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朕有喜,要表白!
展开

朕有喜,要表白! 幸福西红柿 著

已完结 签约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10.57万字

【女扮男装】【女主成长系,宫斗系,再加最强CP系】莫紫琼自幼无父无母,被误认为当朝太子,为报仇,入了宫,当了太子,又当了皇上。 皇宫的日子很苦、很累,每天听那些大臣朝堂上论‘贱’不说,还被一些美女侍寝,看着那呼之欲出的‘凶’器,再看看她的平板胸,她想死。 太上皇时不时的告诫他要雨露均沾,她也只能连连点头。 有人暗恋她,她暗恋着别人,这狗血的剧情,有些扯。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幸福西红柿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38.65万

  • 创作天数

    334

其他作品

  • 难以抗拒你容颜

    【完结】我的青春抗拒了一切,却唯独抗拒不了你容颜!不曾留恋青春的彷徨和迷失,却宁愿待在你青春的回忆里,很多次失眠的夜晚不是担心成绩,而是刻画你回眸的容颜,若我不曾见过你容颜,就不曾知道我还有心跳!

    加入书架
  • 妃若安好王还得了

    【完结】十年前,七色彩虹下出现了一个大哥哥和一个少年,她只是彩虹下的过客,他们对她都一见倾与心。十年后,她的真命天子出现了,她却神经大条的给他张罗对象,他却死咬她不放,他不放,她就跑,她跑,他追,追着,追着……追出了那七色彩虹下的少年,却,牵出了一场阴谋,揪出了她真正的身份。万没想到,一切都是十年前七色彩虹下的大哥哥所为,她痛心,想要逃离,却,撞上了他的真命天子,一场场恶战又要开始了。

    加入书架
  • 亿万儿子容颜妻

    【断更中……不弃坑……先填《朕有喜,要表白!》】八年前,被渣男和心机girl合谋推入大海,一死两命!带着不甘与悔恨重生在一陌生女子身上,巧的是,那名女子也身怀六甲,为复仇,她整了容,不断地变得强大;八年后,她华丽回归,虐渣男,毁心机girl,夺回母亲留下的遗产。本以为一切都那么的顺利,可,半路杀出个孩子他爸,让她招架不住,她生气,他哄,她饿,他做饭……他想拐走她的宝贝儿子,她怎么能允许?她费劲千辛万苦生下的儿子,怎能让他坐享其成,“宝贝,虐他!” /“停……我是你爸!”某男跪地求饶。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狐妃萌萌哒:邪王,轻轻缠

    萌神柒柒

    他性情暴虐、杀伐果决,是冷酷无情的修罗王爷,传闻他嗜杀成性,手上沾染无数人的鲜血。但是,无情无欲的他却唯一对一只小狐狸宠到骨子里。白日,在她看来,他是衣冠楚楚,军功赫赫的战王殿下。晚上,他去掉衣冠,只剩禽兽二字可以形容。看着这一天黑就把自己往床上拖的男人,她愤愤不已,“禽兽,我是狐狸,你是人,我们是不可能的!”他低笑,“小东西,你上一句说我是什么?”“禽兽啊!”“野兽配禽兽,天生一对,那不正好吗?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重生之名门嫡妃

    肆意。

    夏府嫡女夏婵衣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很美好,直到被庶妹害死才发现,一切都是虚伪的。重生后,她整治刁蛮庶妹,囚禁恶毒姨娘,整治渣男,而他们却总要问一句为什么?她淡淡一笑:“因为我不想有眼无珠。”谁知这前世的妖孽仇敌竟装纯靠近,他说,“这一世,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