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素色锦年
展开

素色锦年 溪芜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17.8万字

人道是,十六、七岁,花季雨季的年纪,充满了天真和烂漫。十六岁的苏灿跟随在外经商的父母,来到父母工作所在地的城市,作为转学生进入了当地一所知名的中学,开始了她新的学习生涯。言语不通,生活习惯的不同,同学有意无意的排挤,老师的不以为意,都让苏灿很是不适应。好心的一次帮助,却经历了人生的最低谷,经历种种,最后终于走出低谷,和同学们团结一致,一起备战中考。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溪芜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183.51万

  • 创作天数

    809

其他作品

  • 杀手王妃倾世妻

    枪林弹雨中,她抱着妹妹,轰塌了整个建筑物后,还能奇迹的生还——生还在一个不知名的时代。一次误会,惹上了一个不该惹的人物,从此,她的世界再无安宁。她想跑?那可不行,他还没玩够……谁说,南辕北辙的性子不能在一起,谁说,本不会有交集的两个人,不能走到最后,看他们如何在阴谋中谱写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

    加入书架
  • 繁华似梦

    莫离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以这样的方式活着——枪林弹雨中,她抱着妹妹,轰塌了整个建筑物后,还能奇迹的生还——生还在一个不知名的时代。一次误会,惹上了一个不该惹的人物,从此,她的世界再无安宁。一场意外,让原本对一切漠视不关心的他,眼里产生了好奇。他是谁,放眼整个天下,敢公然藐视他……的权力的人,还没有几个,这个女人却直接将他给无视了?很好,他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冷淡,他就想方设法的吵,打碎她的冷淡,她不喜欢说话,没关系,那就他来说,她穿着夜行衣想要出去做坏事?没关系,他跟着,看看热闹搅搅局,谁说不是人生一大乐事?她想跑?那可不行,他还没玩够……谁说,南辕北辙的性子不能在一起,谁说,本不会有交集的两个人,不能走到最后,看他们如何在阴谋中谱写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本文是杀手的后面故事)

    加入书架
  • 索命幽兰

    十年前,她亲眼目睹双亲死在他的剑下,逃过一命的她,在十年后又回来了,回到了他的身边。 初见她的那一刻,他的心,有了跳动的感觉,他以为,他和她会是很好的一对,却不知道,他们之间,有着难以跨过的仇恨。 友情,亲情,爱情,种种恩怨,当真象揭开的时候,他们之间,还有剩下些什么?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恶魔小甜心:妖孽校草强势宠

    渊絮雅

    “通知,通知,请高一20班的明可心同学马上到校门口来,你的未婚夫在等你……”明可心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了,自己就是去抽个奖,居然一不小心中了一个大奖——莫名其妙成了贵族学院某妖孽校草的女朋友!!!更可恶的是,这个妖孽居然还在自己家旁边买了一套房子,每天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小甜心,不许跟那个人眉来眼去!”“小甜心,除了本少爷以外,你不可以跟别人单独出去!”“小甜心……”明可心忍无可忍,“亦风延你可不可

  • 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

    风子_

    (新文已发:《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寒清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与S国总统继承人结缘。她平静的生活渐渐卷入一场关于权贵利益的腥风血雨中……情景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喘着粗气问她,充满鲜血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染红了裙角。//情景二:某天,寒清清望着雨幕中走来的高大清俊地年轻男子,那双琥珀色瞳孔盯着她,眸光沉沉。她耳边除了哗哗的雨声,还有他低沉地嗓音:“雨大了,不如跟我走?”//

  • 守着流年里的你

    烨兰七

    【签约出版】七年前,她沉寂冷漠,他阳光灿烂,他们是同桌,无话不谈;七年后,她眉眼弯弯,笑靥温暖,他清冷孤寂,沉默无言;他们不期重逢,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漠而言,“聂小姐,好久不见。”——谁在青葱的岁月里默默守候,谁在流逝的光阴中心如死灰,谁在记忆里拥着时光无声等待,谁在熹微的光晕中踏着青荇款款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