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元气少女恋爱手册

元气少女恋爱手册 颜言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219.81万字

她偷拍恶魔校草洗澡被抓住,从此被他缠上,强吻!壁咚!甚至逼她同居,每天变着花样欺负她! “千羽,来亲一下。” “千羽,陪我一起睡吧!” “千羽,来帮我擦擦背。” 摔,千羽怒了:“我警告你,不要欺人太甚!” 恶魔邪气一笑,把她抵在洗手间角落:“想试试欺人更甚的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56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颜言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626.34万

  • 创作天数

    1018

其他作品

  • 校草是女生:捡个男神宠回家

    她是女扮男装的假校草,他是高冷腹黑的美少年,机缘巧合,两人住进一间公寓,并约定互不往来。不料他有梦游症,半夜竟潜入她房间! 醒后算账,对方却一脸无辜:“抱歉,又梦游了,还好大家都是男生,否则就糟了。”尼玛!虽然她帅得人神共愤,却是个如假包换的女生好么! 此后她小心提防,无奈他隔几天就梦游一次…… 她欲哭无泪,自己都顶着“校草”身份了,室友还三番五次这样对她,到底想干什么?

    加入书架
  • 家有校草:隔壁男神有点冷

    丛冉跟随妈妈嫁入豪门,开始新生活。 本想安稳度日,不料那个冰冷的少年却费尽心机想赶走她。 后来的一次醉酒,他没能经住诱惑,偷偷吻了她,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恋上她的味道。 他高冷漠然,对任何人不屑一顾,可偏偏宠她上天,把她宠成最幸福的公主。

    加入书架
  • 邪魅转校生:拽校草的卖身契

    “来来来,把卖身契给签了,以后你就是本姑娘的人了。”“凭什么?”某男无辜地问。 “凭什么?”某女邪恶地一笑,接着话锋一转:“当初,你让我当保姆,假扮女朋友,还强吻我!竟然…还想让我陪睡!这笔账,是不是到了算清楚的时候了?”闻言,某男往后退一步,想要开溜。“都是过去的事了,就不要提了。”某女眼疾手快地抓住他,恶狠狠地瞪着他:“帅就了不起吗?有钱就了不起吗?功夫好就了不起吗?我告诉你,风水轮流转,你这次还真是栽倒在我的手上了,这个卖身契,你是签还是不签?” 某男:“……”

    加入书架
  • 百日新娘:全球通缉替身妻

    她潜入豪门一年,每日与强势腹黑男斗智斗勇,终于成功盗得宝宝,悄然离去。 本以为重获自由,没想到他却从天而降,“走,我们回去好好算算旧账。”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恶魔小甜心:妖孽校草强势宠

    渊絮雅

    “通知,通知,请高一20班的明可心同学马上到校门口来,你的未婚夫在等你……”明可心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了,自己就是去抽个奖,居然一不小心中了一个大奖——莫名其妙成了贵族学院某妖孽校草的女朋友!!!更可恶的是,这个妖孽居然还在自己家旁边买了一套房子,每天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小甜心,不许跟那个人眉来眼去!”“小甜心,除了本少爷以外,你不可以跟别人单独出去!”“小甜心……”明可心忍无可忍,“亦风延你可不可

  • 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

    风子_

    (新文已发:《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寒清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与S国总统继承人结缘。她平静的生活渐渐卷入一场关于权贵利益的腥风血雨中……情景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喘着粗气问她,充满鲜血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染红了裙角。//情景二:某天,寒清清望着雨幕中走来的高大清俊地年轻男子,那双琥珀色瞳孔盯着她,眸光沉沉。她耳边除了哗哗的雨声,还有他低沉地嗓音:“雨大了,不如跟我走?”//

  • 守着流年里的你

    烨兰七

    【签约出版】七年前,她沉寂冷漠,他阳光灿烂,他们是同桌,无话不谈;七年后,她眉眼弯弯,笑靥温暖,他清冷孤寂,沉默无言;他们不期重逢,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漠而言,“聂小姐,好久不见。”——谁在青葱的岁月里默默守候,谁在流逝的光阴中心如死灰,谁在记忆里拥着时光无声等待,谁在熹微的光晕中踏着青荇款款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