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影后逆袭,隐婚老公太心急
展开

影后逆袭,隐婚老公太心急 绯蓝人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娱乐明星

60.85万字

【宠文,1V1】谁说胖子闯不进娱乐圈,言初夏用实力证明了不想做演员的编剧不是好歌手。她不仅要做演员,要做歌手,还要活到顶点。一脚踏渣渣,一手撕莲花。 ********** 本是她设的局,他却反将她一军。 看着她两颊酡红,呼吸紊乱。勾起嘴唇,步步紧逼。 “季太太,你是不是很热?” “季太太,你是不是很需要我?” “季太太,算你赚了,今晚我搞活动,买一次送六次。” 言初夏一把抱起身边的小肉团,怒目圆睁。 “你再过来我就……” “咦……”男人一把夺过,“你若觉得价格不合理,我买你你送一也不是不可以。”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绯蓝人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110.17万

  • 创作天数

    332

其他作品

  • 腹黑首席,晚上见

    五年前,她带着他的一句不适合,远走异国。五年后,他一出现就将她抵在墙角,擒住她的下巴,“你还知道回来?”。他是足以撼动全球经济的大腕,她是拥有神秘身份的当家律师。他步步紧逼,“你知道吗?在乎就是你感觉那个人一秒逃离你的眼里,就会喘不过气。”她一点点逃离,他不费吹灰之力地钳制,“逃得了公司逃不了床。”

    加入书架
  • 专属宠溺,豪门追妻计

    【豪门暖宠系列】作为让人闻风丧胆的Conception 的掌舵人,慕铎说过自己想要的东西不介意慢慢夺,比如说Conception的所有主动权以及慕青言。步步为营,为她建造一个安全的权势城堡,回头时,那人却在不住地逃。两道狭长的眼睛微闭,轻勾嘴唇,“嚣张。” 对于这么一个七岁时期才获得的伪小叔,在她的身体上攻城略地,在她的爱情里指手画脚,在她的梦想道路上插满荆棘,慕青言一把鼻涕一把泪,表示很!委!屈! 当慕青言第10086次被慕铎捉上【chuang】的时候,身上展示的是自己设计的内【yi】。看着慕铎两只眼睛越来越诡异,表情上是说:慕总,你喜欢是吗?喜欢我们就把合同签了吧!内心是:慕铎,我靠你大爷,你下不下去?!你下不下去?! 男人大掌一挥,随即俯身而下,在慕青言的耳边喷洒着呼吸,声音低沉宠溺,“于我而言,在一起,不如融为一体。”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首席的独宠新娘

    韩降雪

    父亲只为一笔生意将她推入地狱,绝望之际他救她于水火。他是邪魅冷情的豪门总裁,传闻他面冷心冷却独独对她宠爱有佳,可一切却在他为了保护另一个女人而将她推向枪口时灰飞烟灭,她选择带着秘密毅然离开。三年后,他指着某个萌到爆的小姑娘对她说,“带着女儿跟我回家!”小姑娘傲娇了,“妈咪,我们不理他!”

  • 重生首长的小媳妇

    江山一顾

    盛宁被猛的扑倒,某男人笑容邪侫,“军长可压不可辱,要不我让你在上?”夜夜被压,小媳妇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前世,盛宁懵懂无知,是从小背负不堪名声的‘坏女人’。被好友陷害,被男人辜负,最后孤苦无依,凄惨而死。当她重生回1983年,她一定擦亮眼睛看人,认认真真做事。这一世,她再也不让妹妹因她而死,这一世她要成为文工团最骄傲的那朵玫瑰。一个优秀的女兵,孝顺的女儿,合格的姐姐。且看她如何破釜沉舟,救妹妹于水

  •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

    夏染雪

    新文《暖妻入怀:禁欲老公,放肆宠》已发~继妹刚死三个月,她执意要嫁给准妹夫。全世界都认定楚氏掌门人楚律的新婚妻子害死自己的继妹,爬上了准妹夫的床。她的亲生母亲残忍的说: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恶毒的女儿。她的新婚丈夫在婚礼:我不会吻你,你让我恶心。闪光灯一片记下她所有尴尬局面。洞房夜他羞辱她,夏若心,你不就是为了爬上我的床?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后来,她真的生不如死,他为了自己生意,将他送到另一个男人的面

  • 丑女变身:无心首席心尖宠

    小丑随心

    他是艳冠全城的慕家二少,C市名媛趋之若鹜的对象。她是温家的养女,传言她肥胖如牛,长的比男人还壮。所有人都说她配不上他,可是他还是娶了她。温来宝失手杀人被判三年,所有人都说她这辈子完了。然而,三年后她一甩坠肉,华丽回归,以艳压群芳的姿态出现在众人视线,并嫁给了C市人人畏惧的男人,谁料竟是个宠妻狂魔!

  • 亿万老公太危险

    芊霓裳

    (新文首发---囚爱成瘾,抢来的新娘)男友和妹妹在一起,她伤心买醉,酒吧里撞到了权倾一方的陆少铭。婚后,她作为新一代娱乐天后获得无数美男心,他漫不经心伸手掐灭她一朵朵桃花。宁卿怒,“陆少铭,我们说好井水不犯河水的呢?”陆少熄灯,低醇呢喃,“宝贝乖,我们早点完成生子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