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金徒
展开

金徒 垂文 著

连载中 签约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9.2万字

  九千世界中有一个绝世天才,世人均知那人惊采绝艳,清逸无边,那个人,是她的师尊。   天才陨落,道魔休战,她孤身去寻师尊遗踪,却不幸身亡。   当大世界顶级门派九天玄清宗的弟子重生到三千小世界中一界的小小国公府里,人生一朝变幻。   师尊之下,均为蝼蚁,既然不忘前尘,便要踏上仙途,既然以心向他,不愿成为他人脚下之石,就只能逆流直上,踏遍九天!   片段:   许多许多年后,当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俞南烟闭关出来后,终于决定坦白交代:   “对不起,我从见到你那天起……就,就喜欢你了!”   男人头也没抬,忙着拉过她开垦耕耘,懒洋洋的说:“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   俞南烟咬到舌头:“你……你知道?”   男人专注的啃咬着她,心不在焉地说:“你喝了酒之后很乖,而且有问必答。”   不等俞南烟下一句话说出来,他开始挥师北上,一举攻坚。这下俞南烟所有的疑问都变成了他喜闻乐见的少儿不宜的咿咿呀呀……   PS:   1,本文子终于决定写仙侠啦,本文是剧情流+升级流的大长篇,略微慢热,尽量多放糖,请大家放心食用。   2,如果大家愿意看下去,请不要太冷漠,多少回应一下文子,能打字的能多给我点评论就多给点吧~   3,所有玄而又玄的东西都绝壁不科学,所以请不要太较真。   4,希望对本文有啥意见或者建议的童鞋可以平和讨论,不要炸毛。   5,祝大家看文愉快~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垂文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122.59万

  • 创作天数

    344

其他作品

  • 重生娱乐圈之天凰巨星

      踏入演艺圈,她奋斗多年,仍是三线小咖。   引她入行的导演,为利嫁祸栽赃。   付出真心的影帝,拿她当做笑话。   从小照顾的姐妹,用她踏上星途。   这些年,她被人欺骗感情,被雪藏,被鄙夷,被众人唾骂,明星的光环她从未戴上,明星的痛苦她尝了又尝,犹如洗不掉的污渍,即使到死前那一刻,媒体报导的还是她的心机深沉和不堪过往。   识人不清,一败涂地,初恋情人分手后再相遇,那人已经是荧屏前的天之骄子,看着她的目光冰冷漠然,只剩一句:“你是哪位?”   最后的最后,来她的葬礼上探望之人也唯有这个装作忘了她的他。   重生一世,她从头来过,从参加选秀到进入剧组,从偶像演员到实力派,靠得是自己,走的是正途,她从第一次捧下某华语影坛重量级影后头衔之后,就一路让人仰望,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作为一个明星,一个影后,她已堪之完美。   一张搂肩旧照,一次深夜密会。   影视圈巨头,某天皇巨星被曝与她有旧。   娱乐圈炸锅,影迷亢奋,狗仔纷纷奔走,唯有那人在背后对照轻笑。   在她走后他抑郁难平,一次意外后再睁开眼,她竟好好活在眼前。   既然如此,他不会再放过老天赠与的机会。   敢欺负她的人,他冷笑解决,上一世的恩怨,他也偏要插手!腹黑巨星恩怨分明,报仇同时也要趁机谈恋爱——骗她联手参加旅行真人秀,再携手借恋爱真人秀旧情复燃……她是他的蜜糖,诱拐不易,且行且珍惜,她之于他,永远珍视,再不放手,永不言弃。   且看三线女星如何反转人生,成为一代,天凰巨星。   

    加入书架
  • 恐怖游戏之赖上男神

      本文一对一,异世穿越,男强女强,宠溺无下限。   这是一个平凡小女子被系统选中进入游戏世界,踏上漫漫追夫之路的故事。   带着萌宠升级赚钱,积攒生存点,破解谜案,推倒丧尸,勇闯迷宫,顺便拯救男神。   密闭空间的杀人案?充斥妖兽的森林迷宫?丧尸遍地的城市?一个又一个恐怖游戏等待她去通关,在每一个游戏里都不能放弃挑逗男神的计划!为了生存赖定男神,谁料到……唉?男神,你为什么黑化了?你再考虑一下我们是好人啊!   某女想要遁了:男神你说黑化就黑化,精神病一犯就想关我小黑屋几个意思?   某男神(精病)顶着一张盛世美颜,勾人摄魄的眼神轻易安抚她的情绪。   “小宝贝,我宠你爱你,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你……”   他心疼地托起她的脸,抚上她的嘴唇,指腹轻轻摩挲她的脸颊,然后,一身红色长袍滑落至腰……   总之这就是一平凡女被某个身受重伤的魔君相中,被勾搭,被圈养,被引诱,被宠爱顺便无限刷副本的甜文。   本文男主单宠女主,宠出了骄矜宠出了气势,后期全程放糖单身狗自备狗粮……   片段:   【恐怖游戏:神魔界】   “听说魔神长相丑陋,驼背罗圈腿,两颗铜铃般的大眼睛能发出激光,看谁谁怀孕……不是,看谁谁死,他暴躁易怒,声若洪钟,卑鄙无耻,抠门猥琐。唉……男神我不是说你你脸那么黑干什么?你别走啊男神?”   若干年后,她尝到了报应的滋味。   “听说魔神的宠妃长相恐怖,又矮又胖,一双缝一样的小眼睛平常人根本找不到,她嫉妒成性,歇斯底里,而且是个花痴。唉……美女我不是说你你泼我水干什么?美女你走这么快去哪儿啊?”   魔神皇宫中,紫宸殿内宁静深广,男子高卧软塌,容颜绝世,淡淡道:“消息都放出去了么?”   “已经传遍四界。”   男子斜睨了左将军一眼,心内稍宽,“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跟本尊抢人了。”   “你大爷的!”女人从殿外冲进来:“今天你必须跟我说清楚,外面流传的关于我的假消息是不是你放的!”   男子的长发水一般流淌满榻,他探手搂过女子纤细的腰身,仰起脸讨好的冲她笑:“是啊,可那都因为我爱你嘛,先别说这个,我们有好多天没有共浴了。”   “放开……放开唉唉先把事情说清楚……别扯我衣服!”   左将军嘤嘤低下头:秀恩爱违规呀!

    加入书架
  • 御前宫女

      她始终记得他的样子,即便在最辛苦的时候,能安慰到她的始终是最初遇见他时的情形。   她被分去伺候她时也不过八岁,可依然一眼就被这个小小的少年吸引了全部的目光——那样美好,无法忘却,所以竭尽全力,不畏惧一切。   ————————————————————————————————————————   作为尊贵的皇子,他受制重重,所到之处无不腥风血雨。   没人帮过他。   他几乎要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可到头来,一直陪着他的,不过是她这个从小陪伴在左右的小宫女罢了。榴芯——“您是我的主子,奴才都是忠于主子的。”   郁霏——“可笑的是,我以为整个世界都抛弃我的时候,唯一陪在我身边的人,竟然是一个奴才!既然如此,我便让这天下都看看,到底是天下错了,还是她错了。”   蒋柔——“我何尝不想做一个温柔的女子呢?是你逼着我,是你们,是这天下将我弄成现在这般样子。我以为我能永远记住的人,现在变成脑海中一道浅浅的影子,这难道不是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么?”   莫若海——“做人就如同下棋,黑白起落,此消彼长,小小天地演绎乾坤,坐看世态炎凉。只有正气的君子,才能傲立于此方的世界。至于我,我只是一个小人罢了。”   沈枫——“我一生都活在这个金玉雕就的笼子里,现在我终于有能力打开这个笼子,却没有了勇气走出来。”   钟雅——“你能陪我到老么?酒客总把江湖的传闻当真,而我呢,我就是你的酒客。”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皇后也修仙

    南月

    某女出生时,有神棍曾说:此女将来贵不可言,必为天下之主,相爷大人冷笑:男女都分不清,还敢妄称高人!从此某女摇身一变成为相府万千宠爱的少爷!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却在姐姐接到一纸入宫的诏书潸然泪下时,毅然褪下男装替姐姐进入宫门,只留下句,“我是恶少我怕谁?”

  • 废柴萌徒:请叫我神君大人

    小疯婆子

    五岁时,兮儿勤勤恳恳打杂卖力。被欺负,她忍,再欺负,她还忍,还有完没完啦!小娃娃怒了,“我是有娘亲的!我是有背景的!我是不好欺负的!”遭受排挤,她被迫躲避进入十万里蛮荒,终日与山间野兽为伴。数年后,她带着一身浩荡法力从天而降,星眸闪烁,眼神冰冷,凝视眼前唯唯诺诺的修者,冷哼一声,心中道,倒是实力才是王道!昔日遥不可及的人们,如今如同蝼蚁一样渺小不堪一击。身上精纯的法力猛然间一荡,轰然间荡碎了眼前的

  • 上仙,你家萌徒又闯祸了

    姬茹灵兮

    作为一个有着强大背景的人,灵兮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背景有多强大?说出来你都怕!每次闯完祸就走,因为有帮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被助人:你为何插我?灵兮:那个我是想帮你插坏人来着,谁知我控制不住我的剑.......被助人卒。直到拜了这个世界上最帅的师父,传说中很禁欲,很正经,喜欢男人,是一个孩子的他爹的师父。还好有个现成的娃当儿子,乖巧懂事惹人爱,这日子也挺美的。终于,某上仙终于憋不住。“萌徒,我们来

  • 半步多客栈

    苏色暖

    一个故事了一段尘缘,她是半步多客栈神秘的老板娘,世人皆知她无情无爱,唯一的兴趣便是种一棵永不开花的石头。万年前,她是天地间唯一的天魔,而他是天界少帝,她唯一的心愿便是能够嫁给他成为天妃。她从不知,她的爱会让他一族万劫不复,她也从不知,数万年相伴两人最终却是落了个永世不得相见的结局!【进门鬼,出门人,一入半步,人鬼殊途!】

  • 唯爱修仙路

    夏染雪

    奶奶说,我出生的那天白雪满天,却没有双腿,所有人都说要丢了,只有奶奶舍不得,她说我是冰雪送来的孩子,丢了,会遭天谴。我以为这一辈子,我都会陪着我的轮椅生活,从生,到死,再是为尘为土。奶奶送给我一颗石头,说那叫女娲石,说是奶奶的奶奶传给她的,她说,他们家的祖先是修仙者,至于成没有成仙,奶奶说,而我,却是不信的。直到后来,我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或许这就是奶奶所说的那个世界,只是,他们不说我是残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