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萝莉女王娶正太
展开

萝莉女王娶正太 染开心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1.59万字

开心暖宠新文《沙暖江城》 【完+免费】O(∩_∩)O~ “她?”凌枫看着好友手中红酒轻摇,“这样说吧,萝莉的长相,御姐的范。天使的容貌,恶魔的心。” 玄叶尘单膝跪地,深情凝望,“亲爱的,嫁给我吧?” 凌紫扭头,“不嫁!” 玄叶尘丝毫不介意,反而笑得更灿烂了,“那你娶我吧!” 凌紫眉眼一挑,嘴角上扬,“恩,我考虑考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染开心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47.94万

  • 创作天数

    338

其他作品

  • 回不了天空的星星

    开心暖宠新文《沙暖江城》。完结【原名:回不了天空的星星】一个大学,一场恋爱,一段婚姻,结束时,一无所有。*一纸婚约将她推入了豪门,当冷酷总裁瓦解了她的心房,她融化了严离的冰冷,当习惯变成了爱,再也不舍分开。黑道少爷的感情,承受不来,当喜欢变为痴爱,谁能说谁布下的阴谋是个错误?青梅竹马多年的守候最终一句祝福,无悔无怨。明星大人未发芽的情果,开出一朵别样的花,名叫蓝颜。当一条性命横淌在幸福中央,挚爱站在两端,对望情深,微笑转身,泪若雨倾。

    加入书架
  • 半夏冬花

    这是一个温暖治愈系的故事,这是一段帅哥摘白菜的笑剧,这是一堂征服高冷吃货的课程……   郁在心中的结,如卡在喉中的痰,在众人眼里,你一切安好,只有自己才知道难受有多少。   对于乐雨萱,梁奕源是那能化痰的冬花,味甘性温。不知不觉进入了她的生活,温热了她的时光。   梁奕源,做我一辈子的冬花,好吗?   乐雨萱,今年半夏,为我披上嫁纱吧!  

    加入书架
  • 月荼蘼

    开心暖宠新文《沙暖江城》 【完+免费】(爱上你便是一生) 三年疯寻,五年痴等,忆往昔。 竹影横斜,岁月迷。 幻影重逢,数尽青丝。 一手握空,露重,只影,闻血啼。 冲冠一怒,江山半壁河山万里。 白玉凤凰,九天翱翔云中失。 落庭珍物,紫花飞舞满秋荻。 眉目俊俏,微微一笑,若春风奏笛。 一生所爱,半生轮椅。 山穷水尽,理所应当,为爱无私。 袅袅青烟,命如尘埃随风逝。 睥睨天下,一袭张狂红衣。 运筹帷幄,水到渠成,仅薄唇轻启。 白衣胜雪,折扇闭。 相伴相随,赏樱绽梅放,至荼蘼。 花沃尘泥,一株连理枝。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恶魔小甜心:妖孽校草强势宠

    渊絮雅

    “通知,通知,请高一20班的明可心同学马上到校门口来,你的未婚夫在等你……”明可心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了,自己就是去抽个奖,居然一不小心中了一个大奖——莫名其妙成了贵族学院某妖孽校草的女朋友!!!更可恶的是,这个妖孽居然还在自己家旁边买了一套房子,每天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小甜心,不许跟那个人眉来眼去!”“小甜心,除了本少爷以外,你不可以跟别人单独出去!”“小甜心……”明可心忍无可忍,“亦风延你可不可

  • 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

    风子_

    (新文已发:《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寒清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与S国总统继承人结缘。她平静的生活渐渐卷入一场关于权贵利益的腥风血雨中……情景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喘着粗气问她,充满鲜血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染红了裙角。//情景二:某天,寒清清望着雨幕中走来的高大清俊地年轻男子,那双琥珀色瞳孔盯着她,眸光沉沉。她耳边除了哗哗的雨声,还有他低沉地嗓音:“雨大了,不如跟我走?”//

  • 守着流年里的你

    烨兰七

    【签约出版】七年前,她沉寂冷漠,他阳光灿烂,他们是同桌,无话不谈;七年后,她眉眼弯弯,笑靥温暖,他清冷孤寂,沉默无言;他们不期重逢,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漠而言,“聂小姐,好久不见。”——谁在青葱的岁月里默默守候,谁在流逝的光阴中心如死灰,谁在记忆里拥着时光无声等待,谁在熹微的光晕中踏着青荇款款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