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总裁为聘:盛宠重生天后
展开

总裁为聘:盛宠重生天后 执手奈何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62.16万字

同是亲生女儿,她填平的路,只为让妹妹走的更顺。她的未婚夫是为妹妹预定的。就连亲生父母都拿她当作工具使用。 自己辛辛苦苦打拼,凭什么她一句话,就要双手奉上。 呵呵!最后竟然被父母妹妹联合未婚夫杀死。死不瞑目,带着空间穿越到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曾经你们授予我的痛苦,我要一一奉还。一步一步的将你们推向深渊。 不断地努力攀登,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走在世界的巅峰,为什么巅峰的那个男人总是提前自己一步...... [绝对宠文】作者群号519986928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10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执手奈何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156.38万

  • 创作天数

    464

其他作品

  • 帝少强势宠:夫人,求名分

      〖女扮男装〗谁说女主一定要三观正统?小爷三观已歪,性别不明,打人用棒子,坑人坑出血,一言不合砍门砍窗!半夜扒’光了二货就往猪圈里扔。   当全世界知道帝清衍喜欢顾清久的时候,国民祝福!   当全世界知道顾清久女儿身的时候,全名沸腾,一哭二闹三上吊!你们离婚,放开我久爷!   帝清衍神色昏暗看着翘着二郎腿神色慵懒散漫的某只。   薄唇微微轻启“前几天跟我借钱,就是为了雇佣离婚水军?”   顾清久装傻充愣,有吗?   一身禁欲气息,气场微微愠怒,带着嘴角气极反笑缓缓靠近顾清久。“你任性够了,那你老公是不是也该任性任性。嗯?” ……

    加入书架
  • 帝师吃干抹净:娘子,又跑了

      【女扮男装,酥爽不虐!】都说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着妈。   南珏追玉衍的时候,亲娘上阵,亲爹助攻,众亲帮忙,三界打气。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人家都是打得了小三,虐的了白莲,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到玉衍这儿…就成了撩的了小N,掰弯了小三,揍跑了白莲花。又上的了天宫打得赢天道。下得了地狱,绑的了阎王。气的三界女人锤足捣胸,又奈我何?   都说玉衍无权无势,凭什么那么狂!   玉衍嗤笑:无权无势?凭什么?就凭我爹娘玉终山之主,就凭你们加起来也打不赢我一个,就凭天道也不能奈何我,就凭我生起气来,三界都怕……   南珏:就凭,有我护着!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安知晓

    七年前一场意外,沈千树怀上了夜陵的孩子。七年后,小童画红遍大江南北,成为国民儿子,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夜陵,“hello,便宜爹地?”。夜陵看着粉妆玉琢的小王子咆哮,“我的小公主呢?”。沈千树准备带儿子跑路时被夜陵逮住扑倒,“要跑可以,先把小公主还给我,我们再生一个!”

  • 亿万豪宠:上将的专属宝贝

    猫千草

    他是冷傲高贵的帝国上将,能睡他的女人只有一个,偏偏这个女人还对睡他这件事不屑一顾,想着法子要和他撇清关系。“你可以抱的男人只有我一个。”上将大人凤眸潋滟,甚是撩人。她抗议,那她以后还怎么交男朋友啊!可惜抗议无效。他把她宠上了天,却不肯让她生下他们的孩子。当他让医生给她执行堕胎手术的时候,她心如死灰,毅然离开。六年后,一个小女孩抱着一个小猪扑满出现在他面前,“你可以当我一天的临时爹地吗?我可以把我的

  • 重生八零俏佳妻

    江山一顾

    【正文已完结,番外更精彩】前世,盛宁懵懂无知,是从小背负不堪名声的‘坏人’。被好友陷害,被心爱的人辜负,最后孤苦无依,凄惨而死。当她重生回1983年,她一定擦亮眼睛看人,认认真真做事。这一世,她再也不让妹妹因她而死,这一世她要成为文工团最骄傲的那朵玫瑰。一个优秀的女兵,孝顺的女儿,合格的姐姐。且看她如何破釜沉舟,救妹妹于水火之中。力挽狂澜,带着全家一起改革开放,致富奔小康。虎视眈眈,誓要拿下冷面军

  • 重生小俏媳:首长,早上好!

    丁嘉树

    【甜宠+虐渣=爽文】娇媚小媳妇被扑倒,红着脸道:“顾少校不是说娶妻娶德不娶色吗?”顾少校:”嘴上说说而已,你别当真。”重生前,宋冉单纯天真,被继母败了家产,被闺蜜抢了男人,终生未嫁,孤苦一生。重生后,宋冉擦亮眼睛,吃一堑长一智,首当其冲要做的就是抱紧她那前途金光闪闪的少校顾营长的大腿。诶?是不是大腿抱太紧?是不是她媚过头了?怎么顾少校随时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1V1身心干净,微博:RN丁嘉树,欢迎

  •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

    夏染雪

    继妹刚死三个月,她执意要嫁给准妹夫。全世界都认定楚氏掌门人楚律的新婚妻子害死自己的继妹,勾引了自己的妹夫。她的亲生母亲残忍的说: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恶毒的女儿。她的新婚丈夫在婚礼:我不会吻你,你让我恶心。闪光灯一片记下她所有尴尬局面。他羞辱她,夏若心,你不就是为了搭上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后来,她真的生不如死,他为了自己生意,将他送到另一个男人的面前,他为了给自己心爱的女人正名,将她送到一堆男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