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爆炎:斗战狂妃
展开

爆炎:斗战狂妃 剑逆天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5164

【日更万字,大大们先收藏再看文啊】宴小欢活脱调皮,只是在平常,一旦发威,无人能敌,化为战斗狂人时,手执紫色弓箭,敢射苍天。 在与北陵潇的一次邂逅以后,就打定主意要让北陵潇当他的夫婿,但是北陵潇就是不待见,咋办,凉拌,他不待见,就想办法让他待见,先搞定他的老妈,皇后,再搞定他老爸,皇帝陛下,嗯哼,有了他们的首肯,不信你还不待见。 战场抗命,是为了救你,杀敌,是为了帮你立功勋。 临了,宴小欢悲催的发现,北陵潇还是拿她当透明人,就在宴小欢在伤心离开的时候,北陵潇发现自己身边少了一个跟屁虫,伤心失落,心痛神伤,不是不喜欢你,是因为你太强。 宴小欢被小人算计,失去修为,变成弱小女子,北陵潇发现,原来宴小欢也是需要呵护的。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剑逆天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2.65万

  • 创作天数

    55

其他作品

  • 倾城天下之五王夺妃

    数万年传承的巫族神女出,举世震惊,她有艳惊天下的美貌,有倾国倾城的身姿,有令人赞叹的高超医术,有巫族秘传的通灵之法。她用一身医术,上治皇亲国戚,下医平民百姓,顺带还医治了江湖阵法大家的子母毒蛊,异世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天下男子,无不为之神魂颠倒。葱郁的七叶树下,燕流风纸扇遮面,英俊潇洒,美得一塌糊涂,倾城都有些羡慕,燕流风温柔的说,“师姐,想我了没?” 倾城一个趔趄,就要栽倒。 “师姐,小心。”倾城的美目抬起,撞进了仿若幽深的黑潭里,徐文轩一手托着倾城,一手还紧紧的握着自己心爱的玉箫。 旁边慵懒散漫,闭目养神的连希诺,一下子跳起来,从徐文轩的手里面抢走了倾城。 “师姐,是我的。”苏清远嗖嗖几柄锋利的飞刀,射向了连希诺,连希诺自顾不暇,倾城被飞抛了出去。 “师姐,小心,别闪着腰。”听到苏清远的话,倾城就要吐血。“天啊,谁来救救我?”这时,凌空飞来一席潇洒的身影,将倾城紧紧的环抱。 “不要你到处乱跑,就是不听。”楚飞狂?倾城的双眼迷蒙,仿若带着一层层水雾。

    加入书架
  • 至尊妖帝

    一个天生经脉不通的少年,在经历过母亲被害父亲失踪的打击后,终于冲破了体内障碍,走上争权之路!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默雅

    一个废材包子少女死了,一个犀利毒舌、武力值爆表的女军医穿越而来。手持法杖,她是强悍的灵术士!拉起弓箭,她是霸气的魔弓手!拿起药鼎,她是尊贵的炼药师!他说:“叶澜,我是神是魔都在你一念之间,这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如今我所谋者,也不过你一人而已。”叶澜:“先别说废话,你吃我喝我住我的,欠我这么多,打算怎么还?”“肉偿,怎样?”(一对一,爽文)

  • 驭鬼邪后

    大希娜娜

    七月半,鬼门现,诞生在这一天的我,被视为不祥,母因我而死,父惧弃,我还来不及好好感受这个世界的温暖,就被无情的抛弃,险境横生,阴邪大黑蛇将我卷入一古老的地洞中,未曾想这竟是一个千年古墓,我的到来,似乎唤醒了沉睡了上千年的灵魂,至此,我竟被一个神秘的千年美男父亲养育成人。长大后,外出历练,发现外面的世界太精彩,想要成龙的大蛟龙,深海的美人鱼,各种奇形怪状的恶鬼凶灵,好刺激,好危险。逆天神魔体,阴阳眼

  • 凶猛小兽医:邪王,请躺好

    夏抖抖

    她是2222年最强异能女王,却穿越到一个被亲娘亲手废掉,并逐出家族的悲催货身上。不怕!异能在手,天下我有。谁想来踩一脚?反踩你们,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瘦死的天才比废物强!未婚夫上门休妻?渣男就是狗,谁要谁牵走,反休!笑她没有兽灵无法拥有本命兽?兽灵重生,神兽出世,打脸啪啪啪。什么?你的本命兽受伤无法复原?来来,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奇迹。欺我者十倍欺回,害我者挫骨扬灰。“那么宠你爱你把你捧上天的人呢?”某妖

  • 皇后逆天斗苍穹

    梓云溪

    【梓云溪新文:第一符师:轻狂太子妃】帝国第一废物?丑女?因逼太子履行当年的婚约,而被全天下女性攻击致死?倒!既是天意弄人,让身为现代古武派的她重生在这废材身上,那么,她必逆天改命!离经叛道、乖张跋扈、强盗行径……闪瞎众人眼!她偏要狂,什么王爷、太子、皇帝、武林盟主,通通都归到她旗下吧!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邪魅鬼医:纨绔大小姐

    水墨微羽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顶级杀手,医界鬼才,却穿越到了一个有七色灵力,魔兽肆意的世界,成了人人口中的纨绔小霸王。不能修炼、身体羸弱,身为将军府唯一的子嗣,却是个十足的废物?本就不是池中物,又岂怕尔等挑衅!手执洛云针,魂锁他人命。骂她是废物,她让你知道什么是废到不能再废!说她除了纨绔,什么都不会?她让你知道什么是打脸。想虐她?呵呵!她马上让你懂得后悔二字的含义!炼丹师不能得罪?炼器师惹不起?阵法师很牛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