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抢婚
展开

豪门抢婚 米妆颜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9.66万字

第一夜,她只不过是为了救人,设下陷阱,将男人骗上船,如她所愿,得到该得的,甚至摇身一变豪门贵太太。
第二夜,她将陌生人砍伤,只为挽救一段她也不知道作何用处的婚姻,醒来,被她刺伤的男人将她强占,遭网红小三辱骂,婆婆将她赶出豪门,流言是非让她无所遁形。
第三夜,她离婚,远离豪门是非,以为以后能过上平淡的生活,不料这回被设计绑架的人是她,一夜春宵,你情我愿,偏偏又是他,轻而易举把她救了。
她以为这是三年修来的缘分,结果只不过是场孽缘,惨剧不断上演,逼着她蜕变。
男强女强文,女主跌宕起伏的人生和悲催的性格需要男人拯救,2016盛夏,宠虐并肩。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米妆颜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3.43万

  • 创作天数

    61

其他作品

  • 高冷总裁私密爱

    盛景钧,滨城最神秘的男人,大家只知道他有一张夺魂摄魄的颜,却不知他的心狠手辣。而她,从孤魂野鬼卓婉君变成了滨城第一美人卓繁花,借尸还魂的第一天就被迫卷入这场被坊间戏称为豪门秘闻的三角恋。 面对这么复杂的恋情关系,她为什么要嫁,何况,这件身体的前主人并不爱他。 于是,她当着盛家一家老少的面,让他颜面扫地,“盛景钧,我不想嫁你。” 他拿着餐巾悠然擦拭着薄唇,淡淡开口,“订婚宴开始了,你告诉我你不想嫁?” 后来,她才知道上帝是如此眷顾,才让她遇见了他。 当这个男人冷漠的时候,她只好热脸贴冷屁股欺身而上,“盛景钧,不如我们早入洞房。” 男人冷冷将她摔出了门外,“盛夫人,懂点儿矜持。” 终当她爱上他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一切除了她主动走上前的第一步,后面的种种,其实都是他的安排,他爱的是她却似乎不是她。 “盛景钧,你爱的是我的灵魂还是身体?”这个回答对她很重要。 男人略略蹙眉,装作听不懂她的话,“夫人的美色我爱,却也不全爱。” 盛世繁花,有夫景钧,爱到深处,方知所嫁非人。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

    芊霓裳

    “顾先生,你太大了…”“年纪大的男人会疼女人。”未婚夫背叛,唐沫儿一不小心招惹上了京都豪门贵胄顾墨寒,并陷入了他的情网,后来她才知道他只是想让她生一个继承人。三年后,一个小奶包跑过来抱住了她的大腿,“给我买根棒棒糖,我把我爹地送给你哦。”英俊挺拔的男人将她抵在墙角里,她一脸的茫然,“先生,你是谁?”“乖,宝贝儿,这一次我一定轻轻宠。”(1v1,娱乐圈打脸爽文+宠文,亿万第二部)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安知晓

    七年前一场意外,沈千树怀上了夜陵的孩子。七年后,小童画红遍大江南北,成为国民儿子,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夜陵,“hello,便宜爹地?”。夜陵看着粉妆玉琢的小王子咆哮,“我的小公主呢?”。沈千树准备带儿子跑路时被夜陵逮住扑倒,“要跑可以,先把小公主还给我,我们再生一个!”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

    糖果淼淼

    成人礼那晚,她被至亲的人设计,意外怀孕。四年后,她携子归来。一个尊贵霸道的男人突然闯进她世界里,“说,孩子的爸爸是谁?”一个拿着水枪的小奶包跳出来,“哪里来的野男人,敢抢楷哥哥女神!”从此她的世界,多了一大一小两个霸道鬼。深夜,大的偷溜进她房间,直接堵住她的唇,“女人,知道偷走我的种的下场?”“什么下场?”“从现在开始,每天让我吻,让我宠。”额…让他宠的下场,就是第二天走不了路?(1V1,有小包子

  • 大首长,小媳妇

    江山一顾

    “报告,我要举报你。”男人危险的眯着眸子问:“理由?”“举报你制服诱惑,持帅行凶……”小媳妇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按在墙上亲。“你怎么不说权色交易喜欢擦枪走火,人送外号北方醋王。”重生前,江南绯嫁给霍北疆后作天作地,弟弟惨死,父母早亡,被最信任的人联手算计。重生后,她只想着感谢天感谢地,厚着脸皮也要靠近他,跟着他,吃定他。这一世她要拂去心上的尘埃,靠着自己的努力得到想要的人生。生活的美好不仅是眼前的渣

  • 蜜爱1V1:首席宠上天

    高擎

    【推荐新书《甜宠1V1:湛少,超猛的》】他是亿万少女的梦,令人闻风丧胆的帝国决策人,却偏偏对她束手无策,用尽手段逼她结婚,妄图用一本证书绑住她。“记住,从这一刻开始,不许出席混乱的娱乐场合,不许喝男人给的酒,不许与除了我以外的任何男人有肢体接触。否则,后果很严重。”凌天雅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被家长管束的青春期少女一样,不许这个不许那个。“你的要求有些过分了,我会有应酬,我……”男人搂着她,似乎要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