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少年锦时
展开

少年锦时 目木木 著

连载中 公众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1.02万字

有人说年少就像一张白纸
纤尘不染的白纸
渐渐被涂抹上浓墨重彩
可是有的人在白纸的时候
已经有了内容

有人说年少像是一片土地
在上面栽种什么
就可以开出什么样的花
可是贫瘠的地质如何垦荒
都将一片荒芜

年少与成长
繁华与平凡
像是在某个特定的地点
在某个特定的时空
被拉扯错了位

少年锦时
锦时少年
请记住那些年你我都曾少年

而谁是你笔尖下朝思暮想的少年,在弃城的荒途中辗转成歌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目木木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8.63万

  • 创作天数

    35

其他作品

  • 青春是一座空城

    宋宜是一个很内向的人。她喜欢夕公又从来不会说。夕公又同样如此,但是他会对宋宜很好。那个时候宋宜十七岁,她跟夕公又说,我的梦想就是在故乡建一座偌大的城堡,住着我每天都希望看见的人。夕公又不知道宋宜指的“每天都希望看见的人”是谁,然后跟宋宜说小时候把心愿都说给树洞听的故事。宋宜十八岁,她这样问夕公又,“我在你心里有多重?”夕公又傻笑说“我在别人心里有多重,别人在我心里就有多重。”宋宜说那你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重吗?她看见夕公又脸上像是写着一个问号,于是她眨眨眼睛神神秘秘地说出了答案:三百三十克。然后一颗心扑通扑通小鹿乱撞跑回座位上。宋宜估计了一下,那颗砰砰直跳的心脏大约三百三十克。(南城所有繁盛的香樟被逐渐西沉的日光拉扯出几倍长的阴影,阴影里有从未道过的告白。)

    加入书架
  • 翩翩少年和他的梦

    短篇合集,包括了十四岁到十八岁所有写过的短篇文字。我一直保留着那些泛黄潦草的原稿,褶皱而陈旧的本子跟随了我数不清的时日。一千多天如此漫长的日子,而今的我难以想象当时是如何守在四面铁窗一手写下诸多象牙塔里的故事。那样空洞矫情却又有过真真切切感受的文字,如今看起来竟感到羞怯惭愧。 那些执念,那些旧时光如同白驹过隙一晃就过去了。 也听人说过,人们常常对过去发生的种种矫情感到惭愧而羞于提及,不过是因为后来的我们都长大了。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最强女王:早安,修罗殿下

    墨落枫

    她是赫赫有名的天才,任务途中救下了一只来历不明的“小狼狗”。他没有记忆,霸道冷酷又残暴无情,却专粘她一个人。再次被咚,夜飘零怒了:“你到底想干嘛?”某男面无表情地扣住她双手,眼神无辜又理直气壮:“报恩。”【男主神秘忠犬,苏苏苏!】

  • 贵族校草独家小甜心

    皇家绝儿

    “初吻都送给你了,这够有诚意了吧?”某恶魔坏坏地笑着说。可恶!明明是她被吃豆腐,却一副她捡大便宜的样子!还得寸进尺!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冷峻神秘的校草大人,在她面前却是一只腹黑大灰狼!只不过,这三校校草争着宠她!某迷糊小丫头也呆呆地表示她搞不懂状况啊!

  • 豪门崛起:重生国民男神

    醉十步

    【女扮男装,校园爽文,独宠,双洁。】前世苏离是公认的国民男神,豪门贵公子,商业传奇,正直巅峰,亲手打造的商业帝国却被渣父恶妹陷害横夺,一朝跌落神坛,惨死街头;这一世她擦亮眼睛,虐渣打脸恶毒小白花,势要夺回荣耀,重返巅峰;他是神秘高冷、狠辣无情的商界帝王,是她前世最大的对手。腐女眼中,他们“相爱相杀”,是神坛最强cp;终于,这一世风靡世界的两大男神双双出柜了!!!圈内喜大普奔,圈外男默女泪,话题不断

  • 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

    风子_

    (新文已发!《异能重生:腹黑帝少,别撩》)重生前她受尽排挤,名声尽毀,保送名额被夺,亲生母亲因自己而死,自己更是受尽凌辱被迫害而亡。意外重生,她成为时家千金时予初。继母毒姐机关算尽,毁她声名,欲顶替她正牌千金身份,夺她继承权;校园重遇心机绿茶,过去再现。那好,新仇旧帐一起算,她发誓定让残害她的人血债血偿。曾经不起眼的时家千金锋芒渐起,校园做学霸女神,校外她是神秘的金融女王,更是国际首席音乐大师关门

  • 顾学长,听说你喜欢我

    炒熟的番茄

    你的生命里有没有遇见过这样一个人?他的父母与你的父母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发生了车祸,然后又在同一家医院抢救,上天眷顾了他而与你擦肩而过,从此你再无依靠。多年后的再见,他是天上的星辰,而你是地上的尘埃,活着也只是活着。大学的时光里,你与他的每次再见,只为盘算日后的不见。而他,跨越了层层防线,在三年的旁观后,主动靠近你,步步为营,用他仅有的温柔护着你,你还能无动于衷吗?“顾学长,如果可以,你就当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