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是刚好喜欢你
展开

只是刚好喜欢你 路。律夜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18.52万字

程安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生命中能出现这样一个人——清越卓然,一身风华。初次见面,脑中就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大抵就是用来形容这般人物了。 【片段】他俯身凑近她,动作近乎虔诚地吻了吻她的耳朵,嗓音低迷地喊着她的名字,说:“我很喜欢你。”她怔愣半响,颤抖着声音问:“……为什么?”他轻笑一声,微微偏了脑袋,认真思索,然后告诉她:“大概是……一眼难忘,从此钟情。”【新坑——每一次心动,都是从看见你开始。治愈系暖文,全程温馨无虐,欢迎入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路。律夜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65.6万

  • 创作天数

    651

其他作品

  • 我愿春风款款来

    顾若光第一次遇见祁言,他正在女生宿舍楼下遛一只品种纯正,血统高贵的泰迪犬;第二次见面,他自告奋勇来她们院当人体模特,一本正经的评论她的画:“腹肌画得不错。”第三次见面,他揽着她的腰装懵懂,问她:“占便宜是不是这个意思?”第四五次见面,他直接在本子上‘唰唰’写下一句话向她告白,吓得她落荒而逃,等到第N见面,他绾着她的发,眼神明亮而柔和,他问:“长得帅,成绩好,会做家务,会绑头发,会哄人开心,这样优秀的男人,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新坑——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无非云随着风,星随着月,而我随着你。此文大甜+微虐,温情献上,欢迎入坑!】

    加入书架
  • 左边的旧时光

    一段右手情缘,却在牵起手的那一刻,早已注定了分离的局面。重回青春年华的那座城,是因为释怀不了过去,还是为了重看一眼十七岁的爱恋?重新遇见他,那双淡漠却明净的眼将回忆一幕幕勾起。你为什么总是用右手牵我?你但笑不语,现在我明白了,你只是不愿将你左边的心交付于我……或许这世间有种魔力能将时光冲回之前,但她已经无力去寻找,因为她一直在等……等那个愿意用左手执爱将她带回时光之前的人。

    加入书架
  • 从今若许长相守

    “喜欢上我你会很麻烦。”郁芊蔚一本正经的跟他说。兰若抬抬眼,低笑,“哪里麻烦?”闻声,郁姑娘很认真端正的一根一根手指掰着算,“我身子虚,体质差,抵抗力太低,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生病,特别是换季的时候,七天一次感冒,半个月一次发烧……”说到后来,她的声音渐渐低缓,却还是执拗的对他道:“总的来说,跟我在一起,你会很麻烦。”兰若却笑了,抬手抚上她柔软细腻的发丝,抵着她的额头,温热的呼吸轻拂她面,带着春风绵绵的温暖,他说:“不,这些都不是麻烦。”麻烦的是,你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上了我。【1V1,暖文微虐,致暖暖的你】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极品宝贝无敌妻

    紫雪凝烟

    七年前,她极力走的云淡风轻,七年后再次相遇,她的身边却多了三个极品宝贝。回过神的某男人,顾不得身边的美女,气冲冲的跟了上去,好啊你个香橙,看来,新帐旧账需要一起算算了……

  • 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

    风子_

    (新文已发:《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寒清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与S国总统继承人结缘。她平静的生活渐渐卷入一场关于权贵利益的腥风血雨中……情景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喘着粗气问她,充满鲜血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染红了裙角。//情景二:某天,寒清清望着雨幕中走来的高大清俊地年轻男子,那双琥珀色瞳孔盯着她,眸光沉沉。她耳边除了哗哗的雨声,还有他低沉地嗓音:“雨大了,不如跟我走?”//

  • 守着流年里的你

    烨兰七

    【签约出版】七年前,她沉寂冷漠,他阳光灿烂,他们是同桌,无话不谈;七年后,她眉眼弯弯,笑靥温暖,他清冷孤寂,沉默无言;他们不期重逢,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漠而言,“聂小姐,好久不见。”——谁在青葱的岁月里默默守候,谁在流逝的光阴中心如死灰,谁在记忆里拥着时光无声等待,谁在熹微的光晕中踏着青荇款款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