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娘当家:猎户的娇宠
展开

药娘当家:猎户的娇宠 秋风不语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145.95万字

新文《神医农妃:病夫独宠小丑媳》已开。穿越有失水准,成了后妈不说,婆家还穷到家了。 没事斗斗挑事儿的家公家婆,无礼的小叔小姑,多管闲事的远亲近邻, 空了陪陪孝顺懂事的小包子,钻研一下美事,研究一下药理,  这日子过得也是逍遥自在。 只是这男人有事没事就爱大白天拉她上榻…… “喂,注意影响,还没天黑呢,”沈如玉拨开搭在他腰间的手,一脸嗔怪。 “谁让你撩为夫的?”男人一张俊脸满是委屈。 “我没……” “算为夫撩你,”男人二话不说吻上去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秋风不语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298.24万

  • 创作天数

    738

其他作品

  • 庶女嫡媳

    穿成八岁小奶娃?!天呐!她要怎么生活呀!不受宠的庶女?!没关系!她一定要坚强!遇见个臭小子?!丫的!仗着自己身份高!就想欺负她?!门都没有!长大要嫁人?!谁说庶女没有好婆家!她自己挑选,找个如意好郎君!什么?嫁给他?她才不要!她可没忘了小时候是谁欺负她!

    加入书架
  • 重生之填房

    因着父亲与孟家的之间的承诺,许若水嫁给了临城的天之骄子孟天启,可谁知半年之后身染恶疾,被迫移至孟府后院养病,怎料在一个夜里地香消玉陨,撒手人寰。丈夫和表姐之间暧昧不清,婆婆对她的死漠不关心,可得老天的垂怜,让她有重生的机会。 重生之后,许若水却面对更多:晚秋无缘无故的死去;丫鬟不着痕迹的流产;丈夫孟天博的真假痴傻;身份神秘的姨娘,等等等等。 她能否在黑如深潭中的孟府中周全自己?是否能够寻得一份真感情?

    加入书架
  • 神医农妃:病夫独宠小丑媳

    她堂堂神秘组织的圣手名医居然穿越成了爷奶不亲姑伯不爱的胖丫头? 要认命?没门! 她庄沐澜开空间,炼神药,发家致富,小事一桩,变美丽成美女不在话下,虐渣惩恶更是乐趣多多。众人忍无可忍,求神拜佛找人娶她。 病男人一纸婚书签了她。 “病成这样,你行吗?”庄沐澜扬眉挑衅。 新婚之夜,男人精神抖擞,“胖澜澜觉得为夫还行吗?” “精干巴瘦,没看头,”庄沐澜扶腰下地,拒不承认。 “那为夫只好再来一次”男人二话不说将人拐了上来……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身而退?”“你想怎么样?”她满是警惕。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