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至尊皇后
展开

重生至尊皇后 茗跃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167.07万字

她胆小怯懦,处处忍让,讨好求全,却家破人亡,凄惨含恨而终,重生,她小心潜藏,步步为营,杀伐果断,求得真爱,终成人人敬畏的至尊皇后。 对其前世之夫玉宸风,她温柔的笑着问,“秦王,我用三千杀手回你三千死士之礼,你觉得怎样?” “你果然是喜欢我,不然怎么会为了不相干的人,这样对我。” “自作多情!” 而对身为帝王却身中奇毒,一直默默的守护她的玉宸轩,她傲然的说,“我的丈夫只能有我一人,是一生的承诺。” 他疼她入骨,拥她入怀,“聘为妻,一人足以!”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茗跃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249.54万

  • 创作天数

    822

其他作品

  • 妃傲九天

    她丑,却让无数人折腰。将军,太子,枭雄她通通都不要。唯独看上那又丑又窝囊的王爷,拒婚?妄想!她定然要嫁给他……新婚之夜,一对新人大打出手,“爱妃,身手不错!”她烟波流转:“你也不像你的那张脸那么难看!”一朝梦醒,她已经穿越了十七年,好歹穿越一回,重活一生,她要活的自由自在,可命运安排她活的轰轰烈烈,弄死太子,逼退皇上,征战沙场,统一三国,何等爽!却都不是她想要的,她只想与心爱的人携手天涯,上天却一直在考验她爱得够不够深,心愿够不够真,她依然坚信,只要坚持,梦想也会变成现实,当月魔降临,沧桑巨变,她还能不能不能守住那份爱呢? 【片段】她奄奄一息之际,“上一世,生不知何为爱,到死才想爱,晚了,这一生,知道了,可是诸多的束缚和牵绊,来生,我会全都舍了,只为爱而生!” 他血滴玉盘,红梅绽放,耗尽生命救她,“我挣江山,因为我想和你同在江山里,如果命运让我们只能留下一个人,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莫管世间事,只为相依到白头】

    加入书架
  • 灿烂小妻子

    他对她一见钟情,她却如刺猬,和他保持距离,还把他拱手送人!不料却被人下药,朦胧中,“你不是不喜欢女人么?”“我很正常,怎么可能不喜欢女人!”“你无耻!”“别再和其他男人眉来眼去,这只是小小的惩罚!”两人终于携手,婚礼却出现另一个男人,她将如何抉择?

    加入书架
  • 红颜祸水害千年

    内容补充完整,想知道结局的人,可以看看!

    加入书架
  • 风月楼

    她和他一见钟情,“你看病,我教书”,看着他的笑容,也会觉得幸福,可她忘不了容颜清丽的姐姐,脸色惨白的倒在地上,时不时的呕出鲜血那一幕,忘不了她的誓言:誓死也要报仇…… 她却只能活七天! 她坚定的眼睛,神秘一笑,吻了他的唇,挥一挥衣袖,任凭他倒在眼前,“跟我一起复仇吧!” 她怎么舍得……风月楼,风过无痕、月过无影,楼中空! 【俊男、美女齐全,女强男强,强强搭档,希望大家支持我,多多收藏】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鲜肉王爷强娶妻: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紫雪凝烟

    一穷二白,叶小月压力山大,公妻神马的就算了,她虽然讨厌男人三妻四妾,但是她也不想自己有三四个老公,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改变穷苦现状,然后再将这一个个的男人调教一番,都风光的“嫁”出去……

  • 一品农门女

    黎莫陌

    "穿越重生,享有前世所没有的温馨家庭。她发誓,定要灭极品,挣大钱,带着家人奔小康。然后觅得贤夫,一生一世一双人,过上那‘笔床茶灶太从容’的悠闲小日子。怎奈,发力过猛,不小心成了天朝首富;风头太盛,引得桃花朵朵上门来,各个皆人中龙凤,万里挑一,她到底应该选哪个?其实,谈感情伤钱啊有木有,要不,咱们都不选了吧,她最喜欢的果然还是银子啊!"

  • 重生最强农妇

    懒玫瑰

    推荐新文《农女田蜜蜜:带着空间好种田》穿越成二婚农妇,便宜继女看她跟仇人似的,小姑子看她跟情敌一样,婆婆更是三五不时的盯着钱袋子,让她为儿子不得不努力种田养家。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身而退?”“你想怎么样?”她满是警惕。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