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老师有点神经质
展开

老师有点神经质 浅陌汐°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25.02万字

老师很严厉,夏梓桉第一天踏进编导教室,就被他扔了一脸粉笔刷,厉声喝道:“迟到给我外边儿站!”老师很拖拉,拉片简直害死人,“夏梓桉,刚才这段影像运用了什么方式?”某女战战兢兢地起身,特没面子地摇了摇头。老师很专制,“今天是第一堂影评课,先来影评一千五。”某女咬咬牙,大声反驳,“去你大爷的,第一天就一千五?”某男笑了笑,粉笔特自然地往讲桌上一放,“夏梓桉写一千五,其他人写八百。”老师很狂妄,改天逮住夏梓桉就告白,“夏梓桉,其实我很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他眼里全是柔情似水,可某女却被他吓得退了两步,“老,老师,我没做错事儿啊!”某男一听,满脸黑线,随即笑容蛊惑,伸手壁咚一下,直接将她按到墙上,深情一吻,“现在吻都吻了,你得为我负责!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浅陌汐°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72.4万

  • 创作天数

    532

其他作品

  • 报告老师!男神带到

    【浓情圣诞】前几天还在网上吐槽帖子上“师生恋”的真实性,没想到一个星期不到就遭到了报应了!某女很有礼貌地走进办公室,就被班主任一句雷人的话吓得直接逃跑!某女在晚自习躲在抽屉里玩手机,某人走过来拍了一下桌子,很有震慑力:“下课来我办公室!”于是某女在黑灯瞎火的夜晚走到了办公室,某班主任又开始说:“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把手机砸了,第二,做我女朋友!”说完,愣是对着某女吻了下去。“唐歆岑,你最近跟某个男的走得很近。”某班主任冷着脸说。唐歆岑很识相的将编辑带到他面前:“报告老师,男神带到!”

    加入书架
  • 我等你良辰已久

    那夜深而朦胧,少年望着身旁的少女,眉间微微皱起,“很晚了,还不回家吗?”她抬起头,眼眶早已被泪水浸湿,“不回,因为我怕寂寞。”那年,他潇洒地摞下一句话,她一等便是四年。再次重逢,他亦如年少那般干净如水,可她却早已弄丢了当初的笑靥模样。他站在她面前,笑面春风,她却只能噙着泪水,落荒而逃。终于,他抵不住心中的怒火,在深巷里肆意吼她,“季凉痕,你到底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天亮拥我入怀*年少时光我等你]

    加入书架
  • 我以思念葬你

    ‖重发‖有人说,当一个女孩爱上一个人,却得不到相守的时候,会选择单恋的偏执。而瑾夏就是那一个甘愿为凌尘冽付出一生的人。因为爱他,遇上的所有人都变得那样不美好;因为贪恋青春,所以孤独终老。他洒脱留恋红尘,佳人在怀;而她却在自己画的牢笼里,绕着走着,却找不到出路,到不了尽头。在单恋的偏执中,她再也耐不住寂寞,守不住灵魂,心一点点地沦陷,时光尽头,谁人能许她一个地久天长。[深夜陪你落泪*单恋偏执只为你]【原名:你只是从没来过】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极品宝贝无敌妻

    紫雪凝烟

    七年前,她极力走的云淡风轻,七年后再次相遇,她的身边却多了三个极品宝贝。回过神的某男人,顾不得身边的美女,气冲冲的跟了上去,好啊你个香橙,看来,新帐旧账需要一起算算了……

  • 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

    风子_

    (新文已发:《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寒清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与S国总统继承人结缘。她平静的生活渐渐卷入一场关于权贵利益的腥风血雨中……情景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喘着粗气问她,充满鲜血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染红了裙角。//情景二:某天,寒清清望着雨幕中走来的高大清俊地年轻男子,那双琥珀色瞳孔盯着她,眸光沉沉。她耳边除了哗哗的雨声,还有他低沉地嗓音:“雨大了,不如跟我走?”//

  • 守着流年里的你

    烨兰七

    【签约出版】七年前,她沉寂冷漠,他阳光灿烂,他们是同桌,无话不谈;七年后,她眉眼弯弯,笑靥温暖,他清冷孤寂,沉默无言;他们不期重逢,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漠而言,“聂小姐,好久不见。”——谁在青葱的岁月里默默守候,谁在流逝的光阴中心如死灰,谁在记忆里拥着时光无声等待,谁在熹微的光晕中踏着青荇款款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