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丞相娘亲休妖夫
展开

丞相娘亲休妖夫 小陌丫头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66.7万字

贾拾一,籍籍无名小刺客,此生最大的梦想是成为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大刺客。可惜,事与愿违…
“啊!!!鬼啊!!!”又是一声惨叫,响天动地,直冲云霄,传遍桃花坞…
据说,是这一声惨叫,奠定了鬼怪传说的坚实基础,才有那许久未散的鬼怪传闻。如果说第一声是意外,那第二声就是肯定了。一晚上两声鬼叫,让那一晚桃花坞的众人都没能睡得安稳。
“冷静点…”
这边贾拾一叫得惊天地泣鬼神,那边小五子淡淡然然的一句三个字,顺便把他纤细修长的手盖到了贾拾一的嘴巴上,以防她再发出扰人清梦的杂音。
谁让她迷迷糊糊的,就把她的“梦想”勾到手了…
人家都说,成不了第一,就成为第一夫人吧!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小陌丫头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67.21万

  • 创作天数

    332

其他作品

  • 倾心落

    纠缠几重,理不清,道不明,剪不断,是谁倾落了流年。 家破人亡,是他,给予哭瞎双眼的她依靠。 新婚之夜,亦是他,予她利锐穿心。 ----慕容炎,你是来自地狱的烈火,将我燃烧殆尽。 命悬一线,是他,舍命救她于垂危。 以为执手,亦是他,令她再次深陷谎言的泥沼。 ----柏君青,诸事种种是否皆在告诉,你我今生有缘无分? 四年长眠,是他,不顾性命入梦陪伴着她。 一朝梦醒,亦是他,骤然离她而去,生死两隔。 ----秦沧,若一切能够重来,我愿与你相识在最初。只我与你,省却繁华。 辗转经年,终究,谁驻留在心头?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小阅书友14950609967577057

    24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倾城娇女:将军,太生猛

    陌骄阳

    “得多想些法子,跟宁毅赶紧圆房要紧!”重生后静平天天都念叨着这事儿。前世她被渣男离间,说宁毅不过是泥腿子粗鄙武将出身,对他远之避之。结果父亲被毒杀,母亲被气死,兄长被砍杀。连前来救她的他,也被砍下头颅。重生后再看那蛮将军,怎么看怎么顺眼。反正远着他是不可能的,静平接下来只有一个目标,虐渣打脸,撕逼白莲花,护住家人!只是想跟他圆房怎么那么难呢?于是她没羞没躁的撩他,诱他,引他往自个儿身上挨!等等,她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新文《重生嫡女有空间》已发,求支持~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

  • 重生最强嫡女

    懒玫瑰

    一朝算计,她成了青阳国镇国将军夫人,人人都说她诡计多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可谁又能知道,那一切,只因为阴谋算计,想要拔除拥兵而立的将军府……一朝重生,这一世,她绝不再成为别人手里对付将军府的棋子,哪怕她血染双手,万劫不复。

  • 重生嫡女有空间

    笑寒烟

    苏怀宁死了,又重生了,还意外得了一只空间灵,于是,她把苏家搞的乌烟瘴气,人仰马翻,把背叛她的渣男渣女往死里虐,渣爹继母来势汹汹,她一把香粉,就让继母来一个红杏出墙……某世子:宁宁,以后虐渣的事还是我来做,小心辣你眼睛。某宁:霆哥哥,那个女人敢觊觎你,你去,把她打晕,拎到你渣弟床上去。

  • 空间俏医女:猎户相公来种田

    小小桑

    前世,江采月被白莲花情敌推进丧尸堆,眼一闭一睁穿越成穷猎户家的小娘子,还一步到位地把孩子都生了。家徒四壁、地无两亩、天灾人祸不断?咱会医术、有空间,相公更是宠上天,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婆家极品、庶姐算计?江采月拳头一挥,欠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