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国民老公难伺候
展开

国民老公难伺候 菜小那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5.71万字

【此坑,勿入】她曾是豪门千金,他哥哥的前女友,一夜落魄,她成了一枚小小女记者;他是名门骄子,一曲成名,成了人人追捧的国民男神。温语菲的世界里很难想象会有顾谌的存在,却因为一场牢狱之灾,一次醉酒,签下天价卖身契!自此,她的生活只剩拍马献媚,俯首听从成了她人生标杆。她怒,插腰指着他大吼道:“我要离婚!”顾男神眼一斜,轻飘飘道:“行,先把钱还了!”【片段】某夜月色如水,顾男神欲行不轨,某女手一摊道:“拿来!”“什么?”顾男神不解。某女得意的挑眉说:“说好的! 抱抱十万,亲亲五十万,特殊服务一百万!”【此文前段男神,后段总裁,欢喜冤家,爆笑来袭——】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菜小那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33.18万

  • 创作天数

    205

其他作品

  • 嚣张王妃不可欺

    【推荐新文:《国民老公难伺候》】酒肉穿肠过,唯有泪千行!一朝赐婚,顾泠夕嫁给了他们东凛国的美男王爷。新婚三日,王爷夜夜宿清楼,她言笑晏晏,一把火烧光了他的所有衣物!皇帝设宴,王爷自发为第一美人伴曲弄歌,她执起长弓,一箭差点射穿他的脑门!太后设难,王爷对她冷嘲热讽,她怒发冲冠,“东方煜!我要休了你!”王妃既嚣张如斯,王爷自腹黑如狐,只见他的眼神如勾,“爱妃,嫁了本王还想跑?”

    加入书架
  • 恶夫别跑

    当今皇帝是我舅,镇国将军是我爹,丞相大人是我男朋友。只要木嫣离竖着走,就没人敢横着走。哎?丞相要娶亲?新娘不是她?木嫣离暴怒,看我不撕了你们这对狗男女。玩得正高兴,皇帝舅舅让我嫁人?从风度翩翩的丞相到风流成姓的尚书三公子,皇帝舅舅是昏了头?她会接受?开玩笑!可是,谁能告诉她一觉醒来这个趴在她身上又亲又啃的男人是谁?什么?她相公!婆婆小姑齐上阵,这日子怎么过?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自家相公上清楼...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安知晓

    七年前一场意外,沈千树怀上了夜陵的孩子。七年后,小童画红遍大江南北,成为国民儿子,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夜陵,“hello,便宜爹地?”。夜陵看着粉妆玉琢的小王子咆哮,“我的小公主呢?”。沈千树准备带儿子跑路时被夜陵逮住扑倒,“要跑可以,先把小公主还给我,我们再生一个!”

  • 亿万豪宠:上将的专属宝贝

    猫千草

    他是冷傲高贵的帝国上将,能接近他的女人只有一个,偏偏这个女人还对接近他这件事不屑一顾,想着法子要和他撇清关系。“你可以抱的男人只有我一个。”上将大人凤眸潋滟,甚是撩人。她抗议,那她以后还怎么交男朋友啊!可惜抗议无效。他把她宠上了天,却不肯让她生下他们的孩子。当他让医生给她执行堕胎手术的时候,她心如死灰,毅然离开。六年后,一个小女孩抱着一个小猪扑满出现在他面前,“你可以当我一天的临时爹地吗?我可以把

  • 重生八零俏佳妻

    江山一顾

    【正文已完结,番外更精彩】前世,盛宁懵懂无知,是从小背负不堪名声的‘坏人’。被好友陷害,被心爱的人辜负,最后孤苦无依,凄惨而死。当她重生回1983年,她一定擦亮眼睛看人,认认真真做事。这一世,她再也不让妹妹因她而死,这一世她要成为文工团最骄傲的那朵玫瑰。一个优秀的女兵,孝顺的女儿,合格的姐姐。且看她如何破釜沉舟,救妹妹于水火之中。力挽狂澜,带着全家一起改革开放,致富奔小康。虎视眈眈,誓要拿下冷面军

  • 重生小俏媳:首长,早上好!

    丁嘉树

    【甜宠+虐渣=爽文】娇媚小媳妇被扑倒,红着脸道:“顾少校不是说娶妻娶德不娶色吗?”顾少校:”嘴上说说而已,你别当真。”重生前,宋冉单纯天真,被继母败了家产,被闺蜜抢了男人,终生未嫁,孤苦一生。重生后,宋冉擦亮眼睛,吃一堑长一智,首当其冲要做的就是抱紧她那前途金光闪闪的少校顾营长的大腿。诶?是不是大腿抱太紧?是不是她媚过头了?怎么顾少校随时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1V1身心干净,微博:RN丁嘉树,欢迎

  •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

    夏染雪

    继妹刚死三个月,她执意要嫁给准妹夫。全世界都认定楚氏掌门人楚律的新婚妻子害死自己的继妹,勾引了自己的妹夫。她的亲生母亲残忍的说: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恶毒的女儿。她的新婚丈夫在婚礼:我不会吻你,你让我恶心。闪光灯一片记下她所有尴尬局面。他羞辱她,夏若心,你不就是为了搭上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后来,她真的生不如死,他为了自己生意,将他送到另一个男人的面前,他为了给自己心爱的女人正名,将她送到一堆男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