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别待她余生
展开

别待她余生 矮企鹅 著

已完结 公众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10.63万字

【本文简介修改】衣瑜认为自己平凡地很。除了吃,她对别的事一点兴趣提不上。她想,她终归是有个好哥哥,在她不作言语的情况下,他什么都知道。她想,有这么个哥哥,值了。那年她风华正茂,进宫做了嫔妃,被打入冷宫时19岁。雪夜夹杂着风,一首一首地把生日歌唱进,衣讯不在。半年后,微生行将她逐出宫,如弃物一般置之不理。同日,她的眼前只一片黑暗。衣讯叛变,那是她的好哥哥,他们战场上断绝关系。衣瑜问:衣讯,你是谁?然后呢?再然后呢?衣讯说不知道。其实谁也都知道。——那个不起风的夜晚,那摇曳不定的烛火,让所有东西无意识落幕。
那让我们成为回忆吧。
再来世,别待我余生。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矮企鹅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19.54万

  • 创作天数

    76

其他作品

  • 神说尽她一世

    【神说,她十恶不赦】 他说, 她杀了那么多人,骗了那么多人,伤了那么多人 ,所以.该死!【神还说】她有只手遮天的能力。但最后死的最惨的却是她。那日,他一脸的难以置信。【她居然死了!】

    加入书架
  • 我的师父大人

    初见时,她一席红衣,看着独自站在湖边神情落寞的他。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拜他为师。“师父,这是我刚挖到的灵芝,新鲜着呢!您想怎么吃?”“师父,我刚下山添了几件冬衣,您试试合不合身?”“师父,你什么时候才可以认可我呢?”“师父……”“师父,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冬天多穿点,别冻着自己。有空,我会来看您。” 他命格硬,五岁克死亲人朋友后被驱赶上山,一人独自生活十五年。那年,遇上了她,明知道她是有目的的接近自己,明知道她不是真心,但是,还是慢慢沦陷……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被她冲破,她却留下书信一封,离开了……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新文《重生嫡女有空间》已发,求支持~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

  • 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

    紫雪凝烟

    作为杨家大房的长女,杨如欣的乐趣就是发家致富养弟妹,但是,那个瞎眼瘸腿的家伙怎么阴魂不散啊?她做饭,他就跑来烧火;她摆摊,他就跟着出来吆喝……“我说,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帮忙啊?”杨如欣没好气的问了一句。“是啊。”对方急忙点头。“那我现在要成亲生包子,你能帮吗?”杨如欣掐着腰嘚瑟的看着对方。“这个……”对方顿时略显羞涩的扭捏了一下,“我自然能帮的……”说着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一把就将杨如欣禁锢在了怀里

  • 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

    楚玥

    她是21世纪王牌特工杀手,一觉醒来,成为弃妃不说,眼前还有一只猛虎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吃她。然而她刚从虎口逃生,转身却落进这个暴君手里。他一逼再逼,她一退再退,退无可退之际,她决定跑。他却用一道圣旨给她玩起了囚禁play。“什么?侍寝?”她冷笑,指间寒光闪簇,眸底涌起嗜血寒光,“不怕被阉,就放马过来。”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床榻间,似笑非笑,“原来爱妃这样重口,非要见血?”一夜之后,他对她食髓知

  • 蜜宠田园:神医辣妻山里汉

    雁丘

    一朝穿越成了农家软弱可欺的赔钱货,身边还跟着软包子亲娘和病秧子哥哥,自己还被亲奶奶算计着给老头子当通房。苏秦觉得压力山大,撸起袖管儿,“自毁容貌”果断分家,赚大钱,养家家,虐渣渣,一手极品医术,小日子也过的风生水起。可是总有一个傻子猎户说要对自己负责,处处无怨无悔的帮着自己,岂料山里汉子不但心思不单纯,身份也不单纯,帮着帮着就以将军的名义帮进洞房了。某男超狗腿:“娘子,将军什么的,我都不在乎,我只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