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逆天魔妃之千年之约
展开

逆天魔妃之千年之约 vip_菲 著

已完结 签约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20.37万字

【完结免费】【男强女强】【林鹤轩的故事《吃货小妃不准逃》已经发表,望支持,么么哒。】“八千年了,你终于回来了。”紫眸慢慢睁开,一阵风拂过,吹乱了他的银发,精致到如雕刻般的脸庞,深邃的双眸前几缕银发挡住了他的视线,薄唇轻抿,谁也没有看见他的眼里泛着一丝水汽,瞬间消散在空气里。颤抖的双手匿藏在宽大的衣袖里。
【原装穿越,只为赴千年之约,一路开挂,只求随心所欲,艾草无情,你是否还在等候?为了你,逆天而行又怎样?谁敢笑我痴狂?】
“……遇见你,我从未后悔过,如若你是我的劫,那么,我定不会躲开,只因,劫里有你……”——蓝凌旋
“你若不变,我定等你千年,你若改变,我就重新与你相识,相知,相爱……”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vip_菲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45.27万

  • 创作天数

    163

其他作品

  • 吃货小妃不准逃

    一朝穿越,她变成稀有魔兽!在以契约魔兽为主的世界里耀武扬威。坑爹啊,别人穿越不是小姐就是皇后,为毛我连人都不是!?这不公平!作者,你给我粗来!作为一个合格的吃货,开饭馆,还是全国连锁!被美男追,被妖孽抢,姐就是那么有人气!

    加入书架
  • 傻王丑妃太嚣张

    【挚宠约不约!】一朝穿越,她成了丑女,半边脸如鬼魅。一道圣旨,她替妹妹嫁给了傻王爷。不过,她宁可儿岂是好欺负的主儿? 眸子一冷,保护王爷,整顿王府,开张自己的势力。面对渣渣的冷嘲热讽,她宁可儿,定把渣渣踩在脚下! “王爷,奴家饿了。”“哦?那爱妃想吃什么?”“奴家想吃人肉,喏,她细皮嫩肉的,看起来很好吃。”“本王准了。”...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梓云溪

    天才符箓师,重生为七岁小女娃!稚嫩的外表,狠辣的手段。荒郊野外,她痛殴仇敌被太子撞见,她表情漠然,太子却一见倾心!“太子殿下不好了,太子妃大人一张定身符,把皇帝陛下定在大殿里吃土了。”“这不很正常么?谁让狗皇帝招惹我妻?定的好!再给他泼盆冰水降降火!”“太子殿下这回真哒不好啦!太子妃大大甩了三张爆火符,把郑贵妃娘娘连人带屋炸上天了!”某太子狂笑:“做的好!不愧是我妻,就是辣么给力!”“太子太子,这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默雅

    一个废材包子少女死了,一个犀利毒舌、武力值爆表的女军医穿越而来。手持法杖,她是强悍的灵术士!拉起弓箭,她是霸气的魔弓手!拿起药鼎,她是尊贵的炼药师!他说:“叶澜,我是神是魔都在你一念之间,这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如今我所谋者,也不过你一人而已。”叶澜:“先别说废话,你吃我喝我住我的,欠我这么多,打算怎么还?”“肉偿,怎样?”(一对一,爽文)

  • 重生最强商女:首席,宠上瘾!

    凤不羁

    【女强宠文1V1】“你等会儿,我有东西要取一下。”“取什么?”“娶你!”飞升挨不过天劫,安瑾本以为就此陨落,却不想一睁眼,再次回到了改变她两辈子的转折点。空间在手,修为尚存,这一世,看她如何徒手虐渣男,手撕白莲花,肆意而活。顺便,补偿上一世被她辜负了的那个男人,只是,印象中那个对任何人都冷漠,却唯独会对她绽放笑颜的男人,怎么这么难追?究竟是谁擅自给他添加了傲娇的属性?

  • 神医蛊妃:腹黑九爷,极致宠!

    姬茹灵兮

    “王爷!王妃给郡主和一头猪下了情人蛊,让他们爱得死去活来了!”某王爷宠溺一笑,“果然是我妻,这也只有她能想得出来。”“王爷!王妃给贵妃下了听话蛊,让贵妃当众脱衣跳舞了!”某王爷蹙眉,“现在太阳大,送一些冰镇甜瓜给王妃,边吃瓜边看。记着打好伞!算了,本王自己去。”“王爷,这回糟了!王妃说她不想当王妃了,她要带她的蛊娃娃去征服天下!”某王爷迅速改名“天下”,将某王妃压得死死的,邪魅一笑,“听说你想征服

  • 驭兽狂妃:帝尊,来接驾!

    爷本非爷

    【1V1苏爽文不虐,男主傲娇情商低,前期闷骚后期明骚,有学院流。】昔日神皇自爆,化身为天元大陆花痴废材大小姐。为爱痴狂?眼瞎的渣男有多远滚多远!废材草包?左手神丹,右手魔宠,神挡灭神,佛挡弑佛!世人欺你、辱你、侮你、轻你、诽你,谤你,你当如何?云轻言:我就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过之后,你且看他!“滚!”初遇,他不能动弹,一双冷眸满含杀意。“小样,跟我横?!”她扒光了他身上所有值钱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