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凌静风雨

凌静风雨 墨裳影华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5.97万字

还未待我继续想下去,已经被一个人一把揽进怀里,并且恶狠狠的说:“跟我在一起,不许你再想别的男人”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墨裳影华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386.54万

  • 创作天数

    1107

其他作品

  • 隐婚180天:豪门老公,撩上瘾

    第一次见面,他救了她。“丫头,你要报答我。”“……” “嫁给我,两清”,古逸寒表示,这样的机会他只会留给一个人。 某日,一小包子拦路抱住古逸寒的腿,开口就叫“爹地”。 “爹地,妈咪跟人跑了,求收留!” 男人先是一怔,接着丢下数亿大单,抱上跟自己如出一辙的小包子往外就跑……“女人,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上天入地我都要把你……宠回来”。 ……四处逃窜的沐悠眼看四下无人,扶着酸疼的小蛮腰站定喘息。不料头顶突然传来一个魅惑至极的声音,“夫人是要为夫抱呢?还是扛呢?”【宠文一对一,身心干净,放心跳坑】

    加入书架
  • 偷心女佣:傅少,深深爱

    【推荐墨墨新文《隐婚180天:豪门老公撩上瘾》】初见,他和她被人算计……在一起。第二次见面,他对她雪中送炭,条件是做他的24小时女佣。面对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景落看都没看就签了合约,岂料早已掉进某个腹黑男设好的陷井里。不是女佣么?为何给她个红本本?景落百思不得其解,拿着红本本去问傅翰墨,男人眸色幽幽……“没有红本本是你做我女佣,有了红本本是我做你男佣!”

    加入书架
  • 嚣张皇妃是特工

    她是世界头号杀手,却在一次执行任务时惨遭同伴背叛,穿成天下第一富千金。他是两国太子,家世傲人,颜值顶尖,却对她情有独钟。“这辈子你注定只能做本太子的女人,即便你不喜欢我也把你囚禁于身边!”某女摇摇头,“小屁孩,本小姐吃冰糖葫芦时,你还在娘亲肚子里呢!跟姐姐拿翘?说这种硬话?你是想一辈子打光棍?”

    加入书架
  • 冷王追逃妃

    新婚夜,他向她摊牌,他其实并不爱她,他之所以求旨娶她是为了心中的那朵雪莲花,为心中的女神找一柄保护伞,除了心······他可以给她所拥有的一切;她嫣然一笑,云淡风轻的回,她可以给他当一个挂名妻子,挡去一切障碍,除此一样也给不了他,特别是这颗心。他们王府外是恩爱夫妻,王府内却是黄金搭档,约定好互不干涉,各自可以追求各自的幸福,前提是在地下。然而,谁又曾想到这场约定,谁先输了心,谁又为情万劫不复······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学霸:最强校园商女

    拾月秋

    她本是遗落在外的豪门千金,却被人说成是私生子,遭受各种排挤与欺负。认祖归宗后,接连遭受继母与养姐的步步算计,最后惨死。重生回到初三,她势要改变命运,学渣到学霸,一个起死回生的距离。面对伪善狠毒之人,见招拆招,她的人生大道越来越宽,还有什么好怕的?只是,某位校草,不要以为长得好看,就能白吃白喝她家的饭菜,不如以身相许吧。重生女+商战,男强女强的爽文!书友群:534887191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惊艳!名门少爷拽千金

    鱼小溪

    与人斗其乐无穷,收服名门少爷,踩死极品渣女,绝世美男独宠她一人!他是名门贵少,她是嚣张千金,一次意外相遇,他们的命运紧紧纠缠在一起。逃爱路上,他步步紧逼,她且战且退,不知不觉中,她身后跟了一串的痴情美男,她苦恼,叉腰,皱眉——这么多的烂桃花,怎么甩掉啊?

  • 丫头,你被算计了!

    鱼小溪

    【已完结】“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啦!”一纸入学通知书,她被诱入一个甜蜜的陷阱,开始了和她心目中男神零距离接触的生活。白天,他是金光闪闪的大神,她被冤枉他出马、她被欺负他出马、她被戏弄还是他出马;晚上,他却化身诡计多端的恶魔,一次次用他的高智商,诱她“心甘情愿”投进他的怀抱,月黑风高夜,他将她圈在墙角,低头一吻:“丫头!看你哪里逃!”

  • Kiss绝版未婚妻

    鱼小溪

    “你是我的未婚妻!”火爆男拍案而起。“咱们可是三岁就一吻定情了!”妖孽男一脸桃花。“我们早就指腹为婚了。”花美男温柔笑望。望着向她逼来的三个,萧鱼儿眼角抽搐转身就逃,不小心跌入另一个胸膛,一看,平日里那个腹黑少爷笑得有模有样,“亲爱的,咱的娃该喂奶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