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冬日和
展开

冬日和 羽果果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13.26万字

【桃叶渡文学社。】赵容和喜欢顾森屿很多年了,她认识他,是在书店里。在书店遇见了他的书,于是她除了从远方赶去参加他的每一场签售会,还开始写字,不断的向他隶属的桃叶渡杂志投稿。之后她慢慢地成长,他也一本一本地写。这些书陪着赵容和长大,她也成了文艺伪青年,崇拜从某一时刻就转变成了深不见底的爱慕。 赵容和带着努力,带着喜欢,助顾森屿站上整个文字圈的巅峰。跟他并肩站在一起,肆意年华,不问前程,死生相依。【想要与你崇拜的人接触,唯一的途径就是令自己成为更优秀的人,以最不容置疑的姿态站在他身边。】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羽果果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33.5万

  • 创作天数

    481

其他作品

  • 落慕

    只要足够坚强,就可以应付一切危机,绝望亦可以变希望。 即使到最后连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本文将打造最完美的女主角,最悲伤的剧情,最催人泪下的文字,最温婉动人的故事,将感染你心底的每一个角落。

    加入书架
  • 陌若安生

    第一次见面,他跑来送她糖果,第二次见面,他和她一起烧烤……第四次见面,他强吻了她,事后竟然跟她说,把她误当成了他的女朋友!她甩了他一巴掌,去他的女朋友!既然有女朋友,干嘛还来勾搭她!她怒而离去,他死皮赖脸的追来。哼,坏男人,看她怎么收拾他!

    加入书架
  • 半夏锦年时光染

    以时光为镜头。聚集青春。诠释爱。映刻最美好的时光。吸引你们的不是书名和间接。而是文字。这是一部由羽果果执笔的素锦年华小说。这是一部关于爱与救赎的校园小说。写的不仅仅是虚构的剧情。更多的是生活中的真实故事。你可能从来不知道。也有可能看到过或者经历过这些。我们都有太对的故事可以去言说。

    加入书架
  • 艾利斯顿皇城七少

    “究竟怎么样你才会罢手?”“怎么样都不会,这是你欠我的。”他邪恶的笑:“我说过,如若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一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她现在不就是已经无法翻身了吗!第一次爱上一个人,他心里住着别人,等他爱上她,她已经心死。想她再爱上他?那就使出全身解数吧!

    加入书架
  • 都城雾凉

    叶凉寻以为自己是他的唯一,但是顾西默终于承认,一切的一切。包括那个转角,包括那句我喜欢胜者,做我的女朋友吧,包括所有温柔的好,不过是为了最后上演一幕毁灭。于是,她和他分崩离析!然后叶凉寻开始变换着身份去毁灭别人,她到底是谁?叶凉寻?夜凉?也许她谁也不是!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学霸:最强校园商女

    拾月秋

    她本是遗落在外的豪门千金,却被人说成是私生子,遭受各种排挤与欺负。认祖归宗后,接连遭受继母与养姐的步步算计,最后惨死。重生回到初三,她势要改变命运,学渣到学霸,一个起死回生的距离。面对伪善狠毒之人,见招拆招,她的人生大道越来越宽,还有什么好怕的?只是,某位校草,不要以为长得好看,就能白吃白喝她家的饭菜,不如以身相许吧。重生女+商战,男强女强的爽文!书友群:534887191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惊艳!名门少爷拽千金

    鱼小溪

    与人斗其乐无穷,收服名门少爷,踩死极品渣女,绝世美男独宠她一人!他是名门贵少,她是嚣张千金,一次意外相遇,他们的命运紧紧纠缠在一起。逃爱路上,他步步紧逼,她且战且退,不知不觉中,她身后跟了一串的痴情美男,她苦恼,叉腰,皱眉——这么多的烂桃花,怎么甩掉啊?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Kiss绝版未婚妻

    鱼小溪

    “你是我的未婚妻!”火爆男拍案而起。“咱们可是三岁就一吻定情了!”妖孽男一脸桃花。“我们早就指腹为婚了。”花美男温柔笑望。望着向她逼来的三个,萧鱼儿眼角抽搐转身就逃,不小心跌入另一个胸膛,一看,平日里那个腹黑少爷笑得有模有样,“亲爱的,咱的娃该喂奶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