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独爱霸道懒妖孽
展开

独爱霸道懒妖孽 狼狈非狼狈 著

已完结 签约 玄幻言情西方奇幻

3001

【宠爱系列】【抽风宠溺】“小媌,我饿。”银墨年很任性,居然在学校走廊上强kiss她。念小媌羞愤交加,拜托你要干这种事情看看场合好不好!“小媌,别乱动。”银墨年很霸道,总喜欢一手搂着她,让她坐在他的腿上,然后各干各的事情。“小媌,过来。”银墨年很腹黑,居然站在学校里,道貌岸然地成了她的班主任,假公济私地有事没事喊她去办公室。“小媌,怎么了?”银墨年很妖孽,围着浴巾半裸着在她房间走来走去,让她鼻血横流……》》》终于有一天,念小媌爆发了:“你够了!你是妖王就算了,反正我一直不知道,可是你好歹还是我班主任!能不能自重一点?!”银墨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摸了摸她的头,“小媌,开放点,你看……”于是念小媌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看自己的闺蜜甲乙丙丁四只,正和银墨年的兄弟们,一群妖魔鬼怪,打得火热……【这是我写过最宠的文,女主会被宠得没心没肺。这是我写过最虐的文,男主会被虐得撕心裂肺。咳咳……】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狼狈非狼狈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6563

  • 创作天数

    38

其他作品

  • 酱油贵妃书生帝

    一朝穿越,她貌似一不小心成了大权在握的贵妃,皇上却是毫无实权的书呆子。“爱妃去批奏折吧,朕看书去了!”本以为混吃等死,没想到那书呆子,竟掐着她的脖子,霸气逼问。“说!你那狗爹派你来的目的!”“那啥...偶爹叫偶来打酱油。”“酱油?”他不解。本以为风平浪尽,谁知那书呆子又来找茬,“说!你把那东西藏哪去了!”“谁知道什么东西啊!”好不容易兄妹团聚,那书呆子又烦。“说!那男人是谁!”说说说,说你妹啊!逃出皇宫,和宫女一个拥抱,换来的却是插入心脏的匕首,主使,就是那书呆子。“永别了,爱妃。”他眉目含笑,她捂着抽痛的心脏,也含着笑宣誓,“你会后悔的!”呵,后悔?那是什么东西?他从来都不需要!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梓云溪

    天才符箓师,重生为七岁小女娃!稚嫩的外表,狠辣的手段。荒郊野外,她痛殴仇敌被太子撞见,她表情漠然,太子却一见倾心!“太子殿下不好了,太子妃大人一张定身符,把皇帝陛下定在大殿里吃土了。”“这不很正常么?谁让狗皇帝招惹我妻?定的好!再给他泼盆冰水降降火!”“太子殿下这回真哒不好啦!太子妃大大甩了三张爆火符,把郑贵妃娘娘连人带屋炸上天了!”某太子狂笑:“做的好!不愧是我妻,就是辣么给力!”“太子太子,这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默雅

    一个废材包子少女死了,一个犀利毒舌、武力值爆表的女军医穿越而来。手持法杖,她是强悍的灵术士!拉起弓箭,她是霸气的魔弓手!拿起药鼎,她是尊贵的炼药师!他说:“叶澜,我是神是魔都在你一念之间,这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如今我所谋者,也不过你一人而已。”叶澜:“先别说废话,你吃我喝我住我的,欠我这么多,打算怎么还?”“肉偿,怎样?”(一对一,爽文)

  • 重生最强商女:首席,宠上瘾!

    凤不羁

    【女强宠文1V1】“你等会儿,我有东西要取一下。”“取什么?”“娶你!”飞升挨不过天劫,安瑾本以为就此陨落,却不想一睁眼,再次回到了改变她两辈子的转折点。空间在手,修为尚存,这一世,看她如何徒手虐渣男,手撕白莲花,肆意而活。顺便,补偿上一世被她辜负了的那个男人,只是,印象中那个对任何人都冷漠,却唯独会对她绽放笑颜的男人,怎么这么难追?究竟是谁擅自给他添加了傲娇的属性?

  • 神医蛊妃:腹黑九爷,极致宠!

    姬茹灵兮

    “王爷!王妃给郡主和一头猪下了情人蛊,让他们爱得死去活来了!”某王爷宠溺一笑,“果然是我妻,这也只有她能想得出来。”“王爷!王妃给贵妃下了听话蛊,让贵妃当众脱衣跳舞了!”某王爷蹙眉,“现在太阳大,送一些冰镇甜瓜给王妃,边吃瓜边看。记着打好伞!算了,本王自己去。”“王爷,这回糟了!王妃说她不想当王妃了,她要带她的蛊娃娃去征服天下!”某王爷迅速改名“天下”,将某王妃压得死死的,邪魅一笑,“听说你想征服

  • 驭兽狂妃:帝尊,来接驾!

    爷本非爷

    【1V1苏爽文不虐,男主傲娇情商低,前期闷骚后期明骚,有学院流。】昔日神皇自爆,化身为天元大陆花痴废材大小姐。为爱痴狂?眼瞎的渣男有多远滚多远!废材草包?左手神丹,右手魔宠,神挡灭神,佛挡弑佛!世人欺你、辱你、侮你、轻你、诽你,谤你,你当如何?云轻言:我就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过之后,你且看他!“滚!”初遇,他不能动弹,一双冷眸满含杀意。“小样,跟我横?!”她扒光了他身上所有值钱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