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世子是暴君:小妾要休夫
展开

世子是暴君:小妾要休夫 西城玦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16.72万字

大禹朝最尊贵的嫡公主康乐,意外与一个小商户之女何彩衣互换了身体,然后被迫嫁给本朝最有名的纨绔一号文昌侯世子姬长铭为妾,偏生这位世子爷不但患有严重的恐女症,还严重精分。 白天,他看到何彩衣就像见了毒蛇,有多远躲多远,夜黑风高时,却又悄悄潜入何彩衣房中,强迫她与他抵死缠绵。 芯子里装着康乐宫主魂魄的何彩衣哀嚎:这日子没法儿过啦! 好在康乐曾涉猎各种医术古籍,总算找到了治愈世子爷精分的方法,二合一之后的世子却成了她的忠犬,年糕似地腻着她不放,还理直气壮道:“万一离开你,本世子又犯病了可没人能治。” 好吧,她忍,忍,忍,终于忍无可忍,一脚踹过去,世子爷小心扶着她腰道:“别用太大力气,当心踹掉了咱们的孩儿!”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西城玦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88.63万

  • 创作天数

    820

其他作品

  • 骠骑将军追妻记

    骠骑大将军秦飞扬是归一王朝十大美男之首,年方二十四岁,未婚,身边没有半个侍妾通房,他这样的钻石级王老五无疑是本朝所有春闺少女的梦中夫婿。 奈何秦大将军一次醉酒后,竟然一失足成千古憾,被胖乎乎的夏家千金夏宝宝吃干抹净,当然,是相互的,他也把人家一个未婚女子的贞操破了。 从此后他心里就开始惦记起人家,但是人家对他的评价只有四个字——衣、冠、禽、兽! 秦飞扬不甘于被冠上这样的恶名,本着敢作敢当负责到底的态度,开始了漫漫追妻之路。

    加入书架
  • 总裁一婚误终身

    这年头,租个男友女友回家过节,太平常不过了。所以,叶悠扬觉得,为了能从奶奶手里拿到那二十万美金的支票,办个假结婚什么的也不能算过分!于是,她拿出全部积蓄三千块,在网吧租下了个失忆男权充新郎办了场婚礼。 原本以为,婚礼后银货两讫,从此大路通天各走一方,老死不相往来,这件事就算翻篇儿了。 熟料,半年后,她去某公司实习时,却意外地邂逅了失踪的新郎,而且他还摇身一变,成了她的顶头大BOSS。 好吧,既然你能失忆,姐也能。从此后她见了大BOSS就躲,面对面也假装不认识,可是为毛BOSS总不肯放过她捏? 老天,这是要亡我的节奏咩?

    加入书架
  • 重生之少将别惹我

    邢军生十岁那年,第一次舔了乔炎炎的嘴唇,结果是挨了响亮的一记耳光。 老天,他真的真的不是想耍流氓,而是为了给她……止痛。要怪只能怪言情剧误人哪! 当将军和娶乔炎炎当老婆,是邢军生少年时全部的梦想。所以,当他披荆斩棘,成功地晋升了少将头衔时,生活的重心就都围绕着把乔炎炎弄到手这一点了 。 当乔炎炎泪眼婆娑看着她心上的男人挽着别的女人步入婚坛时,身为少将的邢军生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轻拍着她的香肩,任由她鼻涕眼泪打湿他的白衬衫,然后风轻云淡地说: “那男人比哥差远了,哥就勉为其难,借你嫁一回呗!”

    加入书架
  • 亿万老公来敲门

    【绝对宠文,坑品优良,放心跳】 六年前失恋又湿身,与陌生邻居明晚钟一夜荒唐迷乱之后,薛晴远走他乡。六年后带着天才小包子蓝宝儿重返龙城,老板的朋友、孩子的干爸、外加一枚小包子她爸纷纷朝她射来丘比特之箭,左躲右闪实在麻烦,索性把小包子推出去—— “蓝宝儿,你看上哪个妈咪就替你收了他!” 影帝明晚钟做可怜状:“蓝宝儿,当年你妈咪对我始乱终弃,你要帮爸爸主持公道!” 蓝宝儿一本正经:“妈咪,你有做过这种事?” 水清清用力摇头:“绝没有,明董他患脸盲症,认错人了!” 蓝宝儿:“所以……验血报告有误?”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身而退?”“你想怎么样?”她满是警惕。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