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独步六宫
展开

独步六宫 温柔诗颖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23.74万字

她是将门虎女,文可安邦武可定国。十三岁,汉和帝钦点她为妃。因父亲突然离世,她在将军府守孝三年。十六岁入宫,和她同龄的表侄女,已经是六宫之主阴皇后。她备受皇上冷落,却安之若素。凭借无法掩盖的光芒,独步六宫,深得皇上的疼爱。从此她成了皇后的眼中钉肉中刺,誓要将她做成人彘,灭她满门……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温柔诗颖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87.52万

  • 创作天数

    1377

其他作品

  • 悍女种田记

    一朝穿越,商业大学的女博士变成小寡/妇。一无所有的家,还被穷凶极恶的亲戚们,来了一次彻彻底底的大扫荡。破床烂桌子,锅碗瓢盆,一样不剩。面对善良懦弱的婆婆和小姑子,被人践踏。她发誓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顶着恶婆娘的名号,凭借现代化的商业头脑。带着全村女人,建立了自己的财富王国。

    加入书架
  • 狂傲少夫人

    新婚两月后,她用手枪对准丈夫的太阳穴,气急败坏地说:“你让开,不然我从你的尸体上踩过去,也要离开这个家。”从公公房中出来,她看着婆婆跪在凛冽的北风中,不屑地对上前求情的丈夫说:“让她跪,我现在还不想让她起来。”小女子如何狂傲对待丈夫婆婆,这其中有怎样的隐情?!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书友006843

    442 迷妹值

  • 2

    书友000803

    433 迷妹值

  • 3

    书友004935

    21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倾城娇女:将军,太生猛

    陌骄阳

    “得多想些法子,跟宁毅赶紧圆房要紧!”重生后静平天天都念叨着这事儿。前世她被渣男离间,说宁毅不过是泥腿子粗鄙武将出身,对他远之避之。结果父亲被毒杀,母亲被气死,兄长被砍杀。连前来救她的他,也被砍下头颅。重生后再看那蛮将军,怎么看怎么顺眼。反正远着他是不可能的,静平接下来只有一个目标,虐渣打脸,撕逼白莲花,护住家人!只是想跟他圆房怎么那么难呢?于是她没羞没躁的撩他,诱他,引他往自个儿身上挨!等等,她

  • 医妃在上:九爷,狠会宠!

    安晓妍

    穿越前,叶浅妤是陆军野战旅的军医,人狠话少医术高。穿越后,成了国公府的冲喜废物,人人都能踩一脚。叶浅妤想笑,他们怕是不知道社会我叶姐,人美路子野的传说吧?只是路子太野,闪了腰,压倒了权倾朝野的九王爷。大庭广众之下被拖进假山,是什么滋味?叶浅妤表示往事不堪回首。人前他矜冷尊贵,人后他腹黑变态!日日被欺压,忍无可忍的女人终于奋起反抗:“袭九渊,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男人闻言,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日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新文《重生嫡女有空间》已发,求支持~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

  • 重生嫡女有空间

    笑寒烟

    苏怀宁死了,又重生了,还意外得了一只空间灵,于是,她把苏家搞的乌烟瘴气,人仰马翻,把背叛她的渣男渣女往死里虐,渣爹继母来势汹汹,她一把香粉,就让继母来一个红杏出墙……某世子:宁宁,以后虐渣的事还是我来做,小心辣你眼睛。某宁:霆哥哥,那个女人敢觊觎你,你去,把她打晕,拎到你渣弟床上去。

  • 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

    楚玥

    她是21世纪王牌特工杀手,一觉醒来,成为弃妃不说,眼前还有一只猛虎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吃她。然而她刚从虎口逃生,转身却落进这个暴君手里。他一逼再逼,她一退再退,退无可退之际,她决定跑。他却用一道圣旨给她玩起了囚禁play。“什么?侍寝?”她冷笑,指间寒光闪簇,眸底涌起嗜血寒光,“不怕被阉,就放马过来。”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床榻间,似笑非笑,“原来爱妃这样重口,非要见血?”一夜之后,他对她食髓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