了。”“你不是中暑了,你是中毒了。”“额?那你有解药吗?”“有,我就是你的解药。”“滚,让我毒发身亡吧。”他是神之骄子,她是妖魔之后,他威震八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对她情有独钟,百般呵护。她千姿百态,回眸一笑,魅倒众生,却对他不屑一顾,看她如何虐人无数,看他如何宠妻无度......

  • 臣本红妆:相国大人,有喜了!

    蛋小花

    (新文【长姐有甜泉:妖孽,聘你来种田!】求收求点击求评论))苏夙贵为龙岩国第一少年丞相,奉承的了阴晴不定的少年帝,献媚的了貌美年轻太后,明面上是才高八斗的文雅才子,实则是……小小女子一枚。某日醉酒相爷爬上宫墙,见一美人,诵诗一首:“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未料,长剑架上了脖子,苏夙再诵诗一首:“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老子是男人!”

  • 许我一生还你一世

    秋夜雨寒

    【出版精品频道】这个故事是属于锦默和小叶的。很老套的故事。他娶她,是为了父债女还,她嫁他,是天意注定;他恨她,以为是一生,她爱他,相信是一世。有谁猜得透天意,明明知道,却仍然深陷,悲或者喜,不过是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