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冰山殿下很无赖
展开

冰山殿下很无赖 暮小懒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26.71万字

【免费完结】【世界上最坑爹的事情】被职业乞丐骗走一大笔钱?NoNoNo!是穿越!【更坑爹的事情】被职业乞丐骗走一大笔钱后还被小偷把身上的值钱东西都偷个精光?NoNoNo!是穿越后还要跟某个冰殿订婚!【冰殿的十字真言】“安沐晗,我喜欢你。”“连告白都不超过十个字,这么没诚意,不超过十个字的告白本姑娘我概不接受!”“……”【冰殿的极度无赖】“易洛宸,快说十次我喜欢你。”“十次我喜欢你。”“……你可以去死了。”【冰殿的最终誓言】“我愿追随你,天涯海角。”——易洛宸 “我愿陪伴你,沧海桑田。”——安沐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暮小懒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39.11万

  • 创作天数

    408

其他作品

  • 我只想静静

    “老大,你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某女站在某男面前,一脸认真地等待任务分配。某男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我想静静。”某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次日,某女将一排女生带到某男面前:“老大,我们学校太多静静了,我不知道你想哪个,所以把她们都带来了!”某男眼角狠狠一抽,遂将某女拖进房中,双手一撑墙壁,将某女困在其中,悠悠道:“尹静,我只想你一个静静。”【原名:《我想静静》】【这是一篇披着小言情外皮的推理文】

    加入书架
  • 奈何大神太招摇

    【已完结】“大神,我打得了怪卖得了萌斗得过小三赢得过菜鸟,你就收了我吧!”某女一脸星星眼外加无比期待地仰望着眼前的某大神。“不行。”某大神一口回绝。“靠,我都以身相许了你还想怎样?!”若不是大神屡次救她,而她又是有恩必报的好孩子,但无奈自己是个小号,没什么能力报恩,只好以身相许,可没想到大神竟然毫不领情?看着眼前那快要气爆的某女,某大神邪魅一笑,轻勾嘴角:“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所以以身相许无效呢。”某女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大神频频救她,原来,大神竟是……【爆笑腹黑文,没有最囧只有更囧~】【番外在评论区】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最强女王:早安,修罗殿下

    墨落枫

    她是道上赫赫有名的天才杀手,任务途中救下了一只来历不明的“小狼狗”。他没有记忆,霸道冷酷又残暴无情,却专粘她一个人。从此,她上学,他暖床。她睡觉,他撩她……再次被床咚,夜飘零怒了:“你到底想干嘛?”某男面无表情地扣住她双手,眼神无辜又理直气壮:“报恩。”???你的报恩就是睡老子?【男主神秘忠犬,甜宠杀手文,苏苏苏!】

  • 重生国民男神:夜帝,花式宠

    苏白猫

    “唔…够了,不要了…”俊美的少年舔了下薄唇,意犹未尽,“对你,我永远不够。”惨死重生变成懦弱无能的‘顾家三少’,女扮男装,逆袭当学霸,医病救人做神医,娱乐圈手撕渣渣做男神。立志掰弯帅气高冷同桌,可不想,被套路被吃得一干二净,腰酸背痛的反而是她!他,帝国高冷尊贵的神秘夜帝,杀人不眨眼,却将她宠入了骨子里!(女扮男装!一对一宠爱!双强!)「人前高冷禁欲,人后小奶狗般粘人,夜帝带你解锁花式撩宠新姿势」

  • 最强盛宠!神秘魅少不好惹

    诺樱丶

    【1v1甜宠】“不想上分,只想上你。”他径直壁咚她,声音低沉富有磁性。江曼辞表示,不过是看他游戏输太惨随口说了句“姐带你上分”,结果分没上成,人倒被吃干抹净……两年前她在游戏内登顶国服、低调隐退,两年后她是乐坛新星,却被昔日闺蜜设计陷害、负债累累。一朝惹上电竞男神,一纸合约,她债务清空、绝境逢生。身为电竞男神,无数次与她爆出花边新闻,说好的绯闻绝缘体呢?!霸道、狡猾又不讲道理,说好的高冷呢?!“请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余生若依

    懒三月

    认识林生的人都好奇着这么一个整天活在自己的世界,目光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的人,如果喜欢上一个人会是怎样的模样。而当他牵着一个只到他胸口的女生,在大家的面前一把搂住了她,弯了弯唇的对所有人说,“这是我的女朋友,陈若依。”所有人都震惊眼前那个从来都是淡漠只会用数据表达的万年冰山,竟然看见身旁的小女人望着别的男人的时候脸都黑了,俯身咬了咬她的耳垂,“不许当着我的面看别的男人。”陈若依狡黠一笑,“那我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