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情契约之你是我的公主

爱情契约之你是我的公主 媄妙 著

连载中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2.49万字

家里穷的叮当响的文盲白心林,哥哥是个到处骗吃骗喝欠了一屁股债的标准鸭子……(但是却很爱往家里拣孩子回来。)由于哥哥欠了巨款,林只能把自己卖掉。买她的人是个腹黑小少爷,外带家里还有一个忠心耿耿的温柔管家。在路上偶遇的王子,温柔王子,居然是那个人的好友,可是……已经嫁人的林?心中的摇摆不定,渐渐越来越大了……(每周六日更新)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媄妙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35.13万

  • 创作天数

    310

其他作品

  • 悲伤死神无芯

    ……友情。爱情。亲情。一切一切与她无关...只因为她是无心死神。 心被拿走了,她只是个玩偶。一生都是一个玩偶,死神玩偶…… 可是在慢慢的成长中,心在无声无息的生长中。 她还只是个孩子,为什么她经历的让她觉得那么的可悲。 可是她到底可不可以逃离这一直控制她灵魂的魔掌。 地狱之主是他,永永远远是他。他俯视着一切,她只想求他放了她。

    加入书架
  • 星幻时光

    “轩,谢谢你。我真的好喜欢喜欢你。”我躺在紫轩的怀里,眼泪流满了。 心里默默的伤感,他为了我付出的太多太多。可是,我对他的爱却成了锁着他的铁链。我踮起自己的脚,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 随说泪很苦涩,但在我们心里它是那么的甜,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爱,生生世世的爱。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加入书架
  • 紫戒颂歌

    “那好吧!我把戒指还你,但你可想好了,这次在带上就是永生永世了。” “我早就想好了,都等了几百年了。” “好!我来为你带上。”说完,兰斯温柔的把紫戒轻轻的带在了丽娅的无名指上。紧紧的把丽娅抱在怀里,而丽娅的头轻轻的贴在兰斯的胸口,无名指上的紫戒在此时发着耀眼的光芒,桔梗在紫戒中慢慢的开放。 紫戒代表了传说,暗夜代表了颂歌。 爱,就是如此的简单。

    加入书架
  • 我们的禁忌

    爱,是什么?爱,是什么? 是千年不变的真心换取的等待,是生死契阔,与子成悦永古不变的约定。 爱,是幸福的。爱,是伟大的。爱,是自私的。爱,是痛苦的…… 爱永无边际,无论男女。。。(本书免费)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恶魔小甜心:妖孽校草强势宠

    渊絮雅

    “通知,通知,请高一20班的明可心同学马上到校门口来,你的未婚夫在等你……”明可心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了,自己就是去抽个奖,居然一不小心中了一个大奖——莫名其妙成了贵族学院某妖孽校草的女朋友!!!更可恶的是,这个妖孽居然还在自己家旁边买了一套房子,每天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小甜心,不许跟那个人眉来眼去!”“小甜心,除了本少爷以外,你不可以跟别人单独出去!”“小甜心……”明可心忍无可忍,“亦风延你可不可

  • 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

    风子_

    (新文已发:《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寒清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与S国总统继承人结缘。她平静的生活渐渐卷入一场关于权贵利益的腥风血雨中……情景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喘着粗气问她,充满鲜血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染红了裙角。//情景二:某天,寒清清望着雨幕中走来的高大清俊地年轻男子,那双琥珀色瞳孔盯着她,眸光沉沉。她耳边除了哗哗的雨声,还有他低沉地嗓音:“雨大了,不如跟我走?”//

  • 守着流年里的你

    烨兰七

    【签约出版】七年前,她沉寂冷漠,他阳光灿烂,他们是同桌,无话不谈;七年后,她眉眼弯弯,笑靥温暖,他清冷孤寂,沉默无言;他们不期重逢,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漠而言,“聂小姐,好久不见。”——谁在青葱的岁月里默默守候,谁在流逝的光阴中心如死灰,谁在记忆里拥着时光无声等待,谁在熹微的光晕中踏着青荇款款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