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倾世一梦:和亲王妃

倾世一梦:和亲王妃 厚皮爷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34.09万字

不得宠的皇子与兰昆大陆第一美人一见倾心,再见倾情。 “梦,我定要护你一世周全!”“阿鼎,这样一同老去,真好!”承诺还在,命运却如此弄人。她被钦定为和亲郡主,远嫁他国,他一路护送,发誓要覆了这天下。五年后他领兵而起。却不知,他为的是天下还是昔日爱人? 他们还回得去么?等待他们的到底是怎样的命运……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厚皮爷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418.03万

  • 创作天数

    803

其他作品

  • 殿下我只是你的护卫

    【新文《仙君,莫撩!》已发】他步步逼近,她节节败退,他的热情就要将她融化,她惶恐地将他推开,“殿下,我只是你的护卫!” 护卫又如何!他轻哼一声,将她圈在怀里,霸道而深情,“这天下,除了你,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我统统不喜!”

    加入书架
  • 逃妃拽拽的

    【新文《仙君,莫撩!》已发】穿越乱世,三大美男齐表白,一个比一个痴情。而他则凤眼一眯,霸气地将她揽入怀中!

    加入书架
  • 倾世一梦:卿本妖草

    【新文《仙君,莫撩!》已发】她是小草妖,更是魔的再生,第一次睁开眼,面前是一位翩翩美少年。虚影剑在手,青月剑出鞘,携手杀妖,共谱月灵剑法。从“兄友弟恭”到爱恋交缠,终因仙魔殊途,历尽重重磨难。十世历劫,劳燕分飞。最终,他返天界为月老,牵起无数姻缘。她入冥界为孟婆,了断他亲手写下的缘……而属于他们的缘分,可否继续?

    加入书架
  • 绝色冷妃斗邪皇

    【新文《仙君,莫撩!》已发】一夜灭门,三岁的她刚出死人堆就被送往云山,与世隔绝。十一岁奉旨下山,从此与皇族纠缠不清。太子、皇子、世子,是她的情劫,还是她复仇路上的棋子?冰冷如她,绝情如她,偏偏一身光华。相爱相杀、斗智斗勇,破解诸多阴谋阳谋。到头来终于发现天下皇权,不及她盈盈一笑。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呆萌小甜妻:傲娇凌少不好惹

    等风的雨儿

    一不小心惹了封洲第一少东方凌,失了贞洁不说,还糊里糊涂的被嫁进了将军府。刚成亲却传来消息说新婚相公已是先锋官,马上就要随大队出征,临走前还警告她不准红杏出墙。一走就是七年,偶有家书回来却从不提她。七年后某日:“啊……谁啊”元小凡一躺到床上,发现床上有个男人,将军府也有贼敢进来?难道不知道她相公是手握重兵的将军吗?邪魅的男人生气的抿着嘴唇“怎么?连你相公都不认识了?”“娘亲,怎么了?”小萌宝拿着玩具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