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清意绵绵
展开

清意绵绵 我是小黑妞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12.07万字

【即将上市】贝小清本以为她可以无忧无虑的熬到大学毕业,却不料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一次、两次、三次,在贝小清数次不小心的碰撞到某人,且将某人的衣服弄脏、弄坏的时候,便直接被他拎回了家里。 【美其名曰:用劳动力抵债。】 可是天知道贝小清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某天,贝小清终于忍无可忍的将身上围裙解开,愤愤的丢在了地上,手指着某人,说:“我欠你的衣服钱早就还完了,我不要再做这该死的清洁了。” “今天晚上做糖醋排骨。”某人漫不经心的说,随即故作疑惑状,“哦,对了,你刚刚说什么?” 贝小清闻言,脸上立刻堆满了笑,连声道:“没什么没什么,这围裙不听话,自己跑地上去了,我正在训它呢!嘿嘿……” 说完便屁颠屁颠的拿起拖把拖起地来。 她没有看到的是,某人看着她拖地的身影,嘴角微微向上扬起,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 【十月新风】【推荐妞妞新文《恋爱这点小事》】【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我是小黑妞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69.08万

  • 创作天数

    431

其他作品

  • 尸王惑天下,七夫皆妖

    【已完结】她,本是修行万年的僵尸,因偷渡仙界,被玉帝发现,打入凡尘。魂离尸体,附身在墨天王朝六公主身上。 她还没来得及消化自己现在的境况,侍女居然目无主子,当众挑衅! 【什么,她懦弱无知,草包一个,爹不疼,娘不爱,姐姐把她当丫鬟?美绝人寰的夫君居然个个讨厌她?】 【尼玛的!老娘会让你们一个个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哎!你们听说了吗?那个懦弱的六公主今天居然抢了大公主看上的美男。 这算什么,一向横行京里的四公主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废柴逆袭,昔日懦弱无能的六公主突然大放异彩!风华潋滟,傲视无双!】 她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早知如此,她还不如装傻充楞呢! 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的食物居然有一天会反过头来,将她狠狠欺压,妈的,她还没吸血呢!

    加入书架
  • 恋爱这点小事

    世上还有比一个月内表白被拒绝十次更可悲的事吗?!桃朵朵发誓,她一定要找到男朋友,和她一起参加学校组织的情侣比赛,否则她誓不为人。 在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找到某货和她一起参加完比赛了。奖品也拿了,游也旅了,怎么这货却对她一直死缠不放了?! “我说学长,你再继续跟着我,信不信我把你丢进长江里喂鱼?”桃朵朵说得一本正经。 某人眉头轻佻,淡如绯色的唇瓣噙着一抹笑意,“我怕你不舍得。”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学霸:最强校园商女

    拾月秋

    她本是遗落在外的豪门千金,却被人说成是私生子,遭受各种排挤与欺负。认祖归宗后,接连遭受继母与养姐的步步算计,最后惨死。重生回到初三,她势要改变命运,学渣到学霸,一个起死回生的距离。面对伪善狠毒之人,见招拆招,她的人生大道越来越宽,还有什么好怕的?只是,某位校草,不要以为长得好看,就能白吃白喝她家的饭菜,不如以身相许吧。重生女+商战,男强女强的爽文!书友群:534887191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惊艳!名门少爷拽千金

    鱼小溪

    与人斗其乐无穷,收服名门少爷,踩死极品渣女,绝世美男独宠她一人!他是名门贵少,她是嚣张千金,一次意外相遇,他们的命运紧紧纠缠在一起。逃爱路上,他步步紧逼,她且战且退,不知不觉中,她身后跟了一串的痴情美男,她苦恼,叉腰,皱眉——这么多的烂桃花,怎么甩掉啊?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Kiss绝版未婚妻

    鱼小溪

    “你是我的未婚妻!”火爆男拍案而起。“咱们可是三岁就一吻定情了!”妖孽男一脸桃花。“我们早就指腹为婚了。”花美男温柔笑望。望着向她逼来的三个,萧鱼儿眼角抽搐转身就逃,不小心跌入另一个胸膛,一看,平日里那个腹黑少爷笑得有模有样,“亲爱的,咱的娃该喂奶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