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只为你做蛋炒饭
展开

只为你做蛋炒饭 御神狐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16.26万字

【完结】【萌爱季】“林曼,你和你家帅Boss是怎么认识的?”,“一碗蛋炒饭。”林曼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对没错,没有鲜花,没有戒指,没有浪漫的英雄救美,只是一碗有蛋的饭,而且别人都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胃,可林曼总觉得她家帅Boss是为了自己的胃,而抓住了她。林曼炒着锅里的蛋和饭,越想越亏,“帅Boss,我可不可以退货?”,帅Boss逗着小鬼头,俊脸上笑得那叫一个桃花朵朵开,“孩子都能叫爸妈了,你想退货,晚了。”[如若时光倒流,我仍想在那一年,那一天遇见你。]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御神狐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138.43万

  • 创作天数

    817

其他作品

  • 黑篮:呆萌紫巨人

    【完结】她一直认为,自己会喜欢那种有书卷气息的少年,相遇,相知,相爱,直到携手相濡以沫过一辈子,可是,现实往往同想象背道而驰,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生命中会出现这样一个少年,生活方面是个天然呆,很喜欢吃零食,可是,心思却极其细腻,而就是这样的少年一直占据了她的心间。喜欢,便是要牢牢抓住,那一天,她着了一件长袖舞裙,站在花树下翩翩而舞,一舞倾城。她望着身前的少年,薄唇轻启:“教舞蹈的师傅说,惊鸿舞要舞给自己喜欢的人看,那么,你可明白我的心思?”

    加入书架
  • 网王之木槿花又开

    【完结】有那么一个女孩,她温柔,善良,也很安静,甚至,安静到让人忽视,然而她并不在意这些,她只喜欢坐在一角,拿起画笔,在白纸上画下烙印在心尖的那个他。她还记得,遇见他的那一年,木槿花正好落了一地,他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女神,对她微笑,为她取名,他还说:“就叫槿落吧,因为,木槿花落的时节,好美……”她甜甜一笑,将手放于心口,这个名字,她好喜欢……然而,待到木槿花开的季节,她看到的,是否依旧是那个他?

    加入书架
  • 狐殿别卖萌

    【完结】自从那个帅到人神共愤的美男出现以后,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不仅鬼使神差般的将他收了做萌物,还任劳任怨的帮他洗刷刷?做饭?……“喂,女人帮本王洗澡,这是你作为主人应尽的责任!”她忍。“喂,女人本王饿了帮本王准备膳食来,记住本王不吃低贱的食物。”她再忍。“女人,这软榻是本王睡的……”听着那厮嚣张的语气,她终于忍无可忍,她的宗旨:绝对不屈服于他的威严之下!挺胸,插腰,瞪眼,拿出符咒,念了咒语:“急急如律令,妖怪快现形……”贴,再贴,没有用?只见他,勾唇一笑,魅惑心神,“女人,你就放弃挣扎吧……”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极品宝贝无敌妻

    紫雪凝烟

    七年前,她极力走的云淡风轻,七年后再次相遇,她的身边却多了三个极品宝贝。回过神的某男人,顾不得身边的美女,气冲冲的跟了上去,好啊你个香橙,看来,新帐旧账需要一起算算了……

  • 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

    风子_

    (新文已发:《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寒清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与S国总统继承人结缘。她平静的生活渐渐卷入一场关于权贵利益的腥风血雨中……情景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喘着粗气问她,充满鲜血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染红了裙角。//情景二:某天,寒清清望着雨幕中走来的高大清俊地年轻男子,那双琥珀色瞳孔盯着她,眸光沉沉。她耳边除了哗哗的雨声,还有他低沉地嗓音:“雨大了,不如跟我走?”//

  • 守着流年里的你

    烨兰七

    【签约出版】七年前,她沉寂冷漠,他阳光灿烂,他们是同桌,无话不谈;七年后,她眉眼弯弯,笑靥温暖,他清冷孤寂,沉默无言;他们不期重逢,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漠而言,“聂小姐,好久不见。”——谁在青葱的岁月里默默守候,谁在流逝的光阴中心如死灰,谁在记忆里拥着时光无声等待,谁在熹微的光晕中踏着青荇款款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