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喷火宝宝痞子娘亲
展开

喷火宝宝痞子娘亲 天空(daysk)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7万字

某女仰天长啸:老天爷,不带这么欺负人!她还没和男人嘿咻嘿咻……就直接跳到生儿育女这一段,这跳跃弧度也未免太大了?等等,产婆是不是搞错了?这头上长角,身后还拖着一条小尾巴的奶娃是她的?**“娘亲,我饿了,我要吃奶。”没齿的奶娃居然开口说话。某女一脸惊悚,本能的双手抱胸,愤愤不平:“你休想!!”**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坐在树上不断的摇晃着腿脚。“小兮,为什么你不喜欢爹爹亲你?”小奶娃一本正经:“娘亲说了,男人亲女人,那叫耍牛氓;男人亲男人,那叫有病。更何况你也不是我爹,小兮的爹爹早就因为花柳病外加肾亏,两腿一蹬死翘翘了。”一声巨响,某男华丽丽的从树上直接跌落。小奶娃赶紧用手捂住眼睛,“唉,早就告诉过你,不要爬这么高的嘛!”【本文一对一结局,女主腹黑强大,男主更强,双强pk爽文,喜欢就【收藏】+【推荐】=更新吃肉】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天空(daysk)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54.99万

  • 创作天数

    432

其他作品

  • 泡沫链人

    从今天开始,1314521就是你的编号,你就是我江宇臣第一百个链人。我的命令你不能反对,只能服从。除了我,没有人可以解开你手上的“链人手镯”。若曦不小心得罪了英皇高校的江宇臣,为了报复,江宇臣硬是给她戴上了“链人手镯”。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摘不下这只手镯,为了家人的安宁,她不得不听从江宇臣的命令。就在若曦适应“链人”这个身份的时候,公主回来了,并要她离开王子,她说童话里王子永远都是属于公主的……

    加入书架
  • 皇后,别跑

    她又没有阴狠毒辣的心,穿越到这吃人的后宫,岂不是分分钟被人KO的命?拜托,老天爷,麻烦降个雷把她给劈回去吧!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梓云溪

    天才符箓师,重生为七岁小女娃!稚嫩的外表,狠辣的手段。荒郊野外,她痛殴仇敌被太子撞见,她表情漠然,太子却一见倾心!“太子殿下不好了,太子妃大人一张定身符,把皇帝陛下定在大殿里吃土了。”“这不很正常么?谁让狗皇帝招惹我妻?定的好!再给他泼盆冰水降降火!”“太子殿下这回真哒不好啦!太子妃大大甩了三张爆火符,把郑贵妃娘娘连人带屋炸上天了!”某太子狂笑:“做的好!不愧是我妻,就是辣么给力!”“太子太子,这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默雅

    一个废材包子少女死了,一个犀利毒舌、武力值爆表的女军医穿越而来。手持法杖,她是强悍的灵术士!拉起弓箭,她是霸气的魔弓手!拿起药鼎,她是尊贵的炼药师!他说:“叶澜,我是神是魔都在你一念之间,这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如今我所谋者,也不过你一人而已。”叶澜:“先别说废话,你吃我喝我住我的,欠我这么多,打算怎么还?”“肉偿,怎样?”(一对一,爽文)

  • 重生最强商女:首席,宠上瘾!

    凤不羁

    【女强宠文1V1】“你等会儿,我有东西要取一下。”“取什么?”“娶你!”飞升挨不过天劫,安瑾本以为就此陨落,却不想一睁眼,再次回到了改变她两辈子的转折点。空间在手,修为尚存,这一世,看她如何徒手虐渣男,手撕白莲花,肆意而活。顺便,补偿上一世被她辜负了的那个男人,只是,印象中那个对任何人都冷漠,却唯独会对她绽放笑颜的男人,怎么这么难追?究竟是谁擅自给他添加了傲娇的属性?

  • 神医蛊妃:腹黑九爷,极致宠!

    姬茹灵兮

    “王爷!王妃给郡主和一头猪下了情人蛊,让他们爱得死去活来了!”某王爷宠溺一笑,“果然是我妻,这也只有她能想得出来。”“王爷!王妃给贵妃下了听话蛊,让贵妃当众脱衣跳舞了!”某王爷蹙眉,“现在太阳大,送一些冰镇甜瓜给王妃,边吃瓜边看。记着打好伞!算了,本王自己去。”“王爷,这回糟了!王妃说她不想当王妃了,她要带她的蛊娃娃去征服天下!”某王爷迅速改名“天下”,将某王妃压得死死的,邪魅一笑,“听说你想征服

  • 驭兽狂妃:帝尊,来接驾!

    爷本非爷

    【1V1苏爽文不虐,男主傲娇情商低,前期闷骚后期明骚,有学院流。】昔日神皇自爆,化身为天元大陆花痴废材大小姐。为爱痴狂?眼瞎的渣男有多远滚多远!废材草包?左手神丹,右手魔宠,神挡灭神,佛挡弑佛!世人欺你、辱你、侮你、轻你、诽你,谤你,你当如何?云轻言:我就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过之后,你且看他!“滚!”初遇,他不能动弹,一双冷眸满含杀意。“小样,跟我横?!”她扒光了他身上所有值钱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