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笑忘欢颜
展开

笑忘欢颜 唯、紫汐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16.28万字

“我要是你,就一次吃个几十片,死了算了。”看她因为失眠而服用安眠药,他勾唇冷漠的笑。六年同学,四年同桌,名字相似又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这缘分深的让他们都难以接受。对她而言,他冷血无情,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自己头号厌烦人物。对他而言,她自私自利,浑身上下每一处都让他反感。她割腕自杀,血染浴缸,他打电话云淡风轻的说“带她离开,她弄脏了我的浴室……”他们的青春是激烈疯狂的,最后,都被伤的体无完肤。濒临崩溃的边缘,他们却还在笑:生,我要你记住我。死,我也要你记住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唯、紫汐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24.65万

  • 创作天数

    193

其他作品

  • 狐妖殿下请投降

    “以后你是我的女人。”他把她拥入怀中,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看到自家的傻子美男瞬间变成尊贵妖王。夏染染有些不淡定。本以为自己捡到的是百依百顺,傻傻呆呆的极品男佣。想不到,他竟然是妖界法力无边的妖王。他霸道的把她带回妖界。自此,战无不胜的妖王在她手上败下阵来。他想与她亲热,却被她拒绝的理由气得半死“殿下,我们这不叫亲热。这叫……人兽杂交。”【且看人间小女子,如何在妖界过得风生水起,步步降服卖萌狐狸。】

    加入书架
  • 赖上无良痞公主

    “一千万,我要你……”她在高档会所把自己当白菜卖,结果被腹黑校草以一千万的高价拍走。他用手指勾起她的下颚,勾唇邪笑“妞,就凭这长相,这钱值了。就是不知道你的……技术如何?”。她魅惑一笑“今晚,包爷满意。”说完飞起一脚,直中某男要害“男人,你真是弱爆了……”然后她带着一千万的支票逃之夭夭。某男咬牙切齿“女人,你最好不要被我逮到……”于是乎!在某男精心安排下。腹黑校草和痞子公主无厘头的搞笑生活,华丽丽的开始了……

    加入书架
  • 教练!我来灭你威风

    齐慕是驾校男神教练,高富帅军二代,牛叉颜值晃瞎眼。林念是他手下科二菜鸟学员,一开火,二离合,三挂挡,她偏偏弄个二三一。驾校院内鸡飞狗跳,所有教练学员退避三舍,深深感到女司机的可怕。高冷教练绷不住了,戳着她的鼻子骂,“林念,我就没你这么个学员!”林念怒了,一脚油门没兜住,撞上了他的奥迪A8。自此,她的学车路步步维艰。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中尉,立正稍息!

    舞清影521

    6年前的军训,陈慕枫是科班出身的冷峻“疯子”教官,姚晓璟则是漂亮张扬的“女妖精”,他们一个严肃,一个桀骜,一碰面顿时天雷勾动地火!6年后的尴尬相亲,他恳求她,妖精,不如我们凑作堆?她冷笑,疯子,才会嫁给你!不过,妖精和疯子才是绝配,中尉与妖女才最登对!

  • 恶魔小甜心:妖孽校草强势宠

    渊絮雅

    “通知,通知,请高一20班的明可心同学马上到校门口来,你的未婚夫在等你……”明可心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了,自己就是去抽个奖,居然一不小心中了一个大奖——莫名其妙成了贵族学院某妖孽校草的女朋友!!!更可恶的是,这个妖孽居然还在自己家旁边买了一套房子,每天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小甜心,不许跟那个人眉来眼去!”“小甜心,除了本少爷以外,你不可以跟别人单独出去!”“小甜心……”明可心忍无可忍,“亦风延你可不可

  • 蜜爱深宠:总统大人好腹黑

    风子_

    (新文已发:《重生学霸千金:首席校草,别犯规》)寒清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与S国总统继承人结缘。她平静的生活渐渐卷入一场关于权贵利益的腥风血雨中……情景一:“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喘着粗气问她,充满鲜血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染红了裙角。//情景二:某天,寒清清望着雨幕中走来的高大清俊地年轻男子,那双琥珀色瞳孔盯着她,眸光沉沉。她耳边除了哗哗的雨声,还有他低沉地嗓音:“雨大了,不如跟我走?”//

  • 守着流年里的你

    烨兰七

    【签约出版】七年前,她沉寂冷漠,他阳光灿烂,他们是同桌,无话不谈;七年后,她眉眼弯弯,笑靥温暖,他清冷孤寂,沉默无言;他们不期重逢,在万众瞩目之下,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薄唇轻启,淡漠而言,“聂小姐,好久不见。”——谁在青葱的岁月里默默守候,谁在流逝的光阴中心如死灰,谁在记忆里拥着时光无声等待,谁在熹微的光晕中踏着青荇款款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