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要她顺便要你
展开

我要她顺便要你 伪钻希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5.3万字

他们是命定的恋人,他却不信命,反之而行。
彼此遇见后,互生情愫,本以许下终生,谁知途中生变。
她和陌生人上了床,两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了孕,就从A市逃了。
四年后,失忆的她回到A市。
再遇见,她再次爱上他。
命运终究是是命运,婚礼前夕,他却发现……她居然有了别人的孩子。
命运是洁净无暇的,命运是不容亵渎的,当你偏离轨道,厄运也就开始了。

云诺这辈子做的一件错事就是不知道和谁上床了怀孕了。
云诺这辈子做的一件最正确的事就是生下了她可爱的女儿。
云诺这辈子做的不公平的事就是她爱上了一个骄傲的男人。
云诺这辈子最为感动的事就是那个男人抱着她那三岁的女儿说:“我要你顺便要她。”
云诺无法描述那种感动,一个骄傲的男人如何对别人的女儿说顺便要了她云诺,云诺这辈子最大的幸事就是遇见这个男人,给予她完美的一生。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伪钻希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8.85万

  • 创作天数

    50

其他作品

  • 我栓命运看风景

    ……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想起那个人,只是遇见尴尬难堪的时候还是下意识叫出那三个字,随后便是自己扇自己一记耳光。 刻意避开他的圈子,刻意绕开他的话题。然后身边的一个人两个人都陆陆续续离开了。也许年少时,会张扬兀定的嚷嚷他永远不会离开我。 经年之后,她人不像人,他风采依旧。她恨他,恨来做梦都希望让自己风采光耀超过他,让他愧疚让他后悔。 不,他怎么会愧疚,她如今人不像人,不正是他造成的? 因为高兴,可以宠上天。 因为不高兴,连呼吸都是错。 …… 她说:“你一直是我的希望。” 她说:“我们会是永远。” 她说:“嗯,凌洛木你比我爸妈都重要,这世上没人比你更重要。” 她说:“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我,我都喜欢你。” 她说:“我会永远陪着你,一辈子的好朋友。” 只是卢含,你为什么半途而废?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芊霓裳

    “顾先生,你太大了…”“年纪大的男人会疼女人。”未婚夫背叛,唐沫儿一不小心招惹上了京都豪门贵胄顾墨寒,并陷入了他的情网,后来她才知道他只是想让她生一个继承人。三年后,一个小奶包跑过来抱住了她的大腿,“给我买根棒棒糖,我把我爹地送给你哦。”英俊挺拔的男人将她抵在墙角里,她一脸的茫然,“先生,你是谁?”“乖,宝贝儿,这一次我一定轻轻宠。”(1v1,娱乐圈打脸爽文+宠文,亿万第二部)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安知晓

    七年前一场意外,沈千树怀上了夜陵的孩子。七年后,小童画红遍大江南北,成为国民儿子,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夜陵,“hello,便宜爹地?”。夜陵看着粉妆玉琢的小王子咆哮,“我的小公主呢?”。沈千树准备带儿子跑路时被夜陵逮住扑倒,“要跑可以,先把小公主还给我,我们再生一个!”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糖果淼淼

    成人礼那晚,她被至亲的人设计,意外怀孕。四年后,她携子归来。一个尊贵霸道的男人突然闯进她世界里,“说,孩子的爸爸是谁?”一个拿着水枪的小奶包跳出来,“哪里来的野男人,敢抢楷哥哥女神!”从此她的世界,多了一大一小两个霸道鬼。深夜,大的偷溜进她房间,直接堵住她的唇,“女人,知道偷走我的种的下场?”“什么下场?”“从现在开始,每天让我吻,让我宠。”额…让他宠的下场,就是第二天走不了路?(1V1,有小包子

  • 早安,龙先生!

    韩降雪

    “给我生个继承人!”一场别有用心的阴谋,让她误入他的禁地,一夜之后却被他抓回去生孩子!“爵爷,听说您身有隐疾,您是想人工还是试管?”男人潋滟的眸中寒光乍现,将她咚在墙上,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的选择。“……”某一天,苏千寻眼泪汪汪的看着手上小东西上面的两条红杠杠,到底是谁说龙司爵有隐疾?!敢不敢出来跟她谈谈!他,赫赫有名的豪门大少,狂傲,霸气,冷酷无情,却将她这个落魄千金宠得上天入地,无人能及!【男女

  • 蜜爱1V1:首席宠上天

    高擎

    【推荐新书《甜宠1V1:湛少,超猛的》】他是亿万少女的梦,令人闻风丧胆的帝国决策人,却偏偏对她束手无策,用尽手段逼她结婚,妄图用一本证书绑住她。“记住,从这一刻开始,不许出席混乱的娱乐场合,不许喝男人给的酒,不许与除了我以外的任何男人有肢体接触。否则,后果很严重。”凌天雅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被家长管束的青春期少女一样,不许这个不许那个。“你的要求有些过分了,我会有应酬,我……”男人搂着她,似乎要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