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魔王的妖妃

魔王的妖妃 莫言无奈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4263

他是一界之主,残酷魔王,因为相似的相貌,她落入他手,呵护在心;究竟是三生三世?还是认错人了?她有喜欢的人,他却不肯放过她,她又怎能逃出他的手心?可是,当他为了自己甘愿牺牲性命时,当经过了那么多之后,她的心已然不再坚定如初***他认定她是天定的爱人,在他的三千无尽宠之下,她终于变成妖娆貌美一代妖妃……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莫言无奈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113.86万

  • 创作天数

    404

其他作品

  • 腹黑老公嫁不得

    前世,她识人不清,被渣男贱女所害。重生,她挟着复仇的怒焰,周旋在一众恶人之间。 若即若离,她将渣男玩弄于鼓掌之中。好友伪善,她将计就计设下圈套重重,让对方自食恶果。他狂傲霸气不可一世,高高在上不容染指,纵横几界,冷酷无情,唯独对她,三遇倾心,从此不可自拔。重重设计步入婚房,墨蓝雪望着男人一脸惊讶,“怎么是你?”“不然你以为是谁?”冷墨森脸上覆了层寒霜,“你若敢说出名字,我会让他永远消失!”

    加入书架
  • 总裁霸爱不做替身新娘

    【她是善解人意,他是善解人衣】她被人陷害,误入他的房间,岂料,她的处女血却成了别人得到爱情的垫脚石。她被他占有初夜还不够,竟留下了一颗奇异种子。她却不知,他是个不可靠近的危险人物;几年后,她脱胎换骨,成为当红明星。用美色和智慧,周旋在各色各样的男人中间,企图在娱乐圈闯出一番成绩。却不想马失前蹄,竟栽在一个叫做安东旭的男人手里。**那女人竟带着自己的种在别的男人身边巧笑嫣然,他怎能容忍?终于,恶魔露出獠牙,将她纳进怀里上下其手,“让我看看你到底在为谁守身如玉!”那一夜他强悍的占有了她,更不惜耍手段把她困在身边,夜夜笙歌;她直觉的想逃,却被他一把捉住。温热的气息吹在耳边,“想逃,先看看这个再说。”一张医院出示的DNA验证单。她彻底傻掉.【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爱到连呼吸的空气里都是她的味道】【那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恨到挖出眼睛,割掉双耳,只想与他剥离的干干净净】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

  • 呆萌小甜妻:傲娇凌少不好惹

    等风的雨儿

    一不小心惹了封洲第一少东方凌,失了贞洁不说,还糊里糊涂的被嫁进了将军府。刚成亲却传来消息说新婚相公已是先锋官,马上就要随大队出征,临走前还警告她不准红杏出墙。一走就是七年,偶有家书回来却从不提她。七年后某日:“啊……谁啊”元小凡一躺到床上,发现床上有个男人,将军府也有贼敢进来?难道不知道她相公是手握重兵的将军吗?邪魅的男人生气的抿着嘴唇“怎么?连你相公都不认识了?”“娘亲,怎么了?”小萌宝拿着玩具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特种女法医穿成个窝囊王妃?没关系,反正她家王爷也是个闲散的,正好配对。可不成想,某一日,他大手一指:这江山本王要了!行,你胃口大,你自己慢慢玩,我唐十九不奉陪。她卷包袱要走人,却被他一把拥入怀中:这江山本王要,你本王也要。唐十九:你要美人我可以帮你撩,你要江山我可以帮你夺,你要我没门。某闲散王爷:没事,还有窗!

  • 亲兵是女娃

    俞七少

    “爷,夫人上了丞相夫人的马车。”“恩。”某男不甚在意的应声。“爷,夫人扶了落马的丞相夫人。”“恩。”某男微皱眉头。“爷,夫人亲自给丞相夫人下厨。”嗖,某男瞬间消失在原地。号外号外,淮南王世子拆了丞相府厨房。文臣纷纷上奏,武官欺人太甚。彼时,罪魁祸首已被某男那低音炮迷得不分东西了。某男却还是不依不饶:”说,是喜欢爷的声音还是丞相夫人的。”没错,就是丞相夫人,天知道他竟然在吃一个女人的醋。某女泪眼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