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让心灵触摸幸福的知觉
展开

让心灵触摸幸福的知觉 谭儒 著

连载中 公众 短篇生活随笔

1872

2011年5月24日清晨,笔者在东海岸一座因富裕而闻名的城市边沿一块荒地上遇了一位流浪者的尸体,他衣衫褴褛,四肢残缺,骨瘦如柴。他站立着,微笑着仰望天空,表情没有一点恐惧,却展演了他心灵的幸福。笔者异常惊讶,静静地聆听,却听见了他与天空的对白。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谭儒

  • 作品总数

    27

  • 累计字数

    3.77万

  • 创作天数

    31

其他作品

  • 金色的唇齿之爱

    恰如人的唇与齿,离得太近,时不时会打起架来,相互伤害。牙齿常会咬破自己的嘴唇,但决不可能咬破自己的脊背,因为,嘴唇紧紧地包裹着牙齿,离牙齿太近,而脊背和牙齿不搭界,牙齿怎么会伤害到脊背呢?可以说,婚姻中的伤害大多是因为太近的原因,否则,你有什么必要去伤害这些不搭界的、离你太遥远的东西呢?

    加入书架
  • 麦田守卫者

     达因苏的夏天总是来得很晚,跟在马蹄后面的风像梦一样掠过了草原,草原才渐渐变成了黄色,和草原一起变黄的还有八千亩的小麦。一望无际的麦穗垂下头的时候,许兵的暑假来临了。   1976年的夏天,暑假中的许兵已经快到十二岁了,守护麦田成了许兵的暑假实践。   看见偷麦人四处逃窜狼狈不堪,许兵在马背上想起了刚刚看过的杜甫《房兵曹胡马》里的诗句“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颇为得意。  “马惊了!马惊了!”在偷麦者的惊恐声中,许兵连同马鞍一起滑下了马背,滑到了“土飞机”的肚皮下。   惊叫、唏嘘,偷麦者惊慌失措,他们眼睁睁地看着 “土飞机”在草原中狂奔、狂奔。。。。。。

    加入书架
  • 父亲,今夜我想起了你

    父亲,今夜,我梦见了你,我看见了一滴泪花闪动在你饱经沧桑、河流纵横的脸上,我的心一阵抽痛,我俯下身来,俯卧书桌上,泪水哗哗地流了出来,我知道,在清明前的细细霏霏小雨里,我已永远地失去了你,父亲,我想你。

    加入书架
  • 姐姐之舞

    姐姐的舞像波浪一样,跌宕起伏。   音乐时而舒缓时而奔腾,姐姐时而拂袖时而奔跑,姐姐舞动的身姿扩展了我和台下的观众的视界,我甚至想到了春天的鲜花烂漫。

    加入书架
  • 今夜,我想起了杜甫

    今夜,我伫立在东海岸线上,眺望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感到了一片苍茫和凄厉。天空小雨绵绵,如蜀都的阴雨一样的冰凉,淋湿了我身边这个都市的灯红酒绿,淋湿了那些对房产翘首仰望的寒士希望,淋湿了我对电子时代寄托的繁华梦想。恍然中,我看见王朝大酒店前那束射灯的光柱伸向夜空,伸向了浩瀚的雨幕,伸向一千年的杜甫时代……   突然,我想起了杜甫,想起了杜甫那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呐喊。

    加入书架
  • 礼乐的丈量——怀念孔子

    公元前479年农历2月11日清晨,日头幌动着,浅浅的光芒洒在了鲁国三桓城堡边沿的一座楼阁的檐角上,柔和而空无。檐角下的光阴里,73岁的孔仲尼扶着一根粗大的朱红的门柱慢慢地飘到了大地上,与世长辞。 2000年之后的一个黄昏,73岁的孔仲尼谢世那瞬间的无奈的悲怆遮掩了我的视野,我目光之极那飘逸的麻布长衫随风而飘,万顷波涛浮动了一个历史,历史的孤独在老人倒下的刹那间奔腾裂缺,穿透了我的孤独。我随风指引的方向望去,我看见了历史的悲怆,我看见了自己的悲怆。

    加入书架
  • 策马历险记

    我出生在塔额草原的夏天,天生就和骏马有缘。我出生五个月后的一天早晨,高大而威猛的父亲左手抱着我,右手握着马缰绳,一下子跨在了马背上。父亲两腿猛夹马肚子,骏马在母亲的惊叫声中狂奔向辽阔的草原,十分钟的时间,奔腾出我第一次在马背上的历史。

    加入书架
  • 在栅栏上飞翔

     我有一个心愿,飞如天使。  

    加入书架
  • 杭州啊杭州

    我住在杭州三桥四桥之间 位于江陵路的地铁口上 我的家虽不在杭州中心 却谬称中央花城

    加入书架
  • 吾之别克的愤怒

    猎人吾之别克跳下枣红马,扯紧了狗皮大衣,冷冽的寒风还是穿透了吾之别克的内衣,一股冰冷的杀气穿透了吾之别克的胸膛,刺进了吾之别克的心扉。

    加入书架
  • 美丽,是一束光芒

    美丽是一束泪光,   莹光潋滟,   划破了平静,   当天荒已消散,   倔强闪烁着泪光,   在生命的跌宕中发亮,   那浅浅的光芒,展演了悲伤的力量,   破解了男人的高大、强势、凶悍。   泪光如水般温柔,如云般清莹,   成就了“夜未央,庭燎之光”的诗篇。

    加入书架
  • 天山之鹰

      早春,青草的芳香弥漫了天山,悄悄地沿苍茫漂浮,我醒了。   乌云从天空退却,天穹湛蓝湛蓝。一只苍鹰从山脊后飞起,双翅舒展,背负晨曦,滑翔在蔚蓝的天穹里。   

    加入书架
  • 牛粪成烟

     清晨,一缕轻烟袅袅升起,在蔚蓝的天空上抒写了一个感叹号后,消失在浩瀚之中。   新的一天随着轻烟铺展开了,飘飞起浪漫、辽阔、悠然、奶香、悠扬的阿肯之歌。

    加入书架
  • 汪章恋——品牌推广变局

    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加入书架
  • 幸福的知觉

    他死了,在快乐中死去,尽管他只是通过对天空发泄而获得了短暂的快感,但是,他真正地感受到了幸福。在现实生活中真正能感受到幸福的人还有多少?这值得我们思考。

    加入书架
  • 达因苏的狂飙

    你来了,太阳的光芒转了几个弯,消失在茫茫的原野里了,整个塔额草原变成了一种色彩,所有的呻吟都淹没在了你的呼啸之中。一个哈萨克汉子从马背上跳下,试图挺直腰板向前移动,可他一步也没能挪动,狐狸皮的帽檐早已挂满了冰霜,哈气瞬间变成了白雾。哈萨克汉子不得不跪下,朝北方深深地磕了三个头,然后匍匐下来,在雪地上向地窝子爬行。

    加入书架
  • 杭州VS成都

    有时候,我会静静地独自一个人躲在黑夜里思考似水流年,从前的日子恍如云烟,仿佛一眨眼的功夫人就老了,就像做了一场梦;有时我还会突然会想到死,人死去后能留下什么?想来想去,人死后除了留名还会留下故乡,留下那些在故乡生活的颜色,红的、黄的、白的、紫的,甚至还是黑色的。故乡的生活本来就是多彩的,需要欣赏,需要珍惜,需要享受。

    加入书架
  • 微微的光芒

    微微的光芒从那扇窗口散出,照亮了傻逼世界。

    加入书架
  • 霞,你从天边来

      霞,你从天边来,光芒扑射在你的身上,溅起一片光明,在我的前方。   你的身边是历史的红墙,古色古香的拂想弥漫在那长长的走廊里,凝怡而庄重,恬淡而轻盈,你溅射的光明将红墙包围,向远方延展,直到走廊的尽头,与天空的交融,放亮了我的视界。  

    加入书架
  • 谭儒之梦

      梦呀!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视界?那是什么样的境界?   跳跃着、匍匐着,奔腾着、静止着,忧伤着、狂笑着,闪耀着、黯然着,牵引着、撕裂着、悦动着,悲吼着、温雅着,苦涩着、甜美着,无限着、萎缩着,辽阔吧!电掣吧!喧嚣吧!毁灭吧!……

    加入书架
  • 蝎子草, 秋天孤独的博弈者

    寒秋之上,你挺立在萧疏的西风里,挺拔成了孤独的风景。黯淡、枯燥、忧郁、不屈地挺拔,恰恰在秋日的光芒上,恰恰在大漠的视野里,恰恰在我的心尖,你挺拔着塑造着颤栗着,我终于明白,你是阿尔泰草原秋天永远的孤独的博弈者。

    加入书架
  • 二憨

    二憨头尖、脸圆、鼻塌、口吃,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条缝,身边总带着一只灰色的大公羊。  

    加入书架
  • 维港之夜

    暮色如水,流淌着夜幕下香港涓涓的风光,流淌着时代的繁华芬香,流淌着香江回归后的梦想。

    加入书架
  • 怀旧与记忆

    我是一个细胞中滋生着怀旧情结的人,感情丰富,常常回忆起那些被尘封的往事,那些东西承载着我生命中弥足珍贵的记忆,那些烙印着一个时代悲痛与欢乐痕迹的东西。

    加入书架
  • 塔尔巴哈台山的寒流

      清晨,暴风雪依然在天际间一路狂飙,西伯利亚寒流的怒吼震撼了整个塔尔巴哈台山脉,我矗立于塔尔巴哈台山脉之上,迎着暴风雪,双手紧紧地抓住了马鞍,任凭狂飙撕裂着我的肌肤。寒风刺骨、冰雪凛冽。突然间,我听见了我喉咙间滚动的呼唤——  

    加入书架
  • 达因苏的春天

    春天来了,阳光透过晨露折射出五彩缤纷的世界,如梦。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