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杠上律师闫大大
展开

杠上律师闫大大 羽忆昕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7万字

迈进晚婚规定年龄的舒大妈觉得是时候结婚了,男友却选择在这时候出轨,告诉自己这次他是认真的!舒大妈笑了,泼了渣男一脸水“ 小强强你真觉得姐离了你就不能开花了吧。告诉你没了你这坨屎姐能开出更艳的花来!” 恋爱六年,分分合合33次舒程却死命的认定了他,这次却真的累了。“ 律师闫把你的肩膀借我靠一下 ”,某男听话的凑过来。“ 事后收费 ” 也许你觉得命运戏弄了你,遇上他就是最美的花期。 (新书:至尊皇女你有毒 正连载,请大家多多支持!另外,遇上是最美的花期系列二正在创作中,不久也会和大家见面。)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羽忆昕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129.7万

  • 创作天数

    449

其他作品

  • 至尊皇女你有毒

    "一遭坠机事故失去了父母和弟弟,她一心求死却反遭穿越!梦遇老婆婆求助,她满腔热血帮其找外孙,带着一空间的宝贝闯皇朝。 可谁知,穿越第一天就惨遭乞丐的脚林海踩,被当成可疑人关进大牢,当夜就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愚善是要付出代价的! "

    加入书架
  • 仙缘·狐说

    【已完结】哎呀? 她洗身毛也能捡个美男? 她初修人形,如莲不懂世间尘埃却唯独对他死心塌地。 姐姐骂她傻…… 她愿意跟随去他的世界,愿意为他一命抵一命,愿意用鲜血去解救他战场士兵,愿意接受他后宫的女子为他生育龙种。 一切本该很好…… 很美…… “ 为什么要烧我,你不是说爱我一生吗 ” 身处火场,要烧掉她的却是心爱的他 “ 因为你是妖! ” 一句话将她打入万丈冰山中,她别无选择,只求…… “ 放……放掉梅姐姐吧,她是无辜的 ” “ 她是妖!留不得 同你下场一样 ! 杀无赦—— ” 血染火场,火起、她狂笑 流落的泪却浇不灭冷情的火,难道千年的修行就此毁于一个情字…… 傲炎:此生唯钟爱自己的女人,他必拿命珍惜。奸人陷害,他相信她,拥护她。 她另他失去第一个孩子,他一挥手此事不了了之。 他的孩子只能出于自己的皇后。本……举案齐眉,画眉为乐却被他亲手毁之…… 若上天垂怜,他愿用一生换她十年笑靥如花。 此局,是今世的红绳系错,还是 狐说……

    加入书架
  • 撩妻无度:亿万老公你走开

    "不祥之人千万种,就没见过有谁的命能硬过童小诗。 出生克父,三岁克叔。从小到大除了大学闺蜜她的世界徘徊最多的就是娘亲和鬼。 世上好鬼千万只,眼前这只没皮没脸的小鬼哪来的? 好好上个班也能被师傅逼到秦氏当个跑腿小妹,跑个腿也能惹上秦氏傲慢的大小姐,没想到更不要脸的还是秦氏的大boss!"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极品宝贝无敌妻

    紫雪凝烟

    七年前,她极力走的云淡风轻,七年后再次相遇,她的身边却多了三个极品宝贝。回过神的某男人,顾不得身边的美女,气冲冲的跟了上去,好啊你个香橙,看来,新帐旧账需要一起算算了……

  • 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

    风子_

    (新文已发:《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寒清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与S国总统继承人结缘。她平静的生活渐渐卷入一场关于权贵利益的腥风血雨中……情景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喘着粗气问她,充满鲜血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染红了裙角。//情景二:某天,寒清清望着雨幕中走来的高大清俊地年轻男子,那双琥珀色瞳孔盯着她,眸光沉沉。她耳边除了哗哗的雨声,还有他低沉地嗓音:“雨大了,不如跟我走?”//

  • 守着流年里的你

    烨兰七

    【签约出版】七年前,她沉寂冷漠,他阳光灿烂,他们是同桌,无话不谈;七年后,她眉眼弯弯,笑靥温暖,他清冷孤寂,沉默无言;他们不期重逢,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漠而言,“聂小姐,好久不见。”——谁在青葱的岁月里默默守候,谁在流逝的光阴中心如死灰,谁在记忆里拥着时光无声等待,谁在熹微的光晕中踏着青荇款款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