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相信爱:LOVEINLOVE
展开

相信爱:LOVEINLOVE 牙白 著

已完结 公众 VIP 浪漫青春青春纯爱

6099

有些人,奋不顾身地去爱一次,最终懂得爱不那么重要;有些人,无论受伤多少回,仍旧固执地念着TA的好。有什么办法呢?我就是喜欢你啊。怎么会这样呢?你已经不再相信爱了。只好这样啦,我要慢慢学会放弃你了……我深爱的少年,如果有一天,我不再爱你了,也想骄傲地告诉你,我不会像你一样失去爱的勇气;如果有一天,你也想要幸福,请你再努力一次,和我一样相信爱吧。【桃叶渡文学社。】【大学生活】PS感谢IM工作室小夜的封面:)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牙白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26.48万

  • 创作天数

    213

其他作品

  • 你若南风

    他只是妈妈的学生,却占据了妈妈全部的爱;她才是妈妈的孩子,却在外流落多年。见到夏千风,他温柔、善良、完美无缺,顾云筝输得心服口服,战意全无。可她不争,他未必不抢,屋檐之下,战火燎原。夏千风以温柔做陷阱,顾云筝以执拗做面具。他们都忘记了,守卫家庭的战场上,还有更强大的敌人。当硝烟散去,两个抵尽全力的少年蓦然回首,已经相拥取暖这么久。原来爱也可以并非与生俱来。我这样爱你,而你——是我安稳的家。 【桃叶渡文学社周年纪】

    加入书架
  • 念你如初

    你有没有遇见过这样一个人?他冷静,聪明,自制,耀眼,如一轮明月高照你成长的足迹,就像路等之。初初相遇,游梓萱每天都忍不住翻白眼,切,拽什么拽!结果,拽什么拽的少年成了她此生最难以释怀的梦,这个梦繁复,易碎,又萦绕不去。她觉得自己真逗比,不知道他的一切,又付出自己的一切。直到七年后,命运重新翻盘,她的少年归来,却已然不是那个他……

    加入书架
  • 宇宙深处会下雪吗

    从来没有人问过舒明雪怕不怕:怕不怕一个人值日,怕不怕一个人吃饭,怕不怕一个人自习,怕不怕一个人回家……可现在,“已经不怕了哦。”因为她拥有了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宇宙。请你一路牵我的手,从此无惧寒冬。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最强女王:早安,修罗殿下

    墨落枫

    她是道上赫赫有名的天才杀手,任务途中救下了一只来历不明的“小狼狗”。他没有记忆,霸道冷酷又残暴无情,却专粘她一个人。从此,她上学,他暖床。她睡觉,他撩她……再次被床咚,夜飘零怒了:“你到底想干嘛?”某男面无表情地扣住她双手,眼神无辜又理直气壮:“报恩。”???你的报恩就是睡老子?【男主神秘忠犬,甜宠杀手文,苏苏苏!】

  • 重生国民男神:夜帝,花式宠

    苏白猫

    “唔…够了,不要了…”俊美的少年舔了下薄唇,意犹未尽,“对你,我永远不够。”惨死重生变成懦弱无能的‘顾家三少’,女扮男装,逆袭当学霸,医病救人做神医,娱乐圈手撕渣渣做男神。立志掰弯帅气高冷同桌,可不想,被套路被吃得一干二净,腰酸背痛的反而是她!他,帝国高冷尊贵的神秘夜帝,杀人不眨眼,却将她宠入了骨子里!(女扮男装!一对一宠爱!双强!)「人前高冷禁欲,人后小奶狗般粘人,夜帝带你解锁花式撩宠新姿势」

  • 最强盛宠!神秘魅少不好惹

    诺樱丶

    【1v1甜宠】“不想上分,只想上你。”他径直壁咚她,声音低沉富有磁性。江曼辞表示,不过是看他游戏输太惨随口说了句“姐带你上分”,结果分没上成,人倒被吃干抹净……两年前她在游戏内登顶国服、低调隐退,两年后她是乐坛新星,却被昔日闺蜜设计陷害、负债累累。一朝惹上电竞男神,一纸合约,她债务清空、绝境逢生。身为电竞男神,无数次与她爆出花边新闻,说好的绯闻绝缘体呢?!霸道、狡猾又不讲道理,说好的高冷呢?!“请

  •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她,明面上的豪门千金,暗地里的杀手女皇,因为想见三年前的朋友而转到这所贵族学院。他,是‘暗煞’的大当家,神秘的暗帝,表面却是帝凡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当他遇上她,无数波折,倾尽宠爱,他是否能温暖她那颗早已千穿百孔遍体鳞伤的心。

  • 余生若依

    懒三月

    认识林生的人都好奇着这么一个整天活在自己的世界,目光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的人,如果喜欢上一个人会是怎样的模样。而当他牵着一个只到他胸口的女生,在大家的面前一把搂住了她,弯了弯唇的对所有人说,“这是我的女朋友,陈若依。”所有人都震惊眼前那个从来都是淡漠只会用数据表达的万年冰山,竟然看见身旁的小女人望着别的男人的时候脸都黑了,俯身咬了咬她的耳垂,“不许当着我的面看别的男人。”陈若依狡黠一笑,“那我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