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警猎中队

警猎中队 摩天纶松子 著

已完结 签约 N次元同人衍生

2.81万字

【禁止改编或转载!谢谢!】警猎中队,分别由M队、K队组成,共十二人,隶属某公安厅重案组。在平静如白开水的都市生活中,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黑暗势力?多少无辜的人被牵连其中?他们究竟该怎么做,才可以还民众乃至自己一个祥和的生活?而在他们之中,谁的感情会被牵引出来?警猎中队,开始行动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摩天纶松子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61.42万

  • 创作天数

    78

其他作品

  • 离皇长街

    【exo古文,同步在百度贴吧更新】那一年的长街,繁花似锦。那一年的天阑城,首屈一指。那一年的他们,惊才风逸。那一年的她们,尽善尽美。是什么使这一切都化成了风中云烟?皇位?权势?荣华?还是那无人可摆脱的命运?雨,依旧在下,亦如那天一样的下,洗褪着血腥。 “心微动奈何情己远,物也非,人也非,事事非,往日不可追。”当天空慢慢的变回曾经的蓝色,在那条长街的尽头,终究,剩下了谁的身影。。。

    加入书架
  • 十二行星撞地球

    【禁止改编或转载!谢谢!】布兰妮特商学院又被全校人员称为宇宙学院。坐落在A城的某个地方。在这座学院里,有一个让女生崇拜、男生向往、各大学院不敢惹的组织——EXO,他们用自己的拳头保护着宇宙学院,摆平各大学院的嚣张气焰。而在他们身上那股神秘的力量,使他们拥有不同于普通人的专属技能。当学院转来一名同样神秘的转学生冷玥之后,他们的故事也渐渐开始了

    加入书架
  • 他不爱我

    我看透了他的心,还有别人的逗留的背影,他的回忆清除的不够干净。我看到了他的心,演的全是他和他的电影。他不爱我,尽管如此,他还是赢走了我的心。【主鹿晗,其他成员也在】

    加入书架
  • 极电RTA

    声明:因个人原因,小说内容已删除,松子在这里和大家道歉,对不起。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网王之沐染瑾年

    季时暮

    幸村精市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在风间沐染说分手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答应了也就算了,可是分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心早已落在她身上。于是…“染染,虽然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可是你不是草,我也不是马,所以你还是把我收回去吧!”风间沐染:“……”“染染,他们都说我太腹黑,可是你看,这里明明都是白的,他们肯定是眼瞎了对不对?”幸村精市说完,拉起风间沐染的手覆在自己的腹肌上,笑的一脸荡漾。风间沐染:“……”谁来把这

  • 网王之紫凌惜月

    倾羽墨

    【安徒生文学社】天才吗?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一种称谓,没有亲情,没有友情,难道她的命运注定就这样悲苦吗?“去吧!去体验属于你的幸福吧!”慈祥老人对她这样说道。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这一世就如她所愿地结束了!却没想到竟穿越到了网王世界……

  • 穿越网王之公主的复仇游戏

    易宝贝

    【穿越·复仇·游戏】她,本是国际知名企业SK的下任继承人,却意外穿越到另一个她身上。而她,本是紫木家族收养的一个柔弱的二小姐,却被人陷害至死。当她变成了她,水蓝色的长发依旧,火红色的眼眸依旧,绝世的容颜依旧……只是,她再也不是紫木家那个柔弱的紫木悦樱了,她是邪陌染,也是英国王室的至尊公主,更是新世界中赫赫有名的SK的幕后董事长!她腹黑,她邪恶,却也不失温柔。她更信奉“有仇必报”,三年后,高贵的公主

  • EXO:女扮男装!偷心令

    丫头酱LOVE

    因为形势所压迫,某女不得不女扮男装完成一个任务:偷心!*“啊啊!你不是男人么?你你你……”xiumin看着淡定走进女卫生间的帅气背影,刹那就不淡定了……*“啥啥啥?你要干嘛?”鹿晗看着一脸邪笑的清秀男生,不断的往后退,“大家都是男人……有话好好说啊……”*“你是女人?骗我的吧?”吴亦凡看着即将暴走的少年,玩味的勾起嘴角,少年下一秒出现在他面前,邪肆的挑起吴亦凡的下巴,“本少爷是男人是女人,你试下不

  • 重生韩娱之首席女王

    优琪拉

    【完结】又名:《遇见王》金牌经纪人郁千薰彻底的证实了一个真理——传闻不可信!曾经的温婉善良只是一种虚假的表象,而妖娆张扬,才是假面后的真实。当经历背叛生死的安柚然重生在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身上时,她就已经决定不计较过去的所有一切,从今以后,绝对不会再给任何人伤害自己的机会!然后,忠诚的骑士成了蛊惑人心的妖精,痴情的王子变了心。玩转明星,反转爱情。**“就算没有意义!”他看着她,一字一句,那么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