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半度青春记忆微凉
展开

半度青春记忆微凉 轻舞玉筝 著

连载中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20.52万字

你知道回忆的温度是多少吗?你了解那些过往的心事有多重吗? 回忆像蛇,随着天气的变化而变化着温度,有时候温暖如春,有时却寒冷似冬季,但其实你给我的回忆却是一杯只有半度的红酒,有着微微的凉意,却能冻结我最伤心的时光,让我时常感怀着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半度的红酒,酝酿着我所有的快乐与不快乐的青春时光,让他们在回忆里慢慢的老去。 而我也将伴随着这微微的凉意,弯腰躬身致敬我那稍纵即逝的青春…… 我用半度的青春,书写微凉的回忆,那些点点滴滴的过往终将随着梦幻般的岁月流逝,生命绽放出一朵荒凉的花,夜夜出现在无边凄惶的梦幻中……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轻舞玉筝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74.86万

  • 创作天数

    128

其他作品

  • 慕城妃嫣

    什么?居然让她堂堂相府小姐嫁给一个混蛋做二房?做二房就做二房吧,可气的是婚礼当天他却无故缺席,让自己的随从代为娶亲!她握了握拳也忍了,岂料,洞房花烛夜他竟然跑去怜香阁私会慕城头牌歌姬一夜未归!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学着人家女扮男装闯入怜香阁寻找自己的男人,却被精明老鸨一眼识破,将她扣押,性情泼辣的她,大闹怜香阁。

    加入书架
  • 倾城凤凰劫

    凤凰涅槃,五百年一个轮回。 而我们的相遇却是一场无法更改的劫数。 若此生悔悟的迟钝,我愿陪你一起轮回。

    加入书架
  • 至尊知己之王爷一笑很倾城

    人家穿越要不就是王孙贵族,要不就是富商小姐,她却从乱葬岗上醒过来,非但长得不是美若天仙,就连普普通通的容貌都算不上!穿越之前她好歹是影视学院表演系的美女,虽然算不上校花级别,但比起现在的皮囊简直天差地别。她总算体会到丑女的自卑了。 原以为这辈子就在这个世界随便找个人搭伙过日子,可偏偏遇到了一个偏偏佳少年,少年一笑便倾了她的天下,令她甘愿追随为他做牛做马。而他身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小王爷为了逃避皇后的选亲竟要娶她为妻,两人的一唱一和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加入书架
  • 天荒极界之水月镜花

    每一场爱恨离愁都是一场虚幻的迷蒙,都是水月镜花的遗憾。 每一段故事都是一段岁月的悲歌。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恶魔小甜心:妖孽校草强势宠

    渊絮雅

    “通知,通知,请高一20班的明可心同学马上到校门口来,你的未婚夫在等你……”明可心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了,自己就是去抽个奖,居然一不小心中了一个大奖——莫名其妙成了贵族学院某妖孽校草的女朋友!!!更可恶的是,这个妖孽居然还在自己家旁边买了一套房子,每天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小甜心,不许跟那个人眉来眼去!”“小甜心,除了本少爷以外,你不可以跟别人单独出去!”“小甜心……”明可心忍无可忍,“亦风延你可不可

  • 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

    风子_

    (新文已发:《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寒清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与S国总统继承人结缘。她平静的生活渐渐卷入一场关于权贵利益的腥风血雨中……情景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喘着粗气问她,充满鲜血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染红了裙角。//情景二:某天,寒清清望着雨幕中走来的高大清俊地年轻男子,那双琥珀色瞳孔盯着她,眸光沉沉。她耳边除了哗哗的雨声,还有他低沉地嗓音:“雨大了,不如跟我走?”//

  • 守着流年里的你

    烨兰七

    【签约出版】七年前,她沉寂冷漠,他阳光灿烂,他们是同桌,无话不谈;七年后,她眉眼弯弯,笑靥温暖,他清冷孤寂,沉默无言;他们不期重逢,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漠而言,“聂小姐,好久不见。”——谁在青葱的岁月里默默守候,谁在流逝的光阴中心如死灰,谁在记忆里拥着时光无声等待,谁在熹微的光晕中踏着青荇款款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